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惑众 十三

@贰蛋蛋 @雨落初黎 两位同学好,你们点单的迟到了很久的惑众更新已上线,请注意查收【。

前文看tag……是的我自己也看了【

另外,我想要灯姐和大天狗(打全名是为了防止给我出犬神和鸦天狗),是的,我就是这么一个无药可救的颜控。

另外的另外,给家里寂寞的茨木二人组求一只或者两只酒吞做对象,是的,我就是这么一个无药可救的亲妈。

能出就产粮,大量,飙车也可以,有多快飙多快,飙到你晕车。

高勾狗粮高勾御魂高级觉醒材料多多益善,有出有加更……以上。


十三


大概是因为已经暴露了他在韩文清那里借住的事实,反正,自从林敬言和张佳乐来吃过饭之后叶修就再不躲躲藏藏,他跟韩文清出成双入成对,有时候还一起跑到霸图的食堂去吃午餐,或者一起买东西一起回宿舍做,两个人都十分坦荡。

一个是他俩都问心无愧,另外他俩之间本来就没什么需要遮掩的事情,之前叶修躲闪也只是因为他自身情况不太正常他怕挨揍,而且那个毕竟是韩文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不想因为惹毛了韩房东而被扔出去,毕竟现如今,这么好的房东是真不好找了。

这话是他在跟苏沐秋视频联络的时候说的,毕竟试炼之地还有一个月左右就要开放,如果嘉世打算答应了霸图的邀请跟着一起进本,那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苏沐秋和吴雪峰就得迅速搞起一大堆东西,从装备到教材从饮食到药物,时间很紧,不能浪费……虽然苏沐秋还是没管住自己的嘴,他最后还是纠结到了叶修为什么跑到韩文清那里去住而不是回家来住——

“老叶你知不知道,哪怕你去少天那儿求收留我都没这么微妙好吗!”他拍着桌子吼,而叶修就掏掏耳朵,他说,老韩是个好房东。

也知道说这话苏沐秋肯定不服,叶修干脆扳着手指头一条条数给苏沐秋看,他说韩文清作息规律饮食健康注意个人卫生和居住环境卫生,日用品随时补充包吃包住还管带饭——果然,说到这里的时候苏沐秋就在视频那边炸了毛,他说你扪蛋自问,上面那些条,有哪一条是我们几个都做不到的!

叶修冲他呵呵,然后一句话就把他跟吴雪峰都给得罪了,顺便还冲着蓝雨副队长的膝盖隔空刺出一刀,虽然这一刀是嘉世队长先捅出去的。

“你吵,老吴太事儿,至于少天么,你很乐意看我被他按在地上摩擦是怎么着?老韩就不一样了,第一他不管我私事儿,第二他不吵不啰嗦,第三他还不会欺负弱小——”

苏沐秋再次拍桌:“你他妈还弱小——妈蛋,特么你现在还真特么属于弱小……”

吼到一半突然想起来叶修现在就是个俗称战力只有五的渣,苏沐秋磨牙磨牙再磨牙,最后只能气急败坏挂断视频——叶修就听到一声妈蛋作为回音。

懒得管他抽风,叶修只是给吴雪峰又发了个电子邮件说了一下试炼之地的事情以防苏沐秋任性搞事儿,还没等关机,韩文清的宿舍门已经被人敲响。

喊了声“进”却没动静,挑挑眉毛,叶修收好平板起身去开门,门外张佳乐。

“咋了?”让开门口,叶修示意他进屋说话,张佳乐却只是伸头往里看看,又往厕所里也看看,最后才问:“就你自己?”

叶修理所当然点头:“老韩下午有课。”

这理所当然的态度让张佳乐噎了一下,拿鞋刨着了两下地,把手揣在裤兜里的年轻人左看看右看看,他不说自己来干嘛的,反而吞吞吐吐问了个问题:“你这阵子……真一直在这儿住啊?”

叶修看他两秒,点头,他没说话,而张佳乐又刨了两下地,依旧吞吞吐吐:“老韩这儿就一张床吧?你俩晚上……怎么睡啊?”

叶修看着张佳乐呆了足有半分钟,张佳乐却是话一出口就俊脸一红,瞧见叶修呆呆瞅着他的时候更是面如血染,急促地换了口气,他一转身,呼地跑掉了。

他跑了,叶修可没跑,看着张佳乐背影又呆了一会儿,叶修搓着下巴摇着头回了房里,又想了想,他还是摇头,他是真想不明白这货到底是要干嘛……虽然心里模模糊糊有俩猜测,但是那似乎也太扯淡了点儿?

又想了想,叶修一眼看到墙上挂着的闹钟时针已经指到了五的位置,他便起身翻了翻冰箱,最后淘了一碗米泡上,再拿起钱包和钥匙。

冰箱里没菜了他得去买个菜,至于晚上吃什么……这几天吃多了馒头面条包子花卷,晚上不如用不粘锅煲个蘑菇培根饭来吃吃?配菜就来个黑椒洋葱炒牛柳再来个蛋仔沙拉,简单好做,热量高方便补充能量,重要的是,老韩还很喜欢。

——韩文清确实喜欢,为此甚至不介意叶修打发他去切洋葱。

毕竟叶修这家伙大部分饭菜都是能煮熟吃不死人就行,他只有不到两只手的十个手指头数目的菜式修炼到了大师级精通,然而,都是正式场合上可以拿出来撑场面拉逼格的硬菜……比如那天的手撕羊排,比如今天的黑椒牛柳。

也因此每次韩文清下午有课来不及去买饭的时候都会忐忑不安,谁让叶修除了那少数几个菜之外剩下所有东西都能吃到你怀疑人生,好在,今天荣耀之神显灵。

至于为什么不抱怨……一方面浪费食物可耻,另一方面你晚下班的时候有人热饭热菜做好了等你回来吃那就该好好感恩,再逼逼算几个意思?

……他是真忘了自己才是房东,而且叶修还不交房租,只偶尔出出伙食费。

只是切着洋葱突然听到那边煲饭的叶修问问题,内容让韩文清有点意外:“张佳乐跟老孙,到底怎么样?”

韩文清一脸懵逼:“啊?”

他转头,正拿着把木铲子把不粘锅里那些泡过的米推平的叶修就跟他对视一眼,再一本无辜地眨眨眼:“我一直以为他俩是一对儿啊,难道不是?”

韩文清足足沉默了一分钟。沉默完了,他扬起一边眉毛看叶修,语气说不出的古怪:“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知道这种事情?”

往锅里添水,盖锅盖,调好温度,叶修点头:“是,你从不关心八卦——只是张佳乐真的不对劲儿。”说着抄起一包白玉菇来开始收拾,叶修跟韩文清解释:“他下午来过一趟,屋里整个打量了一遍,还问了我一个问题,没等我回答就跑了——”

抄起洋葱来搁进水盘里,韩文清把注意力又回到手底下,他随口问:“什么问题?”

“他问我这阵子是不是一直住在这儿,以及,我晚上跟你是怎么睡的——”说到这儿咂了咂嘴,叶修把手里择出来的一把小蘑菇丢进盆里,“我说老韩,乐子他,不是喜欢你吧?”

——前半句犹可,后半句一出,韩文清差点一刀切到自己手上。

而叶修看到他手滑也是吓了一跳,面对韩文清的怒目而视时就讪笑起来,更装模作样咳嗽两声:“他总不可能暗恋我不是?”

韩文清还真认真想了想,想完之后他觉得,比起张佳乐暗恋叶修拿自己当情敌来说,还是他暗恋自己拿叶修来当情敌更容易让人接受,毕竟这货跟叶修之间的关系有目共睹,说损友没问题,说喜欢那是真接受无能——他混没想过自己是不是,一开始就被带歪了,于是忽视了某种可能性更大的缘由。

张佳乐不喜欢他更不喜欢叶修,他只是非常惊讶为毛自己的两个熟人之间疑似有了第三条腿的关系,自己还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总之只是把那半个洋葱换了个方向继续切切切,韩文清跟叶修有一句没一句拌着嘴,做着饭,虽然主厨是叶修,但是韩文清打个下手还是没问题的,他配合得很不错,叶修一伸手,他就知道是该递铲子还是筷子,要盐还是要醋,完全没误过火候。

把蘑菇用油盐拌了下进饭锅里,培根一片片铺在饭上重新盖好锅盖再焖几分钟,叶修开始炒牛柳,韩文清就去剥鸡蛋捣蒜,又把剥好的鸡蛋搁进蒜里一起捣,再拌上麻汁香油酱油醋,连着蒜臼子一起端上桌的时候,叶修的牛柳也刚好关火。

拔了饭锅的电以余温焐个一两分钟,俩男人一人一个碗,抄起筷子开搞。

不是张新杰也不是张新杰家里亲戚,不管韩文清还是叶修,他俩的“食不语”也就是嘴里含着东西的时候不说话,咽干净了再张嘴,也因此饭桌上并不沉寂,当然说得最多的还是接下来的试炼之地副本群——韩文清是霸图负责人,叶修是半个嘉世负责人,同时也是兴欣那帮子萌新的老大,这俩势必要先把头对好,不然将来进本了都有可能因为配合不默契而灭团……他俩可丢不起这个人。

一锅饭吃完也差不多商议出来了个章程,叶修做了饭,韩文清就去刷碗,叶修也没跟他争。只蹲在床边上一边啃苹果一边抄起平板滑动解锁,吴雪峰有个留言,问他能不能回来一趟,帮着看看嘉世有哪几个新人适合带去见见世面。

末了还缀了一句,他问,你又怎么刺激沐秋了啊?

对于后面这句话只当自己没看见,叶修咔嚓咔嚓啃着苹果回了个好,刚要跟韩文清说自己要出去几天这几天都不在这儿住了,韩文清却先他一步开了口:“霸图有个队长任务,我大概有个四五天回不来,你自己在家——”

叶修一乐:“正好,老苏雪峰他们叫我回嘉世去一趟,应该差不多也是这么个天数。”

……他俩谁都没想到等他俩回来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什么。

两个人里叶修先走去了六天,韩文清比他晚走一天去了四天半,于是两个人回来在同一天于校门口碰了个前后脚,就是可惜天公不作美,迎接他俩凯旋归来的,是一场二十年不遇的特大台风。

为此在校门口遇上的时候俩人差点谁都没认出谁来,还是对方的能量波动太过熟稔才从可见度不足五米的暴风雨里辩识出那个依稀可见的轮廓,之后便是互相扶持着往宿舍走,韩文清和叶修,这一次是真正意义上的风雨同行。

好不容易进了宿舍区,他俩都已经湿得可以拧出二十斤水来,叶修更是脸色发白手脚冰凉,毕竟他现在能力不足,而且就算他能力没有消失的时候,这种天气下他的能力也没有韩文清的好用——那家伙可是火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自带供暖的。

当然,刚刚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宿舍里爬的时候韩文清确实握着他的手给了他很多温暖,只是风狂雨骤伸手不见五指,纵是有点热量也会极快地被风雨卷走……但是叶修切实地记得,韩文清的手,很暖。

也因此终于扑进宿舍楼门逃离了暴风雨、韩文清松开了手以后叶修有那么一瞬间的怅然若失,当然他很快就谢过了听见动静就出来看看、又给他俩拿来热水和干毛巾的舍管开始打理自己,耳朵里还听到那位大爷跟自己身边这个的对话:学校已经停课了,三天,看这样子明天还得接着停;老宿舍区那边地势低,水深一米多,有好几栋楼都进了水,住在一层学生们已经紧急转移去了高层的宿舍里跟其他人挤一挤,吃饭的话,食堂每天负责按三餐送进去——划船送,那水深开不进车去,去一辆熄火一辆。

说到后面又说到他们这栋楼虽然是新宿舍区地势较高没有被淹,但是这几天风大雨大也是碎了不少窗户玻璃阳台门,小韩老师你好几天没回来还是赶紧去看看,如果真遭遇了不测,后勤上是没法来修了,但是吧,大爷我这里有塑料布,还有木板子和钉子,你暂时先顶顶,也是能用的。

虽然知道他是善意,然而这话韩文清还是不乐意听。平白无故的,谁喜欢听这种丧气话啊?只是还是得谢过这老头——而十分钟之后,叶修又好气又好笑地下楼,他来找老头儿要钉子锤子塑料布,木板纸箱旧毛毡。

……毕竟韩文清阳台上的八块玻璃在此次台风中,全部罹难,无一幸免。

还好房间里的重要东西上都有结界护着没有进水,然而就算这样,堵窗户顶门把屋里收拾一遍尤其是清理一地一桌子的玻璃碴子,也花费了本来就已经很累了的两个人,残余的所有体力。

等一切终于收拾完,若不是还记得自己身上又湿又脏,叶修简直想扑到床上去不起来了——可惜,他还得先洗澡。

是的,不幸中的万幸,虽然这张床放在房间比较靠阳台的位置上,但是韩文清临走之前随手将自己的队徽放在了床上,风雨来临时队徽自动开机形成一个结界,它没受灾。

至于为什么要去修窗户而不是拿结界暂时顶一顶……毕竟结界是一个完全不透风的球体,短时间还好,长时间使用的话,结界里的人就会有缺氧窒息的危险,就算叶修和韩文清都不是普通人,他俩也最好不要在一个结界里超过十二个小时——可谁说得准风雨什么时候能过去?

拍拍叶修肩膀,脸色也有点青白的韩文清递了套干衣服给他:“你先去洗澡吧。”

叶修自然知道这衣服是他从衣柜里拿出来的,毕竟那衣柜在门后面风雨根本潲不过去,外面又有柜子门遮风挡雨,因此有干衣服也不意外,只是看看韩文清脸色,他还是拉了拉这男人的手:“一起洗吧,这个时候还客气啥啊?”

韩文清没有拒绝,只是拿了电水壶接了一壶水来烧上,他跟叶修一起进了浴室扒光自己,又贴在叶修耳朵边上轻声:“待会儿你上床睡——咱俩一起睡,挤一挤,这几天你都先别睡地上了,我怕玻璃没清干净。”

tbc

下班回家……我好困……晚安!

……另外例行求回帖求点赞求推荐TUT

评论(21)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