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酒茨】返魂香 七

经cy亲爱的提醒,我已经有六勾暴击了,之前的名字不适合再叫,那就改一个。

ID证我心,嗯。


顺便,返魂香的四十九天跟有碗之后乞讨四十九天拼SSR没有关系,不要想多,不要想多~


还有,酒吞的状态其实可以参考一下冰之魔物语里面有一段的布拉德,就是他们跑去北地出了事,布拉德力量失去太多决定沉睡,又被伊修卡唤醒,于是进入到本能的猎食状态的那一段……嗯,就这样~






“晴明在吗?喂,晴明?”一面呼喊着,博雅一面熟门熟路地进了大门,穿过了宛如郊野的庭院。

时间已经是八月下旬,这个庭院的风情也开始由夏天向秋天进行转变,黄花龙牙、龙胆、桔梗层层落落,稀疏的花朵在秋风中柔婉地摇摆,秋虫的鸣叫声随着博雅的脚步所致安静下去,又在他离开后重新响亮起来。

没有坐牛车也没有携带随从,年轻的贵族就这么孤身一人来到了晴明家里。自从上次告别后,已经是月余没有来拜访过了。

这段时间里也与晴明在别的地方碰面过,不过人前不好说太多关于在晴明家里“借住”的那两位大妖的事情,所以对于返魂香之后的茨木童子与酒吞童子,博雅所知并不算多。

他知道的只有酒吞童子在某种意义上已经“醒了”,偶尔也会起身行动,虽然对于外人的言语交谈不会给出回应,但情况确实是在逐步好转,他最近甚至可以自行觅食。

听到这里的时候博雅有些开心,他想茨木童子对此一定感到愉悦,晴明只是古怪的应了一声。

没有领会到这一声的深意,今日恰巧有空,博雅便来拜访好友。

呼喊着晴明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回应,博雅脱去鞋上了台阶,房间里依然是空的。

重新回到庭院里,源博雅站在屋檐的灯笼下呆愣着,不知该如何应对,而在他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他听见后院方向传出极响亮的扑通一声,然后是含糊的几声呻吟,以及一连串细碎的摩擦碰撞声。

忍不住好奇,博雅绕过房屋走向后院,看清楚这一串动静的来源时,年轻的公卿瞬间面红耳赤,整个人都要烧起来。

后院客房的走廊上,显然是刚从屋里摔出来的茨木童子正被酒吞童子以一个非常别扭的姿势压制在地板上,分开双腿贯穿了身体。

也许是为了防止茨木童子挣脱或是反抗,酒吞童子用膝盖将茨木童子的双腿分得很开,更按住他手肘下方将他唯一的手臂牢牢压制在地板上,他甚至咬住了茨木童子的侧颈,犬齿伸长探出嘴唇刺入茨木童子肌肤,鲜血淋漓。

——这一点是博雅落荒而逃回了前院很久之后才意识到的。

开始是想着晴明既然不在家,那两位大妖又在办事,那他不如今日就此回去改日再来拜访,只是刚一抬步,博雅突然想起他刚刚看到的茨木鲜血淋漓的颈间。

犹豫了好一阵子之后,好汉子博雅硬着头皮转身,小心翼翼踏入了后院。

举着一只手挡在眼前随时准备捂住眼睛,博雅一边庆幸自己今天穿得足够轻便,不管是要打架还是要逃跑都非常适宜,他一边又有些后悔,自己今天没带刀来。

用是估计用不上,但是,至少可以壮胆吧。

不过他一直走到刚刚走到的地方也没有看到原以为会看到的画面。

走廊上处理得干干净净,酒吞童子不在,博雅看到的只有已经穿好了裤子的茨木童子,披头散发站在房门处,表情十分苦闷。

晴明家里没有外人,他就是白发金瞳有角的妖怪模样,只不过收起了尖牙与鬼爪,然而依然一看就知道是名大妖。现在这位大妖正对着被撞下来了的推拉门焦头烂额,神色非常狼狈。

那模样看得博雅忽然也没那么害怕了。

虽然跟晴明相处了这许久,也见过了太多非人的存在,不过对于鬼神的敬畏之心,博雅是一直都保持着的。无关任何东西,他就是害怕这些存在,不因任何外力而改变。

或许可以试着去适应,可是第一次听说到的时候依然会被惊吓得汗毛直立,这是存在于他内心深处的一种本能,之前许久没有来晴明家拜访,固然是有一部分原因在于他有些东西没有想通,然而不能否认的是,他害怕“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这两名妖魔恶鬼,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环。

不过此时此刻,看着茨木童子为了弄坏了推拉门,一只手又不方便修理这样的小事而苦闷烦恼的样子,博雅突然觉得,就算是传说中的罗生门之鬼,大江山鬼王的心腹爱将,那似乎,也没什么可怕的。

清清嗓子示意了自己的到来,博雅在茨木恼羞成怒地瞪过来的时候上前一步,停了停,他硬着头皮又往前走了一步,这次的步子要小一些。

“那个……或许我可以……帮帮忙……?”

对着那双金瞳,正在卷袖子的博雅说得有些没底气,光着膀子的茨木童子则是在愣了一会儿之后把门一丢,那只大妖光着脚跑到了一边蹲了下来,脑袋一拧,看起来像是默认。

忍着笑,绑好了袖子的博雅脱了鞋上了走廊,他扶起木门研究了一下,又去看门框的部分,一旁蹲着的茨木童子开始没有任何反应,过了一会之后,这位大妖默默将脑袋转了回来,看着博雅的动作。

秋风吹过庭院,打了个喷嚏,茨木有些笨拙地把刚刚干活的时候滑到了腰间的上衣拉起。先穿上左手的衣袖,茨木再回过来用左手将右肩拉起,遮住那半截断臂。

这个时候博雅已经将房门安了回去,推拉了几下确定不会掉下来,青年转过头来对着茨木露出笑容:“好了。”

茨木仰起脸来冲他也一笑,说话时语气是出乎博雅意料的正常:“有劳——怎么了?”

看到博雅一脸惊讶,他问。

博雅有些受宠若惊地挠了挠脸:“没有,就是有些意外……”

“意外我会以常人姿态跟你交谈?”

“呃?……嗯。”

“这有什么值得意外。”站起身来拍了拍衣襟,茨木笑得十分开怀,“被酒吞带回大江山之前,我也是于人群中生长的,自然知道该如何与人相处。况且就算是在大江山,妖魔之间也自有一套相处之道。或许在你们人类眼中,我们除了作恶享乐之外再无他事,不过么,日子总是要过的——嗯?哦。”

瞧见源博雅视线所及,茨木伸手抹了下颈间,一手鲜红。

方才被酒吞撕咬过的地方尚未完全愈合,他行动时伤口又被触动绽开,鲜血便流了出来。

单手将头发拨到一边,茨木按住伤口附近的血管,以妖力将伤口愈合。

只是愈合,不是全愈。

“这样就行了。”看了看博雅的眼神,他说,“全愈太费力气了。”

博雅的视线又落到了茨木空荡荡的袖管上。

刚刚修门的时候他看到屋内的桌子上放着一只鬼手,应当是茨木被渡边斩下来的那只断臂,虽然已经被斩下来了一月有余却依然……说栩栩如生不太对,总之,那只手就仿佛还接在人的肢体上一般,饱满鲜活,丝毫不像是只断臂残肢。

也瞧了瞧自己扔在桌子上的胳膊,又看了看自己被风吹得飘飘荡荡的袖管,茨木吐出一口气来,声音比袖子更飘忽。

“能修,只不过,我现在没有余力修。”

他说得仿佛那胳膊不是他自己的一般。

“青行灯与安倍晴明应该都与你说过,酒吞被斩首又被镇压,妖力流失需要弥补也需要神魂牵引,返魂香四十九日,今日才进行到三十四日上,后面还有半个月,越往后,酒吞需要的妖力就越多。平安京内没有血食给他享用,只有我。”

侧过头露出一个一看就知道罗生门之鬼这称呼所从何来的笑,茨木童子曼声轻语,又理所当然,“我没有余力浪费,所以,先这样就好了。”

源博雅很艰难地才把视线从他脖子上挪开。

“你——不怕死吗?”

他哑着嗓子问,而茨木看他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我为何要怕死?我的一切都是酒吞所给,便是真为了酒吞死了,也是死得其所。只是四十九日不到,没确定好友无事之前,我尚不能死。”

“……是为君主效忠?”

“君主吗?似乎是,但也不是。酒吞是大江山之主,我是大江山的鬼将,我辅佐他,拥戴他,将身体交由他支配,然而君主……”稍稍思考了片刻,茨木对着博雅摇了摇头,“应当与你们人类效忠那男人不一样吧。”

“‘那男人’?”

“天皇啊。”用着十分理直气壮的口气,茨木正大光明地说,“安倍晴明不是一直都这么叫的?”

博雅习惯性的想抗议,只是刚要张嘴,他又有些不知该以怎样的立场来让一名妖怪对天皇保持尊重。

但茨木的话还没有说完。

“说起来,我也是最近才反应过来,你姓源,名博雅——那个‘源博雅’,就是你咯?”

“‘那个’?哪个?”

“哦?看来你大约不知,”有些意外地看了博雅一阵,茨木这才作答,“‘源博雅’在妖鬼之间,可是十分出名的,尤其是女妖之中——”

“博雅。”前院传来呼唤,是晴明的声音。

茨木眉毛一挑。

“哦,他找你了。快去吧。”

弯弯嘴角古怪的笑了一笑,金瞳的妖鬼用一种奇特的语气说道。

头昏脑涨来到前院,博雅看到晴明坐在廊下,凭着一张矮几写着什么,走近了一看才知道,落在纸上的那些,都是些人名。

这些人名有些博雅并不熟悉,也有些他有印象,但都不是什么太好的印象。

连续几次的鬼退治之后,京都中多了不少人,有是被从妖鬼手中解救回来的,也有之前跟着妖鬼为非作歹,鬼退治之后没了可以为附作恶的存在,不得已重回京都讨生活。

这些人有的隐姓埋名,遗忘了过去开始了新的生活,然而有更多人,或是被父母亲族所厌弃,或是无法面对如今的自己,又或是习惯了之前的富贵生活不甘现在的困苦贫瘠,便惹出许多事来。

现在晴明写下来的这些人名,都是这段时间里陆续死去的人们,为了安抚人心,天皇召集了阴阳师与高僧举行一场超度法会,这些名字便是法会上所用。

坐在晴明身边看他一笔一划地誊写着那些人名,博雅混乱了许久,最后也只能叹气。

“晴明,你知道吗,遇到他俩之前——我从没想过,鬼怪也能如此多情——”

给一个名字添上最后一笔,推开那张纸重蘸朱砂,晴明换了张纸继续书写,语气淡漠。

“人心可以比鬼怪更可怖,鬼怪又为何不能比人更多情。”





TBC



出门看灯,大家元宵节快乐!


评论(8)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