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幼年期

【 “老韩你这样骗人就不对了,”叶修似乎对拆穿对方的谎言这事很得意,笑嘻嘻道,“她根本不知道我暗恋你。”】


…………老叶你蠢得我no law to see……

礼物收到!and我绝对能抽出辉夜姬!!!


贰蛋蛋:

校园paro,灵感来自《幼年期》←这是安利。

OOC严重,私设多,双花暗示有,注意避雷。

补给 @一八还想要六勾暴击_(:з」∠)_ 的生贺,虽然拖了这么久,但是你不能批评我。如果你批评我,我就诅咒你永远也抽不到辉夜姬!

--------------------

<01>

  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想将自己的肺撑大几倍以容纳更多的空气,然后迅速将头埋进了装满水的脸盆中,同宿舍的方锐坐在床边,把书本裹成喇叭状一本正经道:“观众朋友大家好!您现在收看的是荣耀高中生存挑战节目,我眼前这位是来自高三十班的叶修同学,正在表演龟息之术,大家鼓掌欢迎!”

  宿舍里另外两人似乎已经习惯他的间歇性发疯,并不理他,方锐毫不在意,继续道:“习此龟息之术,最长能持续十小时待在水中不呼吸而对身体豪无损害,不仅如此,还能使皮肤变得更加水润光滑……”

  叶修一头钻进水中之后便对周遭的状况毫不在意,全心全意同窒息感作斗争,尽管如此他还是听到了方锐刺耳的声音。

  去你爹的十小时,能坚持十分钟我特么就去校门口拉横幅,上写“韩文清我要跟你生猴子!”不过这个愿望太过宏大,估计不能实现,那就定个小目标,超过一百秒就约他明天晚自习结束后跑步。

  叶修信心满满地在心里估算着时间,等到憋不住气想要起身时,一只手突然按住了他的后脑勺,强行让他呛了一口水。叶修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方锐那个傻逼,丝毫不妥协地用力挣扎一番后,成功将脸盆掀飞,一盆水泼了方锐一身。

  始作俑者万万没想到最后受伤的会是自己,任由水从头发上滴落下来还一脸懵逼地眨了眨眼,旁边叶修哈哈大笑起来。不过他的笑容只持续了两秒,因为他看到了方锐身后,被水殃及的自己的床。

  方锐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去跟班主任请个假吧,说你由于不可抗力而尿床了,要回家拿床单更换,他会体谅你的。”

  叶修张嘴,清晰地吐出一个字:“滚!”


<02>

  虽然义正言辞地口头教训了方锐一顿,叶修还是看着湿了一大片的被单发愁,思量之下干脆直接扒了它下水重造,然后搬去楼层尽头的大阳台晾着。

  今天天气真么好应该晚上就干了吧。叶修天真地想着。

  他正望着迎风飘动的蓝色床单时,隔壁寝室的张佳乐拿着自己刚洗的红色跑鞋经过他身边,亲切地问候道:“尿床了?”

  叶修叹气道:“对啊,方锐这孩子真是让人不省心,跟他说了睡前不要吃西瓜偏不听,那西瓜就该给我吃的。”

  张佳乐自然不信他的鬼话,将鞋子晾好之后问道:“那他今晚睡地板?”

  “为人父母的自然要多体谅孩子,我把床让给他了。”叶修一脸慈祥。

  “你是父还是母?”张佳乐一脸好奇。

  叶修思索了一秒回道:“雌雄同体。”

  张佳乐盯着他的胸看了一会儿:“贫乳能喂奶?”

  “锐锐是吃奶粉长大的。”叶修继续胡说八道。

  张佳乐懒得跟他扯淡,将话题拽回正常路线:“那你睡地板?”

  “我正在思考,”叶修严肃道,又接上一句,“去抢谁的床。”

  张佳乐警惕的退后一步,恨不得马上跑回寝室将自己的床钉在身上。

  叶修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你那散发着零食味的床铺我看不上。”

  张佳乐呸了一声道:“老韩的床散发着王霸气息你敢去睡吗?”

  “我为什么不敢?”叶修一脸正气。

  “看他揍不死你!”张佳乐道。

  “他凭什么揍我?”叶修反问。

  张佳乐一时噎住,讲道理,韩文清虽然看上去不是一个会跟人讲道理的人,但是实际上他是很讲道理的,从不会做出一些不讲道理的事。

  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绕口令之后,张佳乐突然想到一件事:“你别说,你可能还真可以去。”

  叶修精神一振:“他睡床上?我睡他身上?”

  张佳乐一脸鄙夷:“你真猥琐。”

  “我怎么猥琐了?”叶修一本正经,“那么小一张床,横向距离是不足以容纳我们两个发育良好的男人的,所以要考虑纵向距离。”

  张佳乐张了张嘴,无法反驳,说回正事:“老韩今晚不住学校。”

  叶修一愣:“为什么?”

  “明早去参加市里的数学竞赛,今天下午的课上完了就要先去。”张佳乐解释。

  “数学竞赛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叶修叉腰,“二诊考试我数学比他多三分呢!”

  “上周报名的时候你不是发烧?年级主任怕你比赛时脑子已经坏了,拿个倒数第一给学校丢脸。”张佳乐有些幸灾乐祸。

  叶修沉默了,并且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03>

  说起发烧这事,叶修其实是有些惆怅的。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能像武侠电影里面的主角一样,百毒不侵刀枪不入钢筋铁骨脸厚如墙,最后一个去掉。

  当然这注定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他希望自己至少能身体健康,毕竟看病不仅花钱,还会错失很多机会。

  比如,和韩文清玩两人三足的机会。

  时间倒拨回几天前,屁股上被扎了一针躺在床上休息的叶修听着方锐一脸正气的控诉着韩文清的恶习。

  “卧槽你不知道,韩正直简直是要搞死队友,幸亏你因病逃过一劫。”

  “此话何意?”叶修问道。

  “你且听我娓娓道来,”方锐一屁股坐在床边,“昔有体育一课,以提高协调能力为由,令学生两两组队,一人绑一腿相携而奔……”

  “说人话!”叶修打断他。

  “就是两人三足啊,”方锐一脸激动,“本来按学号排序,韩正直跟你一组的,结果你不在,我作为替补上场,基本被他拖着跑啊!我的名牌跑鞋啊!鞋底都要被磨穿了!”

  叶修眼神下移,看了一眼方锐此时穿着的人字拖。

  “不是这双!”方锐很愤怒。

  “哦。”叶修点头。

  “我跟你说,得亏是我,要是你上,估计整个被他拖着跑,到时候磨平的就不是鞋底是胸了。”方锐继续道。

  “我本来也没胸啊。”叶修语气严肃。

  “这也是。”方锐表示认同。

  一阵沉默。

  “说起来,”叶修突然发问,“你们俩是手拉手还是肩搭肩?”

  方锐比划了一下动作道:“搭肩搂腰。”

  叶修垂死病中惊坐起,一头撞在床护栏上。

  方锐吓了一跳,连忙抚摸着他头上的包道:“你就算为我打抱不平也不用这么激动啊,撞坏了脑子以后谁给作业给我抄啊。”

  叶修泪眼婆娑的望着他,痛得一句话话都说不出来,却在无声控诉着“你懂个几把!”


<04>

  方锐自然不懂,讲道理,能懂才奇怪。

  谁特么知道你一个大好青年对另一个大好青年有非分之想啊!

  不过,别人懂不懂叶修也不在乎,今天的他依然也在暗恋的道路上缓慢地前行着。

  数着秒上完了下午的课之后,叶修对着收拾东西准备出发的脸色一如既往很黑的需要这么长形容词来描述的同桌韩文清发起了友好的问候:“好好比赛,别给咱家丢脸。”

  “咱家?”韩文清一愣。

  叶修思索了一秒回道:“班级是一个小家庭,学校是一个大家庭,所以别给咱家丢脸。”

  韩文清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叶修又道:“另外可不可以委屈你的床委身于我一晚上?”

  韩文清眉头一皱:“好好说话。”

  “我这不是在好好说话吗?”叶修不服,“委身这词用得多形象。”

  韩文清懒得跟他瞎扯,想了想回道:“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你睡觉前别吃西瓜,也别喝太多水。”

  叶修:“……”

  大哥我觉得你大概可能应该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05>

  虽然被韩文清误以为自己尿床了,叶修却一点也没有沮丧,不就是尿床嘛,从小到大谁没尿过床?

  这是不可抗力!就跟莫名其妙喜欢一个跟自己理想型完全不一样的人一样,这是不可控的!

  于是不可控的叶修在晚上洗漱完毕躺倒在韩文清床上时不可控地兴奋了。

  兴奋得立马拿被子盖住了下半身。

  此时张佳乐从隔壁寝室抱了一堆零食回来,看了他一眼关切地问道:“你冷?”今天二十七度来着。

  “我觉得我冷。”叶修一本正经。

  张佳乐摇摇头,不想理这个怪胎,坐在自己床边开始一边玩手机一边吃零食。

  紧跟着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吃东西,露出一脸微妙表情的是隔壁寝室的孙哲平。

  叶修盯着他俩看了一会儿,觉得气氛有些古怪,开口问道:“你这是养孩子呢?”

  “不是,”孙哲平摇头,说着将一片薯片塞进张佳乐嘴里,“养宠物。”

  叶修歪头。

  孙哲平捏了捏张佳乐鼓起的腮帮子似乎有些炫耀意味:“看,像不像仓鼠?”

  张佳乐给了孙哲平一肘子。

  叶修思索了一秒回道:“像。”然后他转过身将被子裹得更紧一些,在心里悲愤道:“像个屁!我看你们像奸夫淫夫!”

 

<06>

  奸夫淫夫的孙哲平和张佳乐自然不知道自己日常的投喂与被投喂行为给叶修带来了巨大的刺激,以至于叶修一整晚都在思考如何简单快捷地让暗恋对象也暗恋自己这件事,然后第二天一大早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去教室了。

  方锐看了他一眼揶揄道:“你昨晚干啥不可描述的事去了?”

  “我只是认床。”叶修认真道。

  “你第一天住寝室时可是倒头就睡的。”方锐拆穿他。

  叶修沉思了一秒回道:“我不认自己的床,认别人的床。”

  方锐呸了一声:“万一哪天别人的床变成了你的床,你就自行打脸了。”

  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道:“欢迎打脸。”

  方锐:“……”

  当然被打脸这事要实现还是有些难度的,首先要让床的主人成为自己的人,然后才能让床成为自己的床。

  叶修开始认真规划起来。


<07>

  然而这个规划还没完全成型时,韩文清回来了,比叶修预料之中还早了一些,赶上了上午最后一节的体育课。

  当然意料之外的事不止这一件,韩文清还给叶修带了一个水杯回来。

  “谢谢啦!”叶修状似很开心的样子,然后在心里思索着怎样让这个杯子意外地壮烈牺牲。

  对,意外,就和上一个一样,不过此事还需从长计议,短时间内大概不能用韩文清的杯子喝水了。

  嗨呀,好气啊!都快不能保持微笑了。

  叶修虽然笑不出来,韩文清倒是心情很好的样子。

  两人一起去操场时,韩文清突然开口道:“昨天去的时候遇到了苏沐橙,听说是你邻居?”

  叶修点头,等着他的下文。

  “她给我说了一些你的趣事。”韩文清道。

  叶修吓得差点跌下台阶。

“啥,啥趣事?”叶修有点危机感,他有时还是挺怕苏沐橙这个乖乖女的杀伤力的。

  韩文清迈下最后一个台阶时才开口:“你暗恋我时做过的一些趣事。”

  “老韩你这样骗人就不对了,”叶修似乎对拆穿对方的谎言这事很得意,笑嘻嘻道,“她根本不知道我暗恋你。”

  韩文清转头看着他。

  场面一度很尴尬。

  一阵沉默之后,叶修问道:“你知道?”

  韩文清摇头,在对方露出失望的表情之前又道:“但是,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叶修愣了一秒,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是高材生独有的告白方法吗?”

  韩文清挑眉:“同样是高材生的你也来一个?”

  “嗯,”叶修想了想,“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你这句话寓意不对。”韩文清道。

  “哪里不对了?”叶修道,“每次考完试放红榜时,大家都说咱俩是深渊级BOSS。”

  韩文清:“……”居然无法反驳。

  语塞的韩文清直接动手捏了叶修的脸表示不满。

  “韩同学,”叶修严肃道,“你知道你这算调戏吗?”

  “不能调戏自己小男友?”韩文清不愧是外号韩正直的正直之人,疑问句问出了反问句的架势。

  “当然可以,”叶修眨了眨眼,然后将另一边脸侧过去,“这边手感更好。”

  韩文清条件反射地捏了。

  “如何?”

  “脸皮确实挺厚的。”


<08>

  事后,据目睹了全过程不肯透露姓名的方姓学生称,他当时看到韩同学在捏叶同学的脸,以为两人要干架了,本着要保护室友不被欺负的心态一路跟踪他们到小树林,最后发现——

  确实干架了。

  用嘴。

  妈的XX!

  

—fin—

老韩生贺还没写,掐指一算,老叶生日也快到了,到时候一起吧【你滚


评论(9)
热度(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