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咪(一发完结,队长生日快乐~)

·老叶生贺。

·最近修罗期+毕业季+大型骗氪活动开启中忙成死狗我睡眠不足好困啊……

·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彻底放飞老子不管了(╯‵□′)╯︵┻━┻

·为什么标题叫《咪》?那是因为将来大概也许可能或者maybe还有但是十之八九不会有一篇,《喵》。

·劣者家里没猫,相关事项感谢亲友提供……我只能撸抱枕,残念【

·比较没头没尾的一个小故事……嗯,也就是讲个故事吧。

·祝阅读愉快,也祝队长生日快乐。









抓了两圈头发,苏沐秋长叹一口气,还是想不出个主意来。

苏沐秋,性别男,性向女,现年二十七岁,未婚,有房,年收入这里不提了因为不重要,父母在七年前因为车祸意外离世,现在住在同一个屋檐底下的仅有妹妹一名——目前就读高三——外加老猫一只,这就是苏沐秋现在愁眉苦脸的根本原因了。

毕业五年工作六年半,能够让自家领导在自己大三还没读完的实习期里就拍板签约叫他毕业之后直接来报道,苏沐秋的业务能力自然毋庸置疑,同时由于他家庭条件的关系,领导对他也是多加照顾,很少让他出差在外。但是很少不代表没有,遇上了什么别人解决不掉的问题的时候,老苏同志还是得临危受命,跑上这么一趟。

比如这次。

然后他就愁得一把一把薅头发了。

前面说过,跟苏沐秋住在同一个屋檐底下的还有一个妹妹一只猫,妹妹当初上初中的时候正在学区内,过了马路就是学校,走路不到五分钟,小丫头又会做饭,把她跟一只猫一起扔在家里苏沐秋虽然不是很放心但是也不用太担心,可现在沐橙上了高中。

全市首屈一指的高中也是全市首屈一指的作息表,离家公交车一个半小时出租车五十五分钟,所以一般来说,苏沐橙都是住校,只有周末和放假才回家。

那么问题来了,妹妹可以住校,猫怎么办?

那可是十三岁的一只老猫,搁人类身上差不多就是九十岁的老寿星,宠物店里根本不敢接手,同事里那几个猫奴原本说想要吸猫养猫,然而苏沐秋哪怕是用脚趾头来想,他都不敢把自家九千岁托付给这群只在猫咖和流浪猫身上上过手的货。

不过这个九千岁倒不是说苏沐秋把这只猫宠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或者这只猫飞扬跋扈好似魏忠贤,这么称呼,仅仅是因为他家猫九个月的时候就挨了一刀从此踏入了公公行列,而现在,十三年过去了。

更别提这还是只临清狮子猫,白毛蓝眼美貌非常,自然也带着这种猫的通病——不过好在是个鸳鸯眼儿,这才不至于两只耳朵都是摆设。

综上,真不能怪苏沐秋猫奴程度与妹控程度成正比,谁家里有这么只养了十三年的老猫都是当家人一般看待的,更别提当初父母刚过世的时候,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他一面忙着处理父母的身后事一面又要兼顾学业还要想办法赚钱养家,有时候忙碌起来疏忽了妹妹,就都是这只猫陪着沐橙。

又看了看正趴在阳台上的老猫,苏沐秋牙一咬心一横,摸起手机,而苏沐橙就在这个时候开声:“哥,要不然我这段时间走读吧,不就是一个礼拜嘛,没关系的——”

“不行!”正编辑着给老板的微信就听见妹妹这么一句,当哥的瞬间抬头,横眉怒目,“你晚上十点半才放学,七点半就开始晚自习,你要是走读一周,你算算你这礼拜得少多少觉——还想不想长高啦?”

小姑娘哼唧着对他拱了拱鼻子做了个小猪脸,小猪仔她哥则又把脑袋埋回了手机屏幕上,一边刨头发一边开始思考怎么跟老板推辞这次出差才能不被打死……

然后手机铃声就在这个时候响起,打来电话的人是他同事,张新杰。

苦着脸对着苏沐橙回了个鬼脸,苏沐秋一点儿都不想接电话地按下了接听键:“喂,新杰?”

“苏沐秋,你家的猫找到寄养的地方了吗?”

“没啊,我都在想要不要跟老板说我不去出差了,”对着冲自己继续做鬼脸的妹妹又做了个鬼脸,这男人在沙发上摊成一张酥饼,“我实在是放心不下我家二宝和我家三宝——”

二宝苏沐橙冲他挥了挥拳头,三宝太监猫在阳台上懒洋洋翻了个身,尾巴啪嗒动了一下,扫得边上吊兰叶子一片稀里哗啦。

张新杰在电话那边一声哦,他完全没接苏沐秋这个茬,而是顺着自己的思路说了下去:“我认识两个人,或许可以帮你照顾你家猫一段时间。我把他俩的资料跟你说一声,”说着听筒里传来几声鼠标键盘的敲击声,张新杰的声音依然不疾不徐,“一位是距离你家两个街区的那家名叫中草堂的中医院,你大约听云秀说过,他们医院里有猫腕枕的服务,院长王杰希是我大学同学,有养猫的经验,也愿意接手帮忙照顾一段时间。”

“那另一位是?”看到自家老猫从阳台上晃到了自己脚边,苏沐秋干脆从沙发上滑下去跟它并排团在地板上,他一只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的顺着老猫背上的毛,“另一位是什么情况?”

“韩文清,我发小儿,沐橙学校附近的那家一楼卖教辅教参二楼开书咖的霸图书店就是他的店。”

“他店里没养猫吧?”听到这里,苏沐秋质疑了下,而张新杰接得很快:“是,不过他父亲是——”他说了个名字,那是本市最出名的流浪猫救助站,“的站长,而且他也说了有时间照顾你家猫,他就住在三楼,到时候把猫养在店里,随时可以上去照顾,沐橙也可以随时去看。”

捋了捋凑过来听的妹妹的头发,苏沐秋琢磨了一下:“我能上门去看看吗?如果不能,最低限度给我些照片——”

张新杰回答得很快:“你开QQ。”

苏沐秋一抬胳膊,苏沐橙立刻颠颠儿地跑到桌前把笔电抱过来捧到自己老哥膝盖上,她顺手又把那只老猫抱起来,三双眼睛一起看向苏沐秋的工作QQ。

张新杰的弹窗已经等候多时。

先发来的一个视频是王杰希的医院,那个房间用屏风隔成两半,屏风里面那一半有着大落地窗,外面阳台里面猫爬架,架子顶上两只黄狸花打打闹闹,阳台上的警长就晒得翻出了肚皮。墙角的快递箱子里窝着一只暹罗,只露出煤球般的脸孔警惕地看着外面,还有一只雪地麻正蹲在扫地机器人上随着它转来转去,尾巴快活地拍打着地面。

而屏风外面的一半房间里有张办公桌,院长王杰希就在这里给人看诊,角度所限,苏家兄妹看不见他桌子上有什么,只看到病人胳膊底下露出来半个猫屁股两条猫后腿,一条毛茸茸的猫尾巴顺着桌边垂下来,尾巴尖儿调皮地卷起。

开了免提,苏沐秋在电话里继续跟张新杰询问着具体细节,苏沐橙就低头看向怀里的猫:“笑笑,大宝这几天要出差,我要上学,送你去这里暂住几天,好不好?”

她家猫回她一个哈欠。

又气又怜地揉了揉猫脑袋,苏沐橙把下巴搁在猫头上,她看着苏沐秋,而苏沐秋问张新杰:“另一家呢?这家我家三宝……嘶,我家笑笑——我家祖宗!不是很满意。”

是那猫在听到三宝这个称呼的时候蹬了他一腿,笑笑的时候又抽了他一尾巴。

没看到具体然而听声音也大概猜出来发生了什么,张新杰顿了顿,最终还是做出了回答:“另一家没有视频,毕竟他店里没有养猫——我这里只有点照片,我给你发一下。”

滴滴几声响,窗口里跳出来了几张图片,才看了一张苏沐橙就叫了起来:“啊,这里!”

“你知道?——哦对,小张说了,你学校边上的书店——”被妹妹的反应弄得楞了一下,不过苏沐秋还是很快想起了张新杰之前的说明,“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显然问的是苏沐橙,所以张新杰就没有应声,而小姑娘明显顿了顿才开口:“韩老板……长得挺凶的,不过是个好人,我在他店里避过雨,他还请我喝过热牛奶——”

某妹控瞪圆了眼睛,他家猫却在新一张照片刷出来的时候从苏沐橙怀里撑起了身体。

一只前爪踩着键盘另一只前爪拍上屏幕放大了图片,十三岁的鸳鸯眼儿把一张猫脸凑在屏幕上瞅了好一会儿,转过头来看向自家铲屎官,他喵了一声。

许是看着那兄妹两个都没回应,这只猫就啪嗒啪嗒拍了两下屏幕,它抖抖耳朵再次喵了一声,这次带了点不耐烦。

赶紧把老猫重新抱回怀里,苏沐橙捋着猫耳朵:“笑笑你喜欢这家?”

那只猫懒洋洋地回了她一声喵,尾巴卷过来缠上了她的手臂,尖端欢快地画了几个圈——再一下抽开苏沐秋凑上来犯贱的爪子。

被自家主子如此嫌弃,铲屎官一号也只好啧啧舌头,再对着手机那头的张新杰讲话:“喂新杰,你能约一下那位韩老板吗?我大后天走,要是方便的话,明天或者后天吧,我想带着笑笑去他店里看看——嗯,嗯好,行,那我等你消息。”







带着祖宗和妹妹去韩文清的书店的时候,苏沐秋是没打算就这么把笑笑放下的。

毕竟他猫窝没带猫粮没带,饶是笑笑现今十三岁高龄基本告别猫玩具,那也是有不少日常用品需要备着的。

更何况他家主子的脾气……说坏倒是不算坏,小时候就罢了,自从父母过世之后,这只猫好像也跟着一夜之间长大了似的,要洗澡要梳毛要打针要吃药都很配合,不会挠家具也不会抓盆栽,真皮沙发钩花沙发垫还有一阳台的绿植都是那之后逐渐添置起来了的,人洗澡的时候不会非要蹲在置物架上围观也不会追着激光笔上蹿下跳……除了依然喜欢快递箱子和瓦楞纸,这祖宗简直就不像只猫。

此外还有一件事,也是从父母过世之后开始,苏铲屎官家的主子对于他妹妹就……保持在了一个比较微妙的距离上,倒是还给撸给抱给顺毛,可是洗澡什么的,它坚决不要苏沐橙下手。它对苏沐橙比对苏沐秋客气,虽然有些活,它只要苏沐秋做。

——但这并不代表这只猫脾气好容易伺候,笑笑以上所有都是针对苏家兄妹来的,对着外人,这只临清狮子猫是要多高冷就有多高冷,敢来撸毛的一律张嘴哈之,哈不退的就下爪抽之,还抽不走的一甩尾巴拔腿跑之……反正七年下来,苏沐秋就没见过他家笑笑主动亲近过他们兄妹两个之外的任何一个人。

甚至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家这猫,纯粹是因为自己兄妹两个是它名义上的饲主,这才这么好说话,如果他俩不是它的铲屎官……那估计这主子对他俩和对他俩户口本之外的那群闲杂人等,是一样的态度。

这认知在今天彻底被打破。

驱车到了书店的时候韩文清等在门口,说了几句闲话,苏沐秋提下笼子进店上三楼放猫,韩文清就转身蹲到了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房客面前递出手。

他没自己养过猫但是多少也懂那么点儿常识,所以并没有上手就去撸猫顺毛,而是先递出手,想让笑笑闻一闻自己的味道——笑笑也真去闻了,然后就偏过脑袋去蹭蹭他的手,再蹭蹭他胳膊,接受了韩文清从后脑勺撸到尾巴尖儿的抚摸顺便还抬起脑袋来让人给自己挠了挠下巴,再然后,这猫喵了一声,在房间里四处看了看,找了个快递箱子爬进去团成一团,不动了。

就尾巴从箱子里顺出来拍打了两下,又收了回去。

以苏沐秋对自家主子的了解,这就是“朕困欲眠卿且跪安”的意思了。

尴尬地看了眼韩文清,苏沐秋擦了把脸上不存在的冷汗,他蹲到箱子边上摇摇自家猫:“笑笑?喂笑笑,今天先跟我回家去,明天我再送你过来——”

他家主子一尾巴抽在了他脸上。

韩文清假装没看到,张新杰是真没看到,苏沐橙扑哧一声笑了个喷,铲屎官苏氏就揉揉自己一点都不疼的脸,大叹一口气,摸出车钥匙。

两个小时之后,苏沐秋开着车重新回到了韩文清店里,后备箱和车后座上都塞得满满当当,一少半是苏沐橙在学校里要用的东西,替换的衣服啦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啦,另外一多半就都是他家主子的日常用品,猫粮猫窝猫食盆猫砂盆,毛巾梳子洗浴香波,除了没有猫玩具之外,其他想得到的想不到的,这里都有。

只让四个人上上下下搬了三趟,最后的东西堆了韩文清半间客厅——这让苏沐秋捏在手里的三张A4纸,一时都有点递不出去了。

十三岁的一只老猫啊……虽然看着精神头还好但是毕竟是十三岁了啊,光东西就这么多,注意事项还有更多,就这么托付给一个陌生人,就算人家好心也不嫌烦,会不会,还是太折腾人了——

韩文清抽走了他手里的纸,并且开始看,一边看一边念。

“少吃多餐,用水或者羊奶粉泡老年猫粮和猫罐头;肉类尽量避免因为克化不动,一周一到两个鸡蛋黄,打碎;按三餐投放钙片营养片或者骨粉。饮水要煮沸之后放冷,洗澡……”

他这么一复述,苏沐秋心里的不安感就越发重了起来,伸手想去拿那几张用小五号字打满了正反两面的A4纸,他干咳两声:“不然我还是不麻烦了吧,笑笑毕竟年纪大了,事情太多——”

韩文清避开他的手:“没事。我能行。”说着又想起什么,他掏出手机,“对了,苏沐秋你微信给我一下。”

“啊?”苏沐秋没听懂他意思,韩文清就解释给他听:“你不是要出差么,微信给我一下,我好随时和你交流它——是叫笑笑吧?——的情况,你要视频看猫也方便。”这么说着,他又对着蹲在箱子前面跟那只老猫道别的苏沐橙笑笑,“你午休晚饭时间也可以随时来看它,我这里基本都方便。”

苏沐橙甜甜一笑,小姑娘摸了摸猫脑袋叮嘱了一声“笑笑你可要听韩老板的话别给人家添太多麻烦”,苏沐秋则摸出钱包,从里面数出一沓红票票,再双手递到韩文清面前:“这是我家猫的伙食费——”

韩文清没跟他客气,他直接接过来数了数,又走到桌边抽过纸笔打了个条子递还给苏沐秋:“我先收下,用不了的话,你来接猫的时候我再还你。”

结果苏沐秋还是一步三回头,最后还是苏沐橙硬给他拖走的。

倒不是小姑娘心狠不疼自家主子或是怎样,只不过苏沐橙觉得,既然都拜托给别人了,那再表现出这种依依不舍十八相送的态度,就等于是变相质疑别人能不能做到承诺,这样反而对自家猫不好。

——当然,下课之后她还是要过来看猫的,不过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说着“笑笑那我们走啦你要乖”,苏家妹妹一点都不客气地拎着自己哥的领子,把人强行拖下了楼。

韩文清一直把两个人送出店门,看着苏沐橙进了校门苏沐秋驱车离开,他这才转回家中。

老猫还在箱子里面团成一团,韩文清就想去给它打个招呼,只是手刚往猫鼻子上一放,他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当时就想把苏家兄妹赶紧叫回来。

这只猫,似乎没有呼吸了?

一时间指尖都有点抖,韩文清瞬间出了一背的冷汗,而就在他想再确认一下的时候,他指尖一湿,是那猫抬起头来舔了他一口,更疑惑地喵了一声。

韩文清一愣。摸摸猫脑袋挠挠猫下巴,触手所及之处,虽然温度略微有点低,但确实是热的。

可刚刚那一瞬间又不像是错觉……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在笑笑眼里看出来了一丝心虚和一丝……后怕?

又挠了挠猫耳朵,韩店长把准备好的水倒在这只猫的水碗里给它端过来让它喝两口,他一边准备猫粮,一边下了个决定。

为了防盗,韩文清在店里装了全套家庭监视器,而他现在只需要把三楼的部分也打开,并且在手机上随时监控——

而就在一天之后,韩文清在视频通话中看到,一名裸男赤条条地出现在了自己家里,他是从那只猫身上冒出来的。






裸男出现的时候,韩老板正在一楼查账。

他开店是副业,主业另有其他工作,一楼书店二楼书吧都雇了人看店,查账自然也是理所应当——不过查账查到一半手机上的监控画面里突然蹦出来一只裸男……还是从猫身上冒出来的……

反正,能记得在拔腿往楼上跑的同时还把雇员吼回去叫他不要跟着自己上来,那已经算是韩文清临危不乱处事有方了。

不等跑到门口又放轻了脚步,韩老板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推开房门,脱了鞋,他只穿袜子踩着地毯进了有情况的那间房——

然后那裸男就噎着了。

对,没错,韩文清进到房间里的时候,这只裸男,正在吃猫饼干。

……然后被突然出现的韩文清吓到,他又想回到猫的身体里又想抓个什么东西来遮挡住自己肚脐以下大腿以上的那个器官还要急着把猫饼干咽下去,三管齐下的后果就是这位左脚绊右脚在沙发里摔了个君子坦那啥,同时还被那一口猫饼干卡在嗓子眼里上不去下不来,只能拼命捶胸,尾巴——对他有尾巴——也在沙发上啪嗒啪嗒。

心情复杂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韩文清最终还是选择给这位倒了一杯水。想了想,他又拿了条毯子往这人身上一丢,盖住了他两腿之间晃晃悠悠的那个器官。

前面那个,不是后面那个。

做完这些事情,韩文清袖了手站在沙发前面淡定无比地看这人咳嗽,看这人继续咳嗽,看这人接着咳嗽,看这人……看这人咳嗽到自己都觉得咳嗽不下去了。

坐正了身体——顺便拉了拉毯子,那裸男抬起手来对着韩文清打了个招呼,表情有点尴尬:“呃……你好?”

韩文清坐到他对面:“你是……它?”

他抬手指那猫,然后发现那猫似乎……又凉了?

而对面裹着毯子的裸男挠了挠头,他对着韩文清咧咧嘴:“可以说是,但是也不完全是……这个事情比较复杂我一定要跟你解释吗——好吧。”

他看到韩文清对着他用力点头,所以他悲痛地垂下了脑袋。

自己都没发觉到自己笑了下,韩老板只是给那人再倒上一杯水——由于不确定对方的情况,所以他没倒任何种类的饮料,只是倒了一杯凉白开:“水,另外,我该怎么称呼你?笑笑还是三宝……”

那人对着他呲牙,耳朵也竖起来,那表情活像一只炸了毛的猫。

看着韩文清住了嘴之后又重新正了神色,这男人点点头:“叶修,叶子的叶,修真的修。”

韩文清的脑袋里,顿时滚过去了一条“建国之后不准成精”的弹幕。

接过水杯喝了一口,这俩男人面面相觑无声静默了一阵儿之后,还是叶修先开的口:“那个,小韩啊——”看到韩文清皱眉,他就撇撇嘴,“哥都几百岁的猫了叫你一声小韩难道还是拿大了嘛?……算了,你想问点什么就问吧。”

在他比自己年轻的多的脸上上下打量了几眼,韩文清张口就来:“你跟笑笑,还有苏家兄妹,是什么关系?”

叶修明显一噎:“我还以为你会先问我是什么东西——”

“你是东西?”

“我不是——”发现这个话怎么接都不太对,叶修吐了口气,“算了。首先,笑笑就是笑笑,是那只临清狮子猫,十三年前便已在苏家,而我只是借用了他的身体。笑笑是被苏家兄妹饲养着的,我不是。”

“那你为什么会借用它的身体?”

叶修在回答他之前先反问了韩文清一个问题:“你对他们兄妹两个的身世,了解多少?”

虽然有点莫名,但是韩文清还是很快做出了回答:“我有听新杰说过,他们兄妹两个在七年前父母因为车祸意外身故,苏沐橙是苏沐秋一手带大的。”

叶修点了点头:“你既然知道这个,那我就好解释了——我是猫妖成精,而苏家兄妹的父母在世的时候,救助投喂过不少我族幼崽,既如此,那夫妇两个因事身故之后,照看他家幼崽使其能够妥当成年,便是我应报的恩情。”

“……所以你附身在笑笑身上?”

“对。”

韩文清又沉默下来,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犹豫着又问了个问题:“那你……”

“我要在笑笑身上附身多久是吗?”不知道韩文清是不是想问这个问题反正就当他想问的是这个,叶修挠了挠一头乱发,他的眼睛在日光下是一种近乎透明的琥珀色,一笑的时候还会有颗虎牙露在唇边,“今年二月十八号沐橙生日已经过了,不过小丫头现在是高三——所以我等她高考完了再撤。不然要是影响到她心情进而耽搁了她高考,那就有失我的本意了。”

韩文清突然想起来了昨天那个冰冷的鼻息:“所以说,笑笑它——”

“对啊,它两年前就寿终正寝了,这两年一直是我给它吊着命。”一边说一边笑,叶修又拉了拉堆在腰间的毯子,头顶竖着的尖耳抖了抖,满脸不以为意。

韩文清再次语塞。

叶修也不急着跟他说话,只是捧着杯子小口小口舔着水,表情悠然自得,直到此间屋子的户主重新开口。

“那……那你为什么,要吃猫饼干?”脑袋里前前后后转过去了许多话语,最后问出来的,也只是这一句。

被韩文清这么一问,叶修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些不好意思的神色,他在沙发里辗转了几下屁股,仿佛被尾巴硌到了一般:“我毕竟是猫妖,吃猫粮有啥不对的,再说了,现在猫奴多了,好多猫粮的配方,比人口粮还好呢……”

说到这儿挠了挠毯子,叶修接下来几句话根本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何况苏家人少你家更是只有你一个,吃人口粮接着就会被发现,吃猫饼干……”

“吃猫饼干你就把自己吃噎着了。”

“怪谁啊!你要不是突然出现我至于吗!”

韩文清跟他四眼相瞪。

瞪到最后还是叶修先开口,这男人拉拉腰间的毯子,耳朵和尾巴一起在扑棱,扑棱得跟他声音一样轻快:“那,事情都跟你说了,你打算怎么办?”

此地户主看着他的表情十分莫名:“什么怎么办?我答应了苏沐秋要帮他照顾一礼拜的猫——伙食费我都收了。”

猫尾巴顿时拍打得更欢快了,叶修的神色仿佛磕了猫薄荷一般,嘴里还是要固执:“我毕竟是个猫妖,你就不怕我吸你精气?”

已经起身准备去给他找衣服的韩文清又瞟他一眼,再摇摇头:“就冲你为了报恩能报成三宝——”

“讲道理!我是上身之后才发现那是只公公的!”

“好吧就冲你为了报恩能在这猫寿终正寝之后还给他吊两年命,又为了苏沐橙的高考而决定坚持到夏天,我信你。”

他没回头,那三个字却说得斩钉截铁。

愣了愣,叶修对着那男人的背影柔软地笑了一个,而韩文清似乎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便回过头来问他:“说起来,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是继续给你吃猫粮?”

“……附身的时候也就算了,现在这个样子的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腿儿,叶修苦着脸抬头看韩文清,耳朵都耷拉了下来,“我想吃点人吃的东西行吗……”

韩文清特别好说话:“要控油控盐吗?”

“我修炼了几百年化身成人不是为了继续一肚子没油少盐清汤寡水的!只为了吃那些淡出鸟来的玩意儿我不如附身只兔子!”连尾巴尖儿都炸了毛,这猫只差弓起背来对着韩文清张嘴开哈。

“那笑笑呢?”虽然被叶修这表情逗得十分想笑,然而身为临时饲主,韩文清还是得问清楚很多东西。

叶修也看看那边软垫子里窝着的猫。

他本体虽然出来了,但是还留着一丝神魂维持着那具身体最基本的机体反应,虽然这么看来确实跟死了一样……

“我……一天回去两次吧,水分和食物还是需要补充的。”

“好,那我去买菜。要红烧排骨还是红烧鱼?”说到这里的时候,韩文清已经揣好了钱包开始找钥匙。

“……都要行么?”叶修问得不抱希望,但是韩文清居然真给他答应了,这就让那只猫更不安了,“我说,你真不怕我啊?”

韩文清点头。

“我说过,一方面因为你报恩,所以我觉得我能信你,另一方面么……能让猫饼干给噎着的妖怪有什么可怕的,我还真不知道。”

这下叶修是真从嗓子里开始哈他了。

而韩文清只是对着他笑:“总之,我现在去买菜,顺便给你买衣服——不用那个表情的,虽然你只住一周,但是让个裸男在我家里天天遛鸟我是受不了——”

叶修连耳朵带尾巴再加上脑袋一起耷拉了下去:“你的屋子你说了算……嗯,那,这周就麻烦你了。”

“好说。”






一个礼拜以后,苏沐秋回来的时候,他接走了笑笑。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韩文清跟那只猫——以及附身其上的那个男人——就很少见面了,一直到七月上旬的一个晴朗夏日,他从张新杰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

苏家的那只老猫,在苏沐橙的大学通知书到来之后的第三天,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韩文清的心绪烦乱了几秒,而张新杰的话还没说完:“苏沐秋和苏沐橙决定明天上午给笑笑举行一个小小的葬礼——他让我来问问你,你要不要去参加?毕竟你也做过笑笑一个礼拜的临时饲主。”

韩文清点头:“我愿意去,把时间和地点告诉我吧。”

——而在他从葬礼上回来的时候,他在自家书店看到了一个意外的客人。

叶修,头上没有耳朵屁股后面也没有尾巴的,老老实实地蹲坐在他店里的前台边儿上,看到他进门的时候就露出了笑容。

“那个,我暂时没地方去——你方便不方便收留我一段时间,在我找到工作,或者新的铲屎官之前?”



END

评论(13)
热度(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