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哨兵与向导xABO】LEAK(原名过载)二

嗯,好久不见的更新?
因为改名了的关系所以稍微说明一下,哨兵向导+ABO的crossover,Alpha哨兵韩文清和Omega向导叶修,架空AU,原名过载,现名leak。
至于为什么要改名叫leak……因为我无聊。
我有一篇双Alpha的文叫做link,还有一篇传统的AO文叫做lock,然后我手上还有几个一样是ABO系统的大纲,有一个叫做luck,还有一个叫做lack,另外还有一个lurk,然后亲友跟我开玩笑说可以把它们集合起来出个本儿叫做look……于是过载就改名叫了leak。
是啊我想你们也该看出来了,所有单词都是l开头k结尾的四字母,所以过载必须改名,格式不统一怎么行。
不过话说回来,鉴于我早就是拖延症末期了,而且十分想到哪儿算哪儿一天一个主意,因此出本的事情别太当真,什么时候出了本宣和天窗了再说吧——不过我可不保证有了本宣和天窗就不会窗(。
此外,leak的意思是泄露,过载的意思是……过载。
所以说,有没有人要来猜一下这个题目究竟是什么意思?
……猜中没奖(。

又及,13小节里有一句话的贵乱向(我简单总结整理了一下各位哨兵/向导的另一半),具体cp涉及到了喻黄喻江周江双花楚苏等等,不适者可以自行跳过那一句,反正不影响后续阅读(。

最后,票儿啊,我的三万字的韩叶纯肉呢!!!

哦对了,前文链接:http://1890zzsn.lofter.com/post/25dcaa_cefcf3 

 

 

09

每次大规模来新人的时候,联盟都会很忙。
测试啊培训啊考核啊分析啊,档案建立工作分配,零零总总,不一而足。
当然这种大规模培训的好事儿叶修可没赶上,他当初来的时候同期向导就他一个,他是做完了体检之后开了三天小灶——讲了下基本注意事项——之后就被踹去跟着半年之前的上一批向导们一起上大课,然后生生砸出来一个斗神称号——这一点倒是跟韩文清很相似。
虽然韩文清跟着的是那个所谓上一批哨兵,只比他早了三个月。
但是毕竟哨兵和向导的战斗方式不一样,哨兵拼肉体,向导拼精神。
——所以说,能把一堆哨兵都揍的满地找牙的斗神大人,那才真是……嗯。
……不过韩文清可没打过向导……哦不对,还是打过的,虽然只打过一个。
那一个向导,叫叶修。

——因此直到某件事发生之前的那个很久很久之后,联盟上下都在猜测,这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不然的话,有哪个哨兵会去打向导啊?以后都不想混了吗!!!
所以这帮穷极无聊们甚至为此开了个赌局,赌他俩之间究竟有什么不妥哪种不妥多少不妥,参赌人员之广参赌金额之多……
这么说吧,当答案揭晓庄家通杀的时候,整个联盟上下全体人员的出任务时的自带补给,与他们要求的任务佣金,这两件事情,形成了一个,非常鲜明的反比。
就更别说他们那犹如风吹鸡蛋壳一般的存款和现金了。

顺便再一说,没人知道那个庄家是谁,有些人大概明白那是个几人组,其中有一个妹子,在联盟内部的虚拟网上用的代号,叫做,忧郁小猫猫。
——正如他们此时的心情。

……嗯,扯远了。
总之在叶修用半年时间接受完了理论上应该是两年的向导培训并且也已经出了一年任务的那个当时,在那个“而那些男人(还有女人),他们还(和自己的存款)彼此相爱”的那个当时,在那个叶修加入联盟之后大约一年多的时间里都没有大规模来新哨兵新向导的那个当时,提到叶修这个向导,依然是会有一大堆的哨兵趴倒在地,嘤嘤哭泣的。
“主席这跟说好的画风不一样啊!为什么向导都这么能打啊!这还让我们哨兵怎么混啊!这个世界没有爱了啊!”
那玻璃心碎的,简直能填满一个千波湖。
也因此过了一年多,联盟大规模来新人的时候,需要老哨兵老向导带新人出任务试炼磨合的时候,……叶修这个才加入联盟没多久的新人被选进了领路人行列——但是没人敢羡慕嫉妒恨——的时候,一群老哨兵们你挤眉我弄眼,他们开始暗暗期待起了一些事情。
一些什么事情呢……
一些,新哨兵们,被这位向导,吓的哭着回家找阿妈的事情。


10

那些老哨兵们的心愿有没有被实现,这个不好说;不过过了几届之后,联盟的新哨兵里倒是私下里……有了一个美好的传说。
要知道哨兵们……嗯,还有向导们,总之新人们最开始的几个任务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算是他们的毕业考核,这几个任务的分数和测评差不多就决定了哨兵们出入联盟的工作分配以及日后成就,也因此,联盟上下即使知道谁参与了这一届的新人试炼工作,也不会知道的详细到这一位带了几个哨兵几个向导做了什么任务又给人打了多少分。
毕竟如果新人通过了还好,如果新人没通过,你能保证他不会恨上自己的领路人?
没人敢保证,自然,也就没人会细问——当然也更没人会跟新人们说。
所以他们也就不知道,新人里面,有着这么一个,传说哥。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向导一般是柔弱而不堪一击的,我不知道身手这样好的人也能是个向导,竟然连我们这些哨兵都比不上了……”他抬起袖子抹了把鼻血,声音也沙哑着。

“精神冲击有四个诀窍,你们不知道吧?我就知道!他教我的!”他眼睛闪亮着,声音一样高了起来。

“我没迷恋他,我知道他不属于江湖,可他总该属于这个联盟吧?那我打报告申请跟他搭档又有什么不可以?难道他还真能不在这个联盟,却把联盟写满了他的传说?”他歪着头,斜着眼睛看着对面的人,声音里带着点不屑。

“谢谢您给我推荐的这几位向导,我知道他们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都不喜欢。”他低下头去,声音轻轻的。

“嗯?您问我他叫什么名字?对不起……他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他只是说,他叫红领巾。”


11

后来,韩文清也知道了红领巾的传说。
主席跟他说的。
其实主席并不太清楚那个传说中的红领巾究竟是谁,毕竟关于这位传说哥,除了他是个男性向导之外,其它的所有数据,各位同学一律众说纷纭,身高体重相貌职业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根本没有一个固定值。
比如战法神说要有光,比如骑士无敌最俊朗,等等等等。
所以主席就找了韩文清来。
谁让这是目前联盟里单身哨兵中最强悍的那一位,要是他能收了那个妖孽回家,那主席……也能少吃点胃药。
——毕竟哨兵和Alpha一样等级分明强者为王,韩文清这种级别的强者说话办事,那帮屁股上还挂着蛋壳的菜鸟,除非脑袋进水银,否则没人敢叫板放对。
因此他如果他肯把那个“红领巾”拖回家去的话那可真意味着彻底意义上的天下太平——也好过一帮小年轻为了个不存在的符号信息素上头,没事争风吃醋互拖后腿……闲的蛋疼。
而当一脸=L=的韩文清抱着相关资料从主席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了叶修坐在任务大厅的角落里,腿上摊着什么东西,修长漂亮的手指里夹着一根正在燃烧的香烟,烟气袅袅。
韩文清完全不走脑子的走了过去。
当然在那个人身边坐下的时候,还是有意隔了一个位子。
他也看起手里资料,又越看越皱紧了眉毛。
——已经很久不上前线了的主席看不出来这位红领巾是谁也是应该,但是他韩文清……又怎么可能,在看了这些之后,还依然不知道。
而就在他眉毛越皱越紧的时候,他靠近那边某个惹祸专家嘲讽高手的右侧面颊上有一阵湿热的气息吹拂过来。

抬眼一看,是叶修侧过了身体趴在两人之间的空座位的扶手上从下往上的看着他,脸上带笑。
“哟,老韩好久不见啊。”


12

其实叶修是个传说。
……不,跟红领巾没关系,他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个传说。
毕竟这是个能让绝大多数哨兵在他面前都抬不起头来的向导啊——我没说身高你们瞎想什么呢!!!身为一个哨兵居然能让向导一打二甚至一打五如果搭配上合适地形和足够的道具完全可以一打一个排难道还有脸了怎么着!
而且这个向导,至今,都没有配对的哨兵。
他是十五岁离家出走入军校就读,当年发现向导天赋,半年后接受完规定课程并且试炼成功正式进入联盟工作,到现在,已经将近七年时间。
七年里他搭档过的人很多,教导过的人也不少,不过,也就只是好朋友好兄弟好徒弟好后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关于这个事儿,主席·每天都在吃药·冯曾经操心过好多次,不过叶修同学一直都是呵呵以对,他一手带出来的联盟为数不多的女性向导苏沐橙对这件事的回答么……
“叶修心里有人哦”,她说。
又对着冯主席眨眨眼睛。
“但是主席,叶修起码要再过半年才够岁数领结婚证吧?所以您暂时还不用这么着急给他安排相亲?”
叶修用力一拍她肩膀。
“别这样,主席只是担心我到时候掏不出来那九块钱。”

其实韩文清也是个传说。
他跟叶修是军校同届联盟同期,天赋比叶修觉醒大概早上几个月,也是那一批里最能打的那一个。
同时,他也是个单身,一个让主席·今天也在吃药·冯操碎了心的单身。
——哦对了,在这里我们必须给主席正个名,这位真的不是跟那些五六十岁的中年妇女一个爱好,看到人到了年龄没对象就生不如死揪心挠肺,主席之所以这么纠结于韩文清和叶修都没配对或者说搭子……还是因为他俩,一个是哨兵,一个是向导。


13

一般来说,联盟内部的哨兵和向导们,大多数在一年半到两年的培训期里就会找到了自己的搭档;而如果有人在将近两年的培训期里没有遇到满意的搭档,接下来三个月到半年的试炼期里,基本上也会选择上适合自己的人;就算再晚一些,一般来说,天赋觉醒的三年之内,他们都会做出一个选择。
毕竟不管哨兵还是向导都是在某方面上极端突出的属性,而过于突出的属性就会带来过于强大的压力,这些压力需要某些疏通的方式,不然过大的压力迟早会给主人带来一系列想到的没想到的必要的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有可能,会导致死亡。
而各种疏通方式里面最为稳妥和安全的,就是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搭档,然后和他/她结合,请对方在自己即将不堪承受的时候包容自己疏通自己,帮自己发泄出来。
比如喻文州和黄少天,比如周泽楷和江波涛,比如孙哲平和张佳乐,比如楚云秀和苏沐橙。
所以联盟才会那么希望这些哨兵向导们尽早找到自己精神上的另一半,尤其是那些过于强力而敏锐的成员,毕竟他们要承受的压力,也远远高于相对迟钝的其它同伴们——就更别说足足七年都没有向导的韩文清。
而且他和张新杰与肖时钦又不一样。
张新杰是每个月都会去一趟医务室寻找专门的医疗向导来为自己做精神疏通,而肖时钦的能力方向使得他自打进了联盟之后就一直在后勤处工作,每天打交道的不是器械就是图纸,压力不大,自然也不会积累出来一些过多的什么,只需自然代谢就能解除。
而韩文清,却是一直战斗在第一线上,将自己的哨兵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能做到这种程度,虽然每个人……都很好奇。


14

……抱歉,话题又扯远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开始的时候,围观群众对于这两个没有固定搭档的人的看法都是你们两个快点去找人结婚,到了中间则变成了你们两个还不打算找人结婚吗?至于现在……群众已经开始打赌了。
赌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才会找上自己的另一半,以及,会找个怎样的,另一半。
嗯是的,不是没人好奇过他俩会不会选择另外一个人来作为自己的搭档甚至配偶,但是……怎么说呢,韩文清同志曾经曰过,“我不跟叶修搭档”。
而叶修同志叼着烟说,呵呵。

其实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进入联盟很久了,久的甚至一些被叶修带出来的新人哨兵和一些被韩文清带出来的新人向导都找好了搭档组了固定组,但是这两位教官,都却依然光棍无比的,继续光棍着。
哦对了忘了说,其实跟“红领巾”一样,韩文清也是很受欢迎的,毕竟这位强大,能打,作为队友足够可靠,作为队长足够值得信任,作为哨兵简直是标杆的万中无一可以打九十九点九九分——剩下零点零一分扣在颜上但是出任务呢要什么颜啊又不是国际选美——也难怪他受欢迎。
……虽然他谁也不要。
…………虽然他谁也不要的,干脆利落果断坚决的,让那帮向导们的玻璃心嘁哩喀喳碎满一地,完全可以填平另一个千波湖。

………………我们是不是又歪楼了啊?!

嗯好吧这么说吧,这两个人,都从来没有过标记了的另一半,也从来都拒绝别人给他俩介绍的另一半。
韩文清从来不会过载,也从来没和任何一个哨兵产生过工作之外的链接,而叶修就年复一年的在出任务之余的时间里跑去带新人,带出来一个又一个的新哨兵,以及拒绝所有人的标记。
而对于为什么会这样,韩文清沉默淡定,叶修就只会微微一笑,然后喷问话人一脸烟。
“哥心里有人。”
他说。

“……而且哥也还不到出九块钱的年龄。”
他又说。


15

好了,说回现在。

不管别人怎么认定,其实韩文清和叶修之间的关系倒是……还算可以。
就比如叶修会朝老韩脸上吹口气然后笑嘻嘻问一句好久不见,而韩文清也不会霍然大怒的站起身来拂袖就走。
瞟了眼那个趴在扶手上自下而上的仰望着自己的人,他合上资料。
“你又要去带新人了?”
叶修点头。
“什么时候走?”
“后天。”
“去哪儿?”
“还不知道呢,到时候抽签呗。”
“东西都收拾好了?”
“沐橙帮哥弄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哥回去就收拾。”
“补给呢?”
“老冯说会给派两辆后勤车。”
“还有谁去?”
“还不知道呢,好像少天会跟着一起去,老孙大概也会跟着去吧。这次主要是教教那些哨兵们怎么跟向导合作,所以应该不会带多少老哨兵?”
于是韩文清沉默下来。
片刻之后又想起来另外一些事情。
“你这次去多久?”
“大概……半个月吧。”
韩文清又沉默。
叶修也跟着他一起沉默,反正他俩都坐在角落里,他自然也不用担心有人看到自己这样一个姿势。
——一直到对面的老韩整理好资料,在膝盖上齐了齐。
“记得带够烟。”
叶修微笑起来。
“知道。”
然后韩文清起身。
“还有,你这次换个代号吧,老叫红领巾有意思?”


16

是啊,联盟里的大神们……都是有代号的。
并且根据任务的不同,也会换用不同的代号。
比如说某一次的某个任务是情报战,这帮同学就都换上了杀毒软件的代号——比如说杨聪360啊,周泽楷NOD啊,张佳乐卡巴斯基啊,黄少天瑞星啊,叶修AntiVirus……等等。
——至于为什么张佳乐是卡巴斯基……这个事儿倒是有两个说法。
第一个说法是他打法太过绚烂,绚烂的监视器材根本hold不住,要不然卡屏要不然死机,第二种说法就是他这人吧,但凡是他摸过的器材,要不然卡屏,要不然死机。
所以,卡巴斯基,咔吧死机。

又比如说另外一次他们都用了菜名做代号,然后,王杰希就……倒了大霉。
刚好他那阵子才研究出来了一个大招并且成功的融入进了日常的实战中,而某位无良前辈曰,这招灭绝星辰,是王大眼他,从食堂某位英伦大厨的拿手菜中,领悟出来的。
所以王杰希的代号就变成了那个英伦大厨的拿手菜了。
……微草组组长对着面饼上死不瞑目的一圈鱼头表示他什么都不想说。

不过韩文清既然那么说了叶修自然照做,然后,这半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又过了三天,主席拿到了对新哨兵的信息分析的报告书。
以及某几位试炼之前依然没有找到向导的新哨兵的申请书。
哨兵们说,他们觉得自己找到了可以完美配合的向导了。
他是个很不错的人,他在这次试炼里教了他们这些菜鸟很多事情,他很耐心,很能干,当然也很能打,他虽然很嘲讽,但是他们看得出来,他是个很不错的人。
而且他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自己固定的哨兵搭档。
所以,他们想要申请和他搭档,如果他同意的话,他们想要标记他——
他的名字,叫做刘先生。

——回来之后,在内部网的围脖上吐槽说自己活了二十二年,从没见过这么一堆菜鸟的刘先生。


TBC

 

评论(16)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