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酒茨】返魂香 二

例行求掉落六勾暴击

以及,不要提返魂香兵俑那么可怕的东西……不带那货玩我们还可以是朋友【手动再见

又以及,我思考了一下,我还是把章节断开算了,换场景就换章节号吧这样节奏比较通畅,嗯嗯【点头
——当然拆了章节号不代表我有扩充大纲~


tips请点击返魂香tag去看第一章开头,本章里两位主人公在传说里上线了……正式出场还要再等等……_(:з」∠)_


我感觉我要坠机,远目





晴明坐在外廊上,背靠着廊柱,一条腿屈起,另一条腿从走廊边缘垂了下去。

明明是有些不成体统的姿势,由他做出来就别有一番韵味,这大约就是美男子所特有的魅力所在了。

这个美男子此时正抬着头望着天空,表情茫然,视线里没有焦距,看不出是在思考还是在发呆。总之,保持了一会儿这样的姿态之后,晴明低下头,长长吐出一口气来。

“事情会很麻烦啊。”注视着面前的地面,晴明自言自语一般地说到。

突然——

仿佛专程为了他这句话做注解一般,门外传来了博雅的呼唤声:“喂,晴明!听说了吗?”

话音未落,穿着水干的青年已经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径直穿过庭院之后坐到了晴明对面,“就是昨天同你说的,渡边数日前在罗生门拾到了一位小姐遗下的金钗,一见钟情之后念念不忘——昨日,他与那位小姐又相见了。”

“怎样?”不同于博雅的兴奋,晴明的态度完全是冷淡的。

“是恶鬼啊。”用手背抹了抹嘴,青年一副故作神秘的样子,“昨夜渡边又去罗生门,恰遇到小姐前来寻找金钗,说是自幼即为父母所不喜,幸好有好心人收留,也得以平安长大。偏偏近日来又遇到变故,小姐无处可去,只得变卖随身饰物度日,那日丢了金钗,她寻了好久,还好有义士愿意返还——”

“然后呢?”

“然后渡边就说要送她到居处,还想问小姐是否还有亲人在世,婚事能否自行做主——”

“结果小姐在人少的地方变成恶鬼了吗?”晴明的语气依然冷淡,博雅则瞪圆了眼睛。

停了一停才想起来自己刚坐下之后就说过恶鬼一类的词句,博雅闭紧了嘴唇,终于是没将类似于“你为什么会知道”这样的字眼说出口。

伸手抓了抓头发,纠结了一小会儿之后,博雅还是继续说了下去,语气干巴巴地,比起来讲故事倒是更接近于不甘心没能把事情说完:“反正就那样了啊。人少的地方恶鬼现出原身了,是只白发的大鬼,有着一长一短的红色的角——”

说到这儿还是停了下来,博雅再次瞪起眼睛看着晴明:“喂,晴明,你就不关心事情的后续吗?”

晴明只是将双手拢在袖子里,垂着眼睛,仿佛要睡着的样子,直到博雅开口才抬起眼来,声音还是平平淡淡的:“我在听。”

这样的回应让博雅的情绪不可避免的低落了下来,又抓了抓头发,年轻的公卿垂着脑袋灰心丧气:“好吧好吧,总之,渡边斩断了恶鬼的手臂,恶鬼逃走了。”

没滋没味地将结尾说完,源博雅双手捧起杯子往肚子里灌起了清水,晴明倒是在这个时候提出了问题。

“那么,怎么处置了?”

“什么?”

“被斩落的鬼手。有说怎么处置吗?”双眼看着博雅,晴明很认真地问,这样的姿态则让博雅感到了一阵没来由的窘迫,扭了扭身体,源博雅左顾右盼:“怎么处置……就那样处置吧,恶鬼的手,还能怎么样……啊。”

移开视线的时候终于找回了思路,喘了一口气,博雅的声音依然有些发紧:“据说,据说是送去进行镇压了,跟酒吞童子的头颅一起——喂,晴明。”

“嗯?”

“听人说,渡边遇到的恶鬼,是茨木童子啊。”

“也许吧。”大约是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晴明的态度,又变得冷淡了。

也习惯了他这样的态度,又想起来了别的什么事情,博雅再次兴致勃勃起来:“晴明啊,你说,茨木童子去找渡边,是为了替酒吞童子报仇吗?”

晴明没有回答。

只是闭着嘴唇看着空气中的某一点,专心致志地看了许久,然后点一点头。

那样的神态引得博雅跟着一起好奇地望了过去,然而他什么都没有看到。而他回过头来,想要从晴明那里讨一个答案的时候,他听到晴明先对他开了口。

“博雅。”

“怎么?”

“七天之内,你不要来我这里了。”

倒也不是第一次被晴明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虽然这次有些突如其来,源博雅还是很快答应了下来。但那并不代表他不会对晴明提出这个要求的原因感到好奇,看着晴明的侧脸,博雅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口:“是有什么事情吗?”

晴明点了点头:“有重要的事情。”

“与那位带着判官同行的夫人有关?”

“是。”

“和她托付给你照顾的那位也有关?”

“是。”

“那么……”

突然停住话头,博雅抽了抽鼻尖。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庭院里有一种不算明显、然而一旦注意到了就难以忽视的香气弥漫开来,温婉而甜美,馥郁但是并不咄咄逼人。一开始博雅还以为这是哪里的花开了,所以庭院里洋溢着这样的香气,不过此时想来……

“我是不是耽误了你的好事了?”露出了一个有些古怪的笑容,博雅没头没脑地问。

说着伸出手去拍了拍晴明的肩膀,源博雅用一个不怎么正经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晴明一番,最终还是真心实意的笑了出来。

那是一个因为切实感到了愉悦才会展现出的笑容,毕竟他有一个一直都表现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友人,而他突然在这个友人身上发现了俗世的一面,找到了自己与他的共同点,这让博雅忍不住笑了出来。

“喂,晴明。我突然意识到,其实你也是男人啊。”

以这样一句话语作为终结,源博雅结束了在晴明宅的拜访。


TBC


先把这些发出来,我去写第三章,晚上家里来客不一定几点走,如果今晚赶不及那就……明天?嗯。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