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假冒古风/舌尖上的倾城】团团圆元(END)

……我告诉你,我警告你,我还没吃饭!!!

清玉鸣珩:

·老透明不定时犯病
·倾城同人(个屁
·纪念一下半夜两点被饿醒五点半起床去学车的元宵节
·文不对题系列,大概是想说元宵节吃元宵团团圆圆的意思(。
·是个吃货但是没有考证
·元宵快乐,ooc预警(。
-那天好基友问我你是怎么勾搭上一八女神的@一八还想要六勾暴击_(:з」∠)_ 
-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就勾搭上了🙃
(老透明本人对此问题有权表示沉默,最终解释权归我所有(。


==================
自嘉世被发配至岭南百越之地五年内不得返回关城后,叶修就没了每年去开年终会的必要。只是冯长老一是看不得这明明是带兵的好苗子却三天两头泡在小客栈里当小二,二来联盟里从来不缺要解决的麻烦事,因而每次开会老爷子都给叶小二来份飞鸽传信——哦不,两份,一份送兴欣客栈,另外一份送霸图营。
这不今年可算是稍许风平浪静了些,叶修琢磨着就不去开会了,反正去了也就是坐在霸图或风雨楼的席位里听各位同行大倒苦水,还不如在客栈里自个开小灶吃上两顿好的——现在的小朋友一个两个都太闹腾,每年顶峰演武就抓着他不放要一决高下,叶修能躲则躲,当然是不去为上策。吃准了他这点,长老给每家传信的时候都附上一句:见叶修者,无论身处何处都得把他带来开会。
然而今年叶修格外乖巧,哪儿也没去,就留在兴欣准备年货。包子举着传信大呼小叫跑进来的时候,魏琛正给大家描述街口新开的元宵铺子元宵有多么香,品种是多么丰富。看完纸上内容,叶修将它卷成纸筒敲了下嘴里滔滔不绝那人的头:“得了老货别说了,说的我都饿了。”
“厨房还有中午吃剩的白馒头,自己人别客气。”魏琛不以为然。
“别打那馒头的主意,那是老板娘留着晚上吃的。”叶小二上楼之前如是反驳道。

不知是不是近几年未曾认认真真吃过一回元宵的缘故,当各家掌门人一一述职汇报时,叶修满脑子想得都是魏琛口中世间绝味般的街口元宵。都怪这货,勾起人的食欲却不负责到底,他忿忿然端起面前的茶杯灌上一口浓茶,放下杯子的时候又没控制住手劲发出不小的声响,弄得坐在旁边的韩文清向他投来意味深长的注视。
午歇的时候一帮熟络的人聚在一起闲聊——说是熟络,其实都是被兴欣客栈征服了胃的联盟吃货们,虽是不好意思常常跑去客栈麻烦陈家娘子,可也是对于诱人美食怀揣着无法割舍的感情。蓝雨剑圣无比想念简简单单的榨菜面,风雨楼大掌柜的对于酱肘子执念颇深,连带着方锐想念起了热麻球,前百花掌门去了霸图后也有幸尝到了金陵小菜从此深陷于江南风味,妍琦姑娘欲尝遍兴欣的所有甜食小点……这么一来,即使刚吃过饭,众人还是被吊起了胃口,食指大动。
“你们也好意思提要求,我想吃元宵都还没提呢……”兴欣小二十分不爽。
“不就是元宵吗,这不是特别容易满足的要求吗?!”
“老叶啊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好养活。”
“前辈来我们这儿啊,保证有的吃。”
“……”
一时间年终会的重点就从来年部署转移到了“受老板娘剥削劳动力的叶神想吃元宵却不能如愿,昔日英雄朴素生活为哪般”的话题。

叶修一直把吃元宵这件事当作句玩笑话,毕竟到了十五饭桌上一定少不了白团子的身影,但他没想到,众人还把他想吃元宵的事情认认真真记下了。
——以至于斗神在收到新年贺礼的时候吓了一跳,以为大家有了要他开家元宵铺子的打算。
最先到的是轮回送来的年货。
打开包裹先入眼的是嫩绿得仿佛可以掐出水来的荠菜叶,一大包的鲜嫩的颜色让人看得都不忍心挑拣,估计是前段时间回暖疯长趁着还没打蔫儿冻坏的时候抢摘下来的。
再是三大罐秋蟹熬的蟹黄,金灿灿的颜色看得嘴馋,开罐的时候都闻不到腥味,用来包松江府特产的蟹黄元宵最好不过了,剩下的还能留作以后炖蟹粉豆腐。
最后是两坛小腿高的米酒,揭开盖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浓郁的酒香,醇厚的味道闻着就快要醉过去了。
之后到的便是蓝雨的贺礼。
五层的大食盒摆了四个,每揭开每一层都是不一样的粤式茶点,还都是尚未加热的,就怕路上颠簸散失了食物最初的真味;萝卜盏、马蹄糕、水晶虾饺、千层酥……光是点心就有十几种,更不提还有温热的卤味烧腊。最后还有一包手剥大虾仁,晶莹剔透,看喻文州亲自留的条子,是用来包虾肉元宵的。
“看看看看,我儿子多孝敬我。”魏琛对于蓝雨送来的东西大为赞赏。
“那还什么礼呀?”叶修有意无意地套他话。
“嗯……就,后厨那两坛子酸菜吧,少天那小子最爱吃了。”
“抠啊,对你儿子都这么抠。”

霸图的贺礼也到了。
韩文清倒真没派人给叶修送元宵,送来的是这年新收的香米和芝麻,磨出的米粉和芝麻馅飘香四溢;包裹里还夹着百花张特意从云南府带回来的玫瑰豆沙和鲜花饼和林敬言从金陵捎的上等云腿。还有胶东海域特产的干货,仙贝、牡蛎、虾子……营养丰富种类齐全,用来炖汤最好不过了。
“小韩这是想让你补补呐。”魏琛唯恐天下不乱。
“那还是您老人家更需要补补。”叶修面无表情地回复道。
紧接着是风雨楼。
不得不说女孩子的确是心思细腻,东西不多件儿也不大,但样样实用精巧。
除了每年都送的太湖银鱼、西湖龙井、临安核桃,包裹里还附着两只沐橙亲手做的祈福荷包,藕色的给陈果,绛色的给唐柔,一副给包子的棉手套,叶修和魏琛一人一条毛茸茸的披肩围起来煞是暖和,而给年纪更小的一帆的,则是一件全新的斗篷,枣红色配上暗纹看起来很精神。
“沐橙妹子还是贴心啊,我怎么就没这么好的妹妹。”魏琛连连摇头叹道,结果被叶修麻利地敲了脑壳。

相比之下微草的贺礼显得特别简单。
一大捆艾草,一棵二掌长的人参,一只活杀的乌鸡。
“你看看,连王杰希都觉得你需要补补了。”
“那今晚就炖人参乌鸡汤,你多喝几碗。”叶修回敬道。
“你才需要多喝!肾虚的不行啊!”魏琛才不甘于被某人占了上风,转念间又生出一些诧异,“诶不是啊我就好奇,还没到清明呢用什么艾草呀。”
“用艾草汁代替水和面,做艾草皮子用的!”陈果正好走过来听闻两人对话,无奈向两人解释。不爱下厨的男人们哟……

最后还有虚空、雷霆和百花的贺礼。
虚空家这两口子也倒是实在,直接切了两条羊腿送过来,皮是皮肉是肉,让人看了不禁想炖大锅汤。
雷霆也没送元宵,倒是送了香辣鸭脖、卤鸭舌、翅尖各五斤,看得陈果心里乐开了花,一个月内不用担心没有称心如意的零嘴吃了。
百花的小子们倒也和他们前主帅心心契合,但不光有鲜花饼,还有各类珍鲜野菌,烧汤蒸煮都适宜,搁在关城铺子里可都是论两卖的。

“啧啧啧,看来今年又得胖不少啊。”
“你少来,又不全是给你吃的,那是大家都敬爱哥,你只是沾点光。”

这年十五,各式各样的元宵摆了满满一桌,甜的有豆沙黑芝麻奶黄花生板栗,咸的有虾肉的荠菜的蟹黄的,不光有白皮的还有艾草酿的绿皮、番茄熬的红皮,红薯做的黄皮,可好算是让兴欣众人尝了个畅快的元宵宴。
直吃到个亥时大家才帮忙刷碟子刷碗,叶修搭着抹布把大堂里的桌子都擦了一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正在拖地的陈果:“老板娘,还有没下的元宵吗?”
“咋,还没吃尽兴啊?每样还剩了十几只吧,留着过两天吃早饭呢。”
“长老今年准许我那大徒弟回来过年了,明儿就走了,我琢磨着等会儿给他带点去,也好歹过个真真正正的元宵节呐。”做师傅的念起徒弟来也挺心细。
却只见那边厢姑娘低头思考了片刻后答道:“你还是明早儿去吧,我早点起来替你煮完沥出水晾干,免得到时糊成了团全黏一起,馅都漏完了。”
“行,听你的,”兴欣小二点点头,扬起嘴角露出一丝感激的笑容,遂搁了抹布走上楼去,走了一半又突然转头对楼下人道,“记得多放几个甜的,他爱吃甜口。”
“好。”

外面的鞭炮声响成一片,噼噼啪啪的煞是热闹。
再过不久,这个新年就要真正过完了,所有人的生活就将如往常一样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
陈果收拾完锅碗瓢盆走到客栈门口,吹灭了灯笼里的蜡烛,望着沉静的夜色会心一笑。
又是一年太平春来。


【END】

评论(10)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