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撸起袖子……嘘。(二)

更新……以及广告……倾城二刷预售链接走我  本宣、注意事项及网络版全文走我 上一章地址


本来想的是尽量在暑假里把这些事情弄完,避免拖到下半年又是开会又是业绩【划掉】又是双十一抢物流【/划掉】,到时候会有很多突发事件,万一倒霉催的真触发上一个就特别麻烦,但是现在进度走不动,我又觉得能不开天窗放鸽子就尽量不开天窗放鸽子,那到了预定截止的八月二十号还凑不够进度的时候就只能延期,延期就又有可能正面撞上年底的突发事件大怪兽……所以想要的同学还是尽可能在二十号之前就带走吧,么么哒

ps,鉴于二刷的这个费劲程度我反正是不想搞三刷了,然后二刷预售够了开机量就直接下印,不设通贩,还在犹豫的同学请早下决定哦,mikon~




撸起袖子……嘘。(二)




等到向下分流的那一部分血液从弯路上回归正途,韩文清终于想起来他想问的事情才只问了一半。

不过,目前有个更重要的事情——

“叶修,别在床上抽烟。”踢了踢趴在身边的叶修的小腿,很蠢蠢欲动但是过往经验告诉他太蠢蠢欲动了容易被却邪追着谈人生的韩大队长提出意见。

周身赤裸,只是用韩文清的浴巾把大腿以上腰以下的那截隆起的弧线勉强盖住的青年男子闻言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烟没在床上。”

斜过身去看了看,韩文清极其无语地发现,烟还真没在床上——叶修把下巴撑在床沿,烟卷就顺着床边支出去,果然是没在床上。

没忍住又踩了踩他小腿,脚尖踩着脚踝顺着腿肚滑到腘窝再揉回去,霸图队长听起来很像是在抬杠:“叶修,别把烟灰撒到地上。”

叶修依然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话倒说得字正腔圆:“地上有烟灰缸。”

他没忘把自己的腿从韩文清蹄子底下挪开。

虽然有点可惜不过也没追上去继续揉,已经被转移了注意力的老韩同志现在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你是怎么叼着烟还能把话说这么清楚的?”

叶修终于抬起眼皮撩了他一眼,嘴角跟着一同翘起,那弧度勾得人心里痒痒:“羡慕吧?想学不?想学教你啊~哥可是特别练过……”

他突然从嘴上摘了烟,摁死在烟灰缸里。

支起身体爬到老冤家胸口,斗神往拳皇嘴上啄了一口:“你刚刚那眼神是想上来亲我对吧?”

他笑,韩文清则试探着将手伸到了自己那块被叶修盖在身上的浴巾底下,盖住一侧隆起:“……不光是。”

叶修就任着他把手放在那儿,于是韩文清继续探险,手指从丘陵顶上滑下去,往山谷里滑。

“叶修。”韩文清气息略微不稳,被他叫了名字的那人却肆无忌惮去啃他喉结,回答的时候仿佛是在笑:“嗯哼?”

手指滑了半截又停下,韩队长顿了顿:“叶修我还是觉得啊,你来得不正常。”

稍微一顿,叶修照着他喉结吭哧就是一口,察觉到韩文清不闪不避不缩不退还是伸出舌尖给他舔了舔,这次说话就没那么字正腔圆了,显然是没练过:“……我都说了,邱非,我徒弟,头一次参加夏令营,我当师父的,担心他,不行?”

“……你刚刚说,我一个眼神你就知道我是想上去亲你对吧?”这么说着,韩文清在山谷里遛弯的手指头摸进了还淌着水的山洞里。

叶修下意识一绞,最终还是缓缓松开,他皱了皱眉,忍着韩文清指尖上的茧子:“我只说了前半句——后半句太不要脸了我没往外说,给你留点面子。”

韩文清才不稀罕他给留的这点儿“面子”。叶修不说,他自己说:“我一个眼神,你就知道我是想亲你,还是想上你——”

“喂!”叶修忍不住打断,韩文清则丝毫不为所动:“——还是想抽你——”

“喂喂喂没完了是吧?!”叶修继续打断,韩文清继续丝毫不为所动:“同样的啊叶修,你一个眼神过来,我也知道你是想喝酸梅汁还是绿豆汤——所以说,你有什么打算,你觉得你瞒得过我?”

那指头还在里面没完没了地揉,摸过来摸过去的,仿佛在找什么宝贝一般,过了会儿大约是觉得一根不够,就又添了根进来,双指探穴,是土夫子的绝学——

“更别提,你是出了名的‘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因太热取消原计划’。”

……这下哪怕叶修喘得有点急都没忘了去咬他耳朵:“是不是还要‘夏天的日光有些猖狂,如今我空调为家’啊!”

韩文清笑,一边笑一边岔开指头,他试着将山洞拓宽:“叶修?”

叶修被他这个动作搞得忍不住抽气,眉心跟着拧起,腰下意识往上提了提,那处更是不知道该放还是该收,话自然也说不稳:“……算了算了,跟你说实话。老苏,和榕飞,那,俩技术宅,合伙……做了个新武器,让,我来,试试。”

探险的指头又添一根,韩文清沿着山谷把溪水往外刮,另一只手掀开浴巾扣住叶修腰拉下来,两根石钟乳抵在一起缓缓摩擦,他舒适喟叹:“那刚刚为什么不说?……秘密武器?”

“才不是、呢……”颤着腰抵上去蹭着韩文清腹肌,叶修声音跟被探秘的那里一样软,“只不过,防火防盗,防……少天,我不想被烦死——诶,老韩……”

确认过眼神,是想亲的人,霸图队长含着冤家嘴唇含含混混:“嗯?”

叶修去咬他上唇:“别……别往外弄了,反正、反正你现在弄得再,干净,等会儿也、还是得,进去……嗯呜!没说让你这么进……轻点儿……呜!”

突然被人暴力破门,嘉世队长整个人都仆在了老对头身上,韩文清那一顿操作还没完,他抄起叶修一条腿就是一个猛虎翻身,刚想乘胜追击,又被叶修眼角的湿意生生止住。

“……还好?”往下看了眼,平原上出头的椽子还没软,想来应该是没事,可他脸上……他凑上去舔了舔叶修眼角。

叶修只闭着眼睛喘,又伸出手来想拍开他脑袋——最终还是将手指头插进韩文清不屈的短发里,顺着后脑勺滑下去,从后颈一直滑到肩膀上。

把另一只胳膊也绕上来,叶修抬腿,考拉抱猛虎。

“……还好。继续。”


TBC


我要再打一次广告!

倾城二刷预售链接走我  本宣、注意事项及网络版全文走我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

评论(10)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