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突发脑洞

上一周……不对,上上周周日我更新的时候,我记得我当时是还在幸灾乐祸同学们要开学了作业不知道写完了木有木写完作业可是要被老师们打手心板子的。
我当时忘了一件事。
我在学校工作,档案科,开学来新生。
……然后我就水深火热了整整一个礼拜,录资料录到飞起,中秋三天加了两天班,无良boss更是连今天都想一如既往的继续加班,然后我就掀桌起义了……
再然后今天早上我睡的正香的时候被太后掀了被子拖了下床提溜出去逛街,回来之后我就发烧了……
这人生真是……血泪满满……

不过中秋嘛,多少还是要出点什么应景的……所以一个突发脑洞,叶家爹叫叶修带老韩回来给他见见的,不好看别打我,我过的够惨的了……
……或者这个可以当做殊途同归的一个小番外来看?

嗯,如果明天一切正常了就更倾城。

 

叶家老头子开口的时候,叶修正在吃饭。
——然后他就呛着了,因为他爹问他说,你什么时候把韩文清带回来给我见见,语气平静淡然,古井无波的……跟五分钟之前他跟赵妈说今天的鱼有点咸下次少放点盐,完全是一个调调下来的。
所以叶修一开始根本没理会过来他爹究竟说了句啥,理会过来了之后就咳嗽的身边的叶秋端着碗跳到了另一边,一脸混账哥哥你脏死了我才不要和你坐在一起!的嫌弃。
好半天之后他终于按着胸口抬起头来看他爹,一脸都是老爹你刚刚其实没说话对吧我听错了对吧?的期盼。
然后叶家老头子就一本正经的给他重复了一次。
再然后叶修慢慢放下了筷子,他尽量平静。
……我说……爸你要见老韩干嘛?老韩长得……可不怎么好看。
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他爹的脸,他想从那上面揣摩出他爹究竟是临时兴起还是真的发现了什么来。
而他爹冷笑了一声。
我为什么要见他?他照顾你那么久,你说我为什么要见他。
于是叶修很淡定的……把脑袋转向了刚坐回来了的叶秋,他拿筷子比划比划。
内啥,叶秋你记得提醒我改天请老板娘来家里做客哈?要不然你直接邀请她过来也行,你不有她联系方式吗?赶紧的!
叶秋呵呵呵,叶秋埋头吃饭,叶秋表示对不起不过请问我认识您吗。
而叶家老头子一记铁砂掌拍在了桌子上,他气势万千:叶修!
用力揉了揉脸,叶修继续装糊涂:哦,老爸你说的是沐橙?沐橙不行啊,沐橙那可是我照顾她——啊我吃饱了,老爸你慢慢吃,我先回房间去了。
筷子一扔,叶家长子拔腿就跑,他假装没听见背后老头的咆哮声。


回了房间倚着房门定了定神,叶修终于能够思考一下他爹究竟从哪儿知道了某些事情的问题。
一开始他以为是叶秋,不过仔细想了想,他觉得,自己那笨蛋弟弟,应该跟这事儿无关。
因为他记得他自己也没告诉过叶秋,他和老韩……那啥啥啥啥啥。
……不过如果跟他没关系,那老头子是从哪儿知道的?
叶修想不明白了。
这个时候叶秋也吃完了饭进来了,于是叶修直接就把这个话题扔给了自己弟弟。
正打算幸灾乐祸的叶秋顿时愣在了当场,他说我还在纳闷老哥你怎么敢直接出柜呢,原来不是你说的?
叶修顿时再次噎住了。
你……?
叶秋点点头,看到自家哥哥这神情时他突然觉得非常愉快。
我。
叶修扶额,捂脸,转身,他咣当一下扑到了床上,蹬了蹬腿儿之后,不动了。
而叶秋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叶修身边,他笑嘻嘻的拿指尖戳着自家亲哥的脊梁骨,一下两下三四下,五六七八九十下。
哥啊,你就带韩队长回来趟呗,你俩都好了十来年了吧?也该见家长了。
……我去。


接下来的几天里,叶修很忙,忙的顾头不顾腚,脚跟把后脑勺打的一溜包。
这么繁忙里他家爹也没再跟他提起过当初那个话题,所以叶修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他真傻,真的,他单以为他爹说一句就算了,他不知道他爹是不达成目的不罢休的。
绝不。
所以等他忙完了睡够了被叫进书房的时候叶大神还在思考自己最近似乎什么触霉头的事情都没做,唯一一个打游戏……那不是开禁了么?
而老头子双手交叉手肘支桌下巴放在手背上摆了个碇源渡的姿势,一双眼睛即使没有眼镜也在幽幽闪光。
你前几天忙我没催你,现在你忙完了,说吧,什么时候带小韩来家见见?
叶修没吃饭。
但是他还是呛着了。
被口水。
而老爷子也不说话,他就看着叶修那么咳嗽,依然以一个碇源渡的姿势。
他儿子叹气。
老爸你找他干嘛啊究竟?霸图好忙的。
他爹微微扬起了一点嘴角,哼哼。
我儿子跟人谈了十来年恋爱连戒指都跟人换了结果那人我还没见过,叶修你说吧,你说我找韩文清干嘛?
于是叶修默了。
他就说老爷子怎么知道的!他那天洗完澡虽然把戒指忘在了浴室里但是他明明及时收了!结!果!!!
叶修在心里,刷了三分钟的弹幕。
而老爷子敲着桌沿,他一脸不耐烦。
说吧,什么时候叫小韩来家见见?
叶修挠头,那个,最近霸图好像很忙,而且我跟老韩——
叶家爹再次哼哼笑了一声。
那我自己找他去?我自己找他去也行,后果如何你就自负了啊。
叶修顿时刷了一脸黑线:不是,我说,爹您打算怎么去啊?霸图俱乐部轻易不让外人进吧?打电话?老韩个人联系方式对外好像保密?
——他还打算顽抗。
直到老爷子就从抽屉里拿出来了一个小电话本,他优哉游哉翻起了页:哎呀,上次给我打电话叫你去为国争光的那小伙子电话是多少来着?我记在哪儿了呢——
于是叶修垂头,他高举双手,举过头顶。
……不就是一个电话吗,我打。
于是老爷子扔下本子,他把自己手机朝着儿子推过去,在这儿打,现在。
想了想,他又说,你要是没记住号码——啧。
他看到叶修已经熟门熟路的解了锁,指尖在屏幕上点点戳戳。
又很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喂?我。最近有空没?我爸说,他想见你。

 


END

节日快乐晚安么么哒~

 

评论(18)
热度(144)
  1. 濡鳥一八·您的更新卫星已上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