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ABO]Lurk 0。依然一发完结,晚安………………

@围了个观   和@一辈子想着怎样去死  您两位赢了,我确实不敢写III。


……但是我敢写零。【被揍


总之这是Lurk最初的版本,所以是零。
……然后我强调一句,没有III这种东西,当然更不会有负数!……嗯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想要III?做你的美梦!【。

……………………至于如果哪里出现了什么奇怪的、诡异的、酸溜溜的、OOC而且不合常理的东西……你们要知道,我一般都是十点睡觉…………【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Lurk/Zero

 



韩文清带着星光从窗户里撞进来,将窗帘带到了地上。
那个走私珍兽的家伙本来拿着震动刀对着门,背后窗户一破他惊恐转身,看到韩文清沉着脸一步步走过来的时候他最终还是没有跟拳皇正面相扛的胆量,拽开门,他落荒而逃。
脚步声在空荡荡的走廊回荡的响亮。

披着一身月光,叶修蹲在窗台上吹了个口哨。
某个贩卖军火的家伙正在装C4,听见这声响差点把雷管掉到自己脚上,看到叶修把枪指过来的时候迅速一跳,他避开叶修枪口朝向。
咬了咬牙最后也没敢跟斗神大打出手,这人丢出一颗烟雾弹,他夺路而走。

他跑到绝路。
他在墙下停住脚步,又转过身来,背抵着墙壁。
将手里的武器对准黑暗的走廊,他双腿战战
捕猎者,即将到来。

 


这是个双向选择的时代。
不再是Alpha单方面的标记Omega,在这个时代,标记从来都是双向选择,双向标记。
如果一个人想要标记他的爱侣,那么他需要展开自己的信息素,让自己的信息素与自己的爱侣相融合,并在信息素融合的状态下与爱侣结合,这样,才能订下永远不会磨灭的标记。
而信息素的融合则需要双方有一定的默契了解还有更多其他,Alpha爱着Omega,Omega也爱着Alpha,只有这样,他们的信息素才能彼此融合。

——当然,极特殊的情况下也会有两个素昧平生的人莫名其妙的就融合了信息素的情况,这种情况下只能说是双方乃是天生的灵魂伴侣,但是这种事情出现的可能性,大概……也就相当于某个什么人,买双色球,然后连中十二轮头奖……吧。

 


叶修慢吞吞的回到了兴欣。
昨晚的那个家伙简直是个机器猫,浑身上下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弹药,好在他被叶修追了太久,有杀伤力的东西已经打了个七七八八,就他剩下的那一点儿存货,对斗神还造不成什么太大的麻烦。
当然,拖延一下被抓到的时间,还是够用的。
最后是忍无可忍抽出买给苏沐橙的女性防狼器一下点在了那人的腰眼上才把他彻底放翻,撕了窗帘把那货捆了个四马攒蹄,叶修踹倒一扇门板将人滚上去,他拖着那货走向赏金猎人协会。
一系列手续办完,一直看着协会的工作人员把赏金打进了兴欣的户头之后他才搭了个便车回家,车上迷糊了一路,到了兴欣门口的时候还差点把脑袋磕在前座上。
然后半闭着眼睛迈进了兴欣的大门,下一刻,一声尖利的女性尖叫刺破了天空。
和叶修的耳膜。


把上衣搭在肩上回到霸图的时候,韩文清稍微有些倦意。
甭管怎么说,那个走私珍兽的家伙最后还是被他活捉了,就是希望他醒过来的时候脑震荡的不要太厉害,还能面对佣兵工会的审讯。
毕竟他的上线,以及某些珍兽被贩卖到的地点,还有这些珍兽究竟是被什么人,从什么地方捕捉来的……这些事情,还指望他交代呢。
不过为了活捉这货居然受了点轻伤……果然是连续作战的时间太久,反应迟钝了吗?也许接下来的时间里,需要加强一下训练了。
这么想着,他继续往里走,没注意到沿路遇到的队员脸上如同见鬼的表情。
直到刚起床就被张佳乐拖了过来的张新杰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还在为自己居然穿着睡衣就出现在了公共场合而纠结的青年,在看到他的队长的时候,瞪大了眼睛。


“你被标记了?怎么回事儿?”

 


韩文清没有睡觉。
霸图战队的队长莫名其妙的被人标记了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们必须要研究一下那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什么职业会不会对韩文清以及霸图造成一定影响,如果会,又要怎么应对。
不管韩文清的对象是谁,他,或者她,不能对霸图的利益造成任何损伤。
——这也是韩文清的第一反应。
只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可能的人选,身为一位爱憎分明的盗猎者佣兵韩队长更不可能跟那个被他扔进佣兵工会,拷问完了就要在小黑屋里一百年啊一百年的家伙产生好感互相标记,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韩文清突然想起来自己在追杀这家伙的时候,一直听到的,若有若无,越来越近的,爆炸声。
他摇了摇头。
在佣兵工会交任务的时候他有注意到某个爆炸狂今天也终于落马了,虽然没有去关注那个抓到他的人是谁,但是韩文清觉得,他既然不会跟一个犯罪分子互相标记,自然也不会和另外一个犯罪分子,产生什么……灵魂上的共鸣。
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哈欠,他看张新杰。
“这个标记……有办法洗掉吗?”
他的副队长摇头,眼镜后面的怜悯几乎要超出镜框的范围。
“队长,请……节哀。”


叶修不管不顾的睡醒了的时候,兴欣的队员们已经探讨的差不多了。
讨论内容里同样包括对对方的各种假想,当他们找到对方时,如果对方是个不错的人,那么该怎么劝说他跟叶修完成这个标记,如果对方是个很不怎么样的人,那么又该怎样将这个事情造成的影响减小到最低,方方面面的事情,他们在没有当事人参与,也不知道当时究竟是什么状况的情况下,讨论了一个遍儿。
不光是内部讨论,甚至还通过乔一帆联系了高英杰,又通过高英杰找到了王杰希,再通过王杰希请来了方士谦,他们……约出治疗之神,来一起研究这个案例。
而在叶修打着哈欠挠着脑袋出现在人前的时候,兴欣的众位一拥而上按倒了他,拖到微草的两位当家面前,让他俩可以好好检查。
——完全不顾叶修在这个过程中,一直进行着怎样的挣扎。
直到王杰希说可以了之后才放开他们的队长一哄而散,最后看不下去上来帮他整理衣物的还是陈果,……顺便又搜走了叶修裤兜里的半包烟。
完全不管知道自己被人标记了都没觉得那有什么的自家队长被她搜走了唯一的粮草后究竟表现出了多么的生无可恋,老板娘问微草队长,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魔术师叹了口气。
“叶神。”
他声音很诚恳。
“您还是……想办法找到对方,然后跟他滚个床单,彻底完成这个标记……吧。”


“我想你这应该是中了那个几率小的几乎为零的大奖了——毕竟那玩意儿虽然几率小的几乎为零,却也不是真就为零,千百年下来,总归是有那么一两对倒霉鬼出现的。”
“只不过这一次刚好轮到我,对吗?”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如果不能反抗,那就闭上眼睛享受吧。”
“可是,我记得,他有喜欢的人啊?真的不能想想办法抹掉这个标记?”
“……至今为止,似乎还没有标记解除的——”
“……别说了。”
他对着朝阳仰起脸。
“事实已经发生,就别再想不现实的事情了。”

 


纸里终归包不住火。
所以叶修被人标记了的事情瞬间就传遍了大江南北……比如说,蓝雨的某位副队长,就已经写作喜大普奔读作幸灾乐祸的,打来了可视电话。
恭喜叶修终于有人要了被人标记了简直不知道那位同学是哪里不开眼居然敢于标记叶修这简直是好汉中的好汉应该点一万个赞不对一万个怎么能够得要十万个才行啊也不对十万个也不够——
叶修咔嚓挂了电话。
接下来的几个来自蓝雨的电话也没接,直到陈果从外面蹬蹬蹬跑进来,递给他一只手机。
是喻文州的。
虽然也是讨论着叶修的标记相关,不过他问的客气而含蓄,又告诉了叶修霸图的队长前两天貌似也被标记了,说到最后则妥帖的好奇了一下叶修的标记对象,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考虑了一下,叶修终究还是没有告诉对方自己这次很有可能是中了大奖,他只是表情淡淡。
“这是个意外。”
又示意对方等一下,他接起视频电话。
张佳乐出现在了屏幕上。
“啊哈哈哈哈哈哈听说叶修你终于被人收了?苍天有眼啊!是哪个家伙这么不要命!”
叶修没说话。
只是叼着烟看向张佳乐背后,屏幕的角落里的那个制服,他嘴角一翘,打个招呼。
“哟,老韩好久不见。”


某位一直不太知道什么叫No Do No Die的队友把电话给叶修打过去的时候,韩文清就在他背后。
本来他没想管自家队友这个电话打给谁又为了什么打的,不过听到电话的内容的时候,他还是站住了脚步。
然后叶修隔着屏幕对他打了个招呼,微笑着。
那一刻霸图队长心头翻滚着流淌过去了无数的感受,但是最后还是止住了,只是走上去,帮手忙脚乱的张佳乐稳住机器。
又对着屏幕那头的老熟人老冤家打个招呼。
“好久不见,叶修。”
那个人又一次笑起来,说话的时候嘴上叼着的烟卷随着嘴唇和牙齿的开闭一翘一翘,声音从音箱里传出来,带一点电流的嘈杂和沙哑。
“我说老韩,听说你跟人……标记了?”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才点头。
叶修又笑了起来。
屏幕挺大,他的脸在上面显示的挺清晰,韩文清突然发现了一些之前从来没注意过的细节。
比如叶修的眼睛颜色很浅,比琥珀色还要再浅一点,这么笑起来的时候亮的非常,仿佛滚动着一层水光——
他听到那人说,恭喜。
声音依然是沙哑的,被电流声浸染的厉害。
“……谢谢。”好久之后韩文清终于在贴在墙上的张佳乐惊恐的目光里回答,又反问一句。
“听说……你也跟人标记了?”
叶修挠了挠头。
“啊,老韩你也知道了?”
“恭喜。”
韩文清打断他。


恭喜你跟人标记。
我想,那一定是个很棒的人,所以,你会选择他。

 


不管怎么说,日子都还得过。
然后那个标记对象一直没有找出来,但是它却一直顽固的存在着,以一种特殊的形式。
要知道一对恋人互相标记之后,他们两个在一定程度上就可以心灵互通,将彼此的感受与情绪分享给对方,而叶修的这个标记虽然没有完全完成,却也已经能够将对方的感受在一定程度上传递过来。
……比如说某次叶修配药的时候……他的标记里突然传递过来了一个强烈的冲击,很难说是疼痛还是别的什么。
他的手打了个哆嗦,药水点多了。
小小的一朵蘑菇云腾空之后,叶修黑着脸看向了一桌子的玻璃片。
他握住了拳头。


韩文清青着脸从灌木丛中爬了出来。
他之前在跟人搏斗,一对六,饶是他作战经验丰富还是被人在肩上抽了一鞭,那一鞭疼的他眼前一花。
然而依然坚持着把那帮人料理了大半,只是还要继续追杀的时候,他看到远处来了更多敌人的援军。
掏出飞爪甩上墙头,韩文清抓着绳子三下两下爬了上去。
爬到墙头的时候标记里却猛然爆发了一记震荡波,脚底一滑,霸图队长一个倒栽葱跌进了墙下的冬青丛里。
一瘸一拐的跑向早就看好的退路,他咬了咬牙。


“让我知道他是谁的时候,……特么我到时候跟他慢慢算账!”
“……我倒是听说,你的那个心上人……那天……也在附近……”
“………………………………你的意思是,和我灵魂互通并且互相标记了……虽然只有一半的,是我那个人尽皆知的宿敌,那个全联盟眼里的冤家对头?”
“…………………………………………………………”
“你觉得这事儿可能吗?”
“……………………好吧,你中大奖了。节哀。”

 


又到了联盟开年会的时候。
今年的联会,在H市开。
所以叶修早早的就在老板娘的催促下来到了会场,到了会场的时候整个会场空空荡荡,除了工作人员之外一个佣兵或者赏金猎人都木有……当然,更不会有被悬赏的对象。
后来实在是受不了联盟的那帮工作人员看偶像的小星星眼睛更受不了他们求签名求合影求抱腿求唇印的各种奇葩要求,叶修两三下闪出人群包围,抓着从二楼回廊栏杆上垂下来的绿萝三两下翻到了楼上去。他在那堆盆栽的中间的某个木头长椅下躺下来,用扁帽盖住了脸。
又打了个哈欠,兴欣队长闭上眼睛。
反正离开会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如先睡一会儿……呼噜……
他没有意识到,那个在自己的标记里,一直跃动着的,是什么,又代表了什么。


韩文清带着他的霸图迈进大门。
他们是准时而来,不早不晚——每年都这样。
迈进大门的时候习惯性的收割了一片小星星眼睛,有来自工作人员的,也有来自其他战队的小一辈儿的,不过还好,因为打头的那个是韩文清,所以这帮孩子围观归围观,他们没敢跟对待另外某位没那么震慑的队长大人一样,蜂拥而上。
但是韩文清还是皱了皱眉。
自打他进入大厅起,他的标记就一直在闪烁着,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厅里的广播响了起来。
“请注意,请注意,队长级会议即将开始,队长级会议即将开始。请各位与会的队长同志前往二楼会议厅,请与会的各位队长同志前往二楼会议厅。其他不需要参会的同志可以在一楼原地休息,大厅周围有茶水室提供服务。不需要参会的同志请在一楼自由活动,请不要前往二楼,请不要前往二楼。请注意,请注意……”

 


韩文清拾级而上。
体内的标记跃动的越来越明显,有些东西从心底,从身体的最深处逐渐泛上来,演化成一种饥渴,想要吞噬一些东西的饥渴。
就好像身体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黑洞,又从洞里伸出一双手,它在贪婪的索取着什么。
努力的克制着那种冲动,韩文清在喇叭的不断重复下走往会议室,即将推开大门的时候却终于明白了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状况。
他的……他的那个一直都没有被找到的标记对象出现了,他就在这里——
他推开门,又看到那个坐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人。


叶修急促的喘着气。
他就在二楼,那边喇叭响起来的时候自然也就第一个进了会议室。
本来他是想往后面去的,毕竟对他来说这种会议实在是无聊的不能更无聊能不参加就不参加,然而他一进门就已经被联盟的工作人员彬彬有礼的拦了下来,并请他按照名签入座。
——他的位置在第一排最中间,边上就是……霸图队长,韩文清。
撇了半天嘴,斗神最后还是很不情愿的在那个位置上坐下来,等待其他人陆续到来的时候心脏却突然砰砰跳了起来。
一下快过一下,一下强过一下,越跳越激烈,越跳越迅速。
手指在桌下攥住了裤腿,急促的喘息着、试图平静下来的叶修狠狠掐住了自己的大腿。
心脏还在一下下的将血液泵进大脑,他体温开始升高,烫的他有些无法正常思考。
却突然想起来王杰希跟他说过的一句话。
“你的那个标记对象,虽然现在没找到,但是,总会出现的。”
他看到有人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我勒个靠!!!”


EnD


搞定……睡觉睡觉,困傻了好么……………………

评论(33)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