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哨兵与向导xABO】LEAK 三

更一个新,比上两次字数都少点,主要是我更新写到一半想到那句“肠液漫漫无心睡眠”又想到了发情期的omega们我简直笑的各种不好,思路完全笑飞了,sad

好在最后还是正回来了,不过又好像太正了……


最后……叶修同学……他好像变成了一只傲娇,sad中的sad。


17

主席被送进医院的三十分钟之后,韩文清队长紧急约见了叶修同志。
这次密室会谈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不过三分钟之后,脸色铁青的夺门而出一边走一边深呼吸步子还大的飞火流星的霸图队长,他倒是给某个《论韩文清与叶修间的深仇大恨之一二三》的小论文,又提供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论据。
而叶修过了好一段时间之后才在闻讯赶来的苏沐橙的陪同下慢吞吞的走出房间,嘴上叼着的香烟雾气缭绕,浓厚的简直要看不清他的脸。
这等自走蚊香的地图型武器攻击下围观群众退散的比刚刚碰见韩队的时候跑得还快,所以他们都没听见苏妹子非常没好气的一句话。
“你敢不敢把你的烟带够了,带齐了,别漏下?”
叶修软绵绵的眨了眨眼。
“出任务的时候……我带够了啊,这不是回来了之后才缺货的嘛?我刚刚才交完报告处理完后续事项啊,我正打算回房拿货呢——我哪儿知道老韩今天这么急性儿,急的连个回房补货的时间都不给我……”


18

叶修嗜烟。
好吧至少在明面儿上的说法里,大家一直都以为这位烟草依赖症末期,本体构成三要素,嘲讽,实力,烟。
甚至联盟的某个非正式论坛的某个充满了湿漉漉的妄想的隐藏版块的某个的匿名帖子里还有一帮小年轻表示过叶修的信息素是烟草味道的,然后为了究竟是白沙玉溪将军红塔山还是中华熊猫七星芙蓉王狠狠掐了一架。

最后这帮人不掐了,他们转移枪口一直对外,把那个说叶修的味道是上好的古巴雪茄的孩子掐到了掩面泪奔删号自杀。
……理由很简单。
“你说那货抽的是古巴雪茄,你问过他的钱包和银行卡吗!”
——他们都没想过,这么浓厚的烟草味道下面,是不是掩盖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他们也从来没想过,对于一个人来说,如果一样东西从不离身到了这种程度,却又不是主席的速效救心丸之类的存在,那它会不会,是其它的什么。
尤其是,如果它的主人,不是他们以为的Alpha,或者Beta。

——所以说,每当有些什么特别难缠的任务导致主席召集齐了联盟最顶尖儿的哨兵向导们凑齐了开小会的时候,会议的休息时间里,往往能看到一幅奇景。
叶修不算,其他诸如喻文州肖时钦……一直到王杰希周泽楷以下省略,这些平时都极其注意自己的形象和外表的联盟的脸面和腰杆们,打叶修分烟卷,然后沿着某个通风设备一直都有点问题的小型报告厅的墙根无比等活干的民工样的蹲成一排,人手一根香烟吞云吐雾,又有张新杰负责望风。 

路过的围观群众们……从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主席知道。

——这也是叶修唯一不排斥开会的时候。

“平时主席可不会报销我的烟钱。”

抖搂着空荡荡的烟盒,叶修大大充满了惆怅的说。


19
 

因此,这次开会的地点选在了通风条件比较好的新会议厅的时候,叶修大大他……有点伤心。

这次没有办法名正言顺的蹭烟钱了呢!主席我不要爱你了!

——他就从来没想过主席他,到底,需要不需要……他的爱。

不过虽然开会之前心里还有着烟头大的那么点儿怨念,但是听到会议内容的时候,叶修依然迅速的收起了他那些无谓的情绪,进入到工作状态中来。

一般来说,主席是不会叫他来参加这种工作会议的,他宁可让叶修混在新手培训科里带新人出任务也不会叫叶修会来刷联盟日常,毕竟联盟日常有太多人能做,能带着新人在各种坑爹任务里全身而退还能妥当的给出新人的就业参考和联盟的使用方向的人,却没几个。

但是真遇到麻烦任务的时候,那谁还有功夫去管那帮新人会不会在试炼任务里面哭成狗啊。

所以说会被叫来参加工作会议已经说明了严重性,然后再看看与会成员……叶修更加确认了这次任务,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也确实不是好事儿。

前些日子某一批刚完成了试炼的新手去出任务,那本来是个挺简单的物种采集,任务要求也只有在指定的某一个丛林的某一个范围里面,把需要的动物植物土壤矿物水源空气挨个收集上一批数据,再带点标本回来。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任务。

最初级的,最基本的,任务评分只有F,再怎么要求也不会超过E,一般来说都只会给刚完成试炼的新手,哪怕稍微有了点历练都接不到这种任务。

却让这帮小鬼生生搞出了鬼。


20


事实上,在收到任务报告之前,韩文清也没想到过自己固定组的新进组员宋奇英,会是个路痴。

但是事实上他就是个路痴,他不仅仅是个路痴,还是个非一般的路痴。

总之反正韩文清是不知道小宋同学是怎么在有GPS导航的情况下把任务从A丛林做到了南辕北辙远在千里之外的D森林里去了的,韩文清更不知道的是,这个组里另外一帮小鬼——比如虚空组盖才捷神奇组郭少蓝雨组卢瀚文嘉世组邱非雷霆组戴妍琦——居然,没有一个对此提出意见的。

A丛林气温现在的只有十五度D森林平均气温将近三十度你们都没发现不对吗你们这群没常识的小混蛋!兴欣那个罗辑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去!

——这么在心里怒吼着的时候,韩队长反正是不会知道,罗辑同学他现在,被同组的包荣兴,搞成了怎样的惨不忍睹。

不过不管怎么说,小鬼们出了事儿大人们就要帮忙擦屁股,一方面是要把这帮孩子们从森林深处带出来,另一方面……这帮小鬼,摊上事儿了。

摊上大事儿了。

谁知道他们究竟怎么搞的,反正这一帮小鬼,莫名其妙的就卷进了一场钻石黄金换军火药品的交易中去。

血金,血钻。


所以主席号召主力们来开会了。

……别问主席在收到报告的时候吃了多少药,现在不是好奇这个问题的时候,现在的关键是,要怎么才能把这帮小鬼们全手全脚安安稳稳的,从那个要死的地方带出来。


21


那个会议的具体内容,各位队长回来之后跟谁也没说。

毕竟这里面涉及到了太多不能对人言的东西,所以,自己知道就好。

他们只是通知了相关的队员,然后收拾需要的东西申请相关的器材设备,打点行囊,准备出发。

倒不是没人对着那个阵容感到过瞎眼,毕竟说这两年随着联盟的发展,好手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已经很少再有一个任务需要这样豪华——甚至可以称之为奢侈——的阵容,绝大多数时候只需要一个固定组的组长带着他的组员们——最多再加上一到两个固定组合作——就能搞定。

而这一次,霸图组长韩文清,副组长张新杰,蓝雨组长喻文州,副组长黄少天,轮回组长周泽楷,副组长江波涛,呼啸组长林敬言,副组长方锐,雷霆组长肖时钦,虚空组长李轩,副组长吴羽策,百花组长孙哲平,副组长张佳乐,微草组组长王杰希,副组长方士谦、邓复升——以及无固定组的多面手叶修。

这些人,一起出现在了这个任务的名单中。

更别提那些后援和二线队员,虽然比不上这些人的星光赫赫,却也一样都是个中好手。

联盟的工作人员们真的已经很少见到这样的阵容,齐全的可以去打一个全明星,所以那些本来还对这个任务有所好奇的人都闭了嘴,这样的任务,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插嘴……若是走漏了风声,那责任,一样不是一般人所背负得起。


——当然私下里八卦的人也是有的……比如说,还是那个非正式论坛的那个充满了湿漉漉的妄想的隐藏版块的另外一个匿名帖子里,就有人问过这样的问题。

“终于还是要和叶修大大一起出任务了呢,韩文清大大你不开心吗?”

——也不怪他们这么闲的蛋疼,毕竟关于这两个人之间,联盟的各位,还有一个赌局呢。

一个会让联盟要么通货膨胀要么通货紧缩总之结果出来的时候一定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买醉几家跳楼的……赌局。


22


不过说起来,因为地域、人文、环境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原因,这次任务的参加人员里面,没有女性。

因此帮叶修收拾行李的时候苏沐橙碎碎念了很久,而叶修就拍拍她脑袋。

“放心,主席说了,这次的烟钱他全额报销。”

苏沐橙白他一眼。

白完了还是继续往行李里面塞着烟卷,那妹子有些苦恼。

“说起来,你真没问题吗?”

正在找衣服的叶修回头。

“怎?”

“这次的任务里面没有固定向导的哨兵只有韩组长一个吧,没有固定哨兵的向导不是也只有你自己?你跟他之间……真的没关系?”

那妹子歪着脑袋问。

叶修就吐掉了嘴里的口香糖。

“你以后少上那些湿乎乎的论坛,我跟老韩之间的关系好得很。”

“好到……好到他斩钉截铁表示他绝对不跟你搭档?”

叶修沉默。

然后撇嘴。

“那是他幼稚,胡闹,没出息。”

苏沐橙又白他一眼。

叶修却还没说完。

“我都不介意他知道我是Omega了!”

于是苏沐橙揉了揉鼻子。

——联盟内部有个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如果一个一直掩饰的很好的Omega告诉你其实他/她是个Omega,那代表的,是一个邀请。

这个默认的规则,要说韩文清他不知道……这似乎不太可能?

所以她只能看着叶修斩钉截铁再来一次。

“所以我就说他幼稚,胡闹,没出息。”

最后三个字,发音格外重。

重的女孩儿按着喉咙咳嗽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替霸图组长说两句好话。

“嗯……也许他不是那个意思呢?毕竟韩组长一直都挺关注你的嘛,之前的事儿不说了,上次你烟没了他还特意跑去让我给你送烟来着?”

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思路没错,苏妹子看着自己的领路人,眼睛闪闪发亮,“也许他只是……他只是太过体贴了,考虑的比较周全,毕竟有些任务是需要两个人长时间在密闭空间里朝夕相处的,他害怕发生些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那样对你也不太好不是?”

叶修哼唧了一声。

“嗯,是啊,老韩他确实是挺尊重我的,他担心跟我朝夕相处会导致他把持不住最后发生点什么不该发生的,所以他不跟我合作,他考虑周全的这么没朋友,他问过我没有?”

咬着后槽牙,联盟最强向导咣当一声扣上了行李箱的盖子。

“他又没问过我意见,他怎么知道哪些事情该发生,哪些事情不该发生?”


TBC


手感上有点问题,将就看吧……

今天倒了大霉,去查资料的时候门锁坏了被反锁在资料室里,那边没暖气没中央空调,因为是隔壁屋我过去的时候只穿了毛衣没穿外套,刚好我还生理期,那个滋味好的,谁试谁知道。

于是我去睡了……晚安。

 

评论(32)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