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论在卡池里抽出自己宿敌的可能性

嗷呜汪,牙疼,甜,养成一只宿敌什么的超棒的!
and,切磋解锁传记什么的23333很好,这很韩叶23333

酒晕衫青:

首先祝一八太太生日快乐,早日出辉夜姬小萝莉!@一八还想要六勾暴击_(:з」∠)_
很早就关注你啦,当时肯定没想过能正大光明给贺文表达爱意///
速撸段子,为制糖不择手段!
祝阅读愉快~





韩文清已经有整整一个月没出过好卡了。


他心情复杂地盯着最后一张票子,思虑再三,起身去洗了把脸。


近来他玩儿的这款手游正是风靡。原本只打算在实在闲得无聊时供作消遣,哪想到韩文清竟对它有些着迷,每日睡前都不忘上线练主力刷材料,很快成为了同等级玩家中的佼佼者。


但韩文清最在意抽卡这一环节。


越到后边脸越黑,曾创下30连抽30r的最高记录——韩文清深呼吸,戳开了语音召唤的界面。


说些什么好呢?


他揉揉眉心,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叼着烟冲自己挥手的熟悉身影。


“……我等你回来。”


语罢,符纸剧烈晃动,素来颇具老干部风范的韩队长啪地将手机倒扣在了桌面上。


肯定又是张r卡,他想。


正当这时,手机突然疯狂震动起来。韩文清眼皮一跳,还没看清抽出来的角色样貌,抬眼便瞧见那三个金光闪闪闪瞎人眼的字母。


SSR!


待脑内炸开的烟花儿都散下去后,他往角色处一瞟——


卧槽?


那人穿着一身红白相间的队服,黑发黑眸,眉目含笑,指间还夹了根香烟。


#十年的宿敌被我从卡池里抽出来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韩文清不敢置信地戳了戳他,那青年便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笑道:“我回来了。”


戳。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再戳。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这人不是叶修又是谁!


他思考片刻,选择把这只叶修放进结界,放大截图观赏。


非要把叶修养到六星满暴不可。


韩队看着自家宿敌的腿和屁股,默默截了几百张图。




叶修最近睡眠状态不好。


他总是做梦,梦见自己身处一个经常玩儿的手游里,而且还成为了别人的式神。


这人没事就老戳戳他转转他,再不然就是放大了各种角度截图。


他打开式神录,心塞地戳了戳某位ssr的屁股,再以同样的手法截了百十来张图——


解气,太解气了。


某叶姓领队默默敲开自家宿敌的聊天对话框。


【老韩,你现在干啥呢?】


【打游戏。】


【荣耀?】


【手游。】


【哦哦,把你式神录截给我看看呗。】


【……】


【不给,滚蛋。】


叶修摸了摸鼻尖,“不给就不给,那么凶干什么。”


好像护犊子的老父亲。





终于把叶修养到六星满暴了。


韩文清坐在全明星的嘉宾席,身旁正好是特邀嘉宾叶修本人的位置。主办方是有意搞喙头,哪想正好成人之美。


叶修突然松开跟韩文清在底下腻歪的手,起身道:“咳,那什么,新秀挑战赛要开始了,我去趟洗手间啊。”


他把手机忘在了桌上。


韩文清本想替他关掉亮着的屏幕,哪想在开着的游戏里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形。


SSR,韩文清。


然而角色名却被叶修改成了“黑脸老韩”。


戳。


“一如既往。”


再戳。


“我只懂得前进,不知道如何后退。”


再再戳。


“我等你回来。”


韩文清看看自己手机里的叶修,再看看叶修手机里的自己,心情复杂。


那头叶修走到一半忘了手机,心里咯噔一跳,赶紧跑回来想抢在韩文清发现以前拿走。


然而晚了。


出乎他意外的是,宿敌朝他晃了晃手机,眼里甚至带了些许笑意。


“来切磋几盘解锁传记?”


End.

评论
热度(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