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全员]倾城 零(搬)

题材。古风,武侠……也有可能带点修真或者法术,但是绝对还是武侠为主。
全员文。所谓全员是指真全员,我自己列过一个cast表,列完了之后我立马就不想写了。
……但是有好构思不写是真手痒心痒牙痒啊……
配对。因为公开的大场合之下没有太明显的配对倾向(所谓没有太明显,这个不太明显的程度可以去参考一下我那被老板从内裤区里赶出来了的《对抗》已经po出来的部分),而私人场合里面有某些比较啥啥啥的行为的,目前只有韩叶和喻黄这两对,所以基本上可以说是……自由心证……吧……?眼神死。[11.28搬文补:因为开文的时候太早,后续调整过几次大纲的关系,所以现在的明确有cp关系的是韩叶,喻黄,双花,双鬼,此外有一点乔高乔倾向,但是也就只是倾向,英杰这时候才十六啊……一帆也就才十七……]
援引部分原文设定(比如武器和职业),情节,框架,同时也有不少修改,譬如四大枪手系全明星,现在都玩箭……诶,那小周的枪王是不是要改名箭王?或者弓王?好像都不太好听耶……
架空历史,所以不要跟我纠结职位什么的问题,我承认我就是个历史盲……以及,大环境或者说大背景算是……游牧民族入侵吧,要问地理位置的话,二十只职业队在中原镇守,挑战赛的资格队们就是入侵的游牧民族……我现在只能说这么多,不然会剧透w
更新时间不定,最近事多,确实没法保证,不过会尽力而为的!
题目。本来想叫争锋,或者谁与争锋,或者与我争锋(是的就是霹雳迷城的片头曲),但是一帮败RP的很无良的问我写的是不是于锋中心,于是改了。
大坑慎跳,欢迎回帖,欢迎投币,……我好久没写这种剧情流长篇了,希望还没把手感败光。
……真想对着某些人吼一嗓子别以为我最近不上线就没空追着你们要读后感了你们等老子考完了试再来算账!算总账!……呢,眼神再死。

……注意事项应该就是以上那么多?拍头……好吧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更多了,那就先以上。 

哦对了最后一句。
习武之人,有体形和气质修正。
………但是叶神,这对您……有用吗?(狐疑脸



倾城


零。

 


叶修坐在嘉世后院梧桐树下,却邪横于膝上,倚着树干闭目安睡。
风过树梢,吹的无数枝叶沙沙作响,枝摇叶动之间有阳光自缝隙间断续落下,跌碎在他衣襟之上,满怀淡金,与树叶一样的颜色。
他长发未梳,散散披在肩头背后,发尾被风轻轻摇晃,时候一久,已是有些乱了。 
那人就这么在枝叶的摇晃声与风吹日照里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睁眼,餮足无比的打了个滔天的哈欠,叶修伸了个懒腰,将却邪往地里一插,当拐杖一样拄着的站起身来。
之前靠在树上被身体压着,那头发还不是太乱,现在人往起一站没了约束压制,风一吹,齐腰长发瞬间糊了满脸。
正在打第二个哈欠的青年顿时僵住。
手忙脚乱的把头发从脸上嘴里顺出来理好,叶修两三下拢起长发,在身上摸了摸也没找到发冠发带,眼睛一转却有了主意。
顺手从一边不知名的花木上折下近尺长的一段枝子,也不摘掉枝上花叶,他就那么随手一挽,将长发固定起来。
虽然已经是深秋季节,那枝头却犹有无数花朵兀自开着,淡白的花瓣薄的几乎透明,花蕊一簇艳红,细碎的摇曳在风里,浅浅的暗香。
晃了晃头确定头发不会散开,叶修反手从地里抽出却邪。
也不擦一擦矛尖泥土,他就那么倒提着那柄出名无比的神兵随意自在的出了院门,连门都不掩。
风还在吹,将院中石桌上茶杯下压着的一张泥金拜贴吹的扇动不休,封皮之上三个大字狰狞。
挑战书。


陶轩立在房中窗下。
窗半开,从外侧自是看不见屋内人,然而屋内人却能将窗外看个清清楚楚。
就看着叶修那么懒洋洋走出小院,又沿着青石小路走向中庭,脚底的木屐敲的青石地板哒哒作响,及踝的长衫下摆顺着迈步抬腿向前一飘,又垂下来,然后再一飘,再垂下来,头上固定长发用的那一截长枝上的花叶也跟着这个节奏一晃一晃的摇,偶尔洒下一点花瓣。
他手里的是却邪,第一关前杀的血流成河的一口凶器,五大封号强者之一的斗神的确认,却让他就那么烧火棒一样提在手里,矛尖上沾了泥,脏的几乎看不出原本的亮银色泽。
叶修还在向前走,转过庭中一架花石纲沿着台阶上了回廊,又顺着走廊左转右转一直转出月洞门,衣角一闪之后,人就再也看不见了。
陶轩却还在望着。
嘴里又问着话。
“刘皓,叫你送去的茶送了?”
背后阴影里站着的那人立刻弓着身上了前,他恭恭敬敬。
陶轩却没在听他说什么,只是继续看着那扇门,那个院子,那座假山,那条路。
就好像那个人还在那里走着似的。
仿佛永远都不会离开。


张新杰在城墙上,他在做日常巡视。
关城守军三年一换,上一期是叶修代领的嘉世,这一期是他们霸图。
隔壁两道关卡也刚换了守军,一边是轮回,另一边是百花。
关内鱼米之乡,就靠这三关镇守庇护,方能不受关外人的马蹄践踏。
京城离守关太近,关内又是一马平川,三关一失便再无险可守,大好河山只能任人长驱直入,策马中原。
守关,自古便是要事。
所以张新杰巡视之时从不松懈。
检查了所有当值士兵均是在岗警惕又确认了一应器械完好正常,他终于放下心来,返回大帐之中。
韩文清不在。
知道他是去校场查看士兵训练进度,张新杰铺纸磨墨,提起笔来。
他要给后方的肖时钦写信,通报军情。


肖时钦刚从军械厂里回来,连身上木屑刨花都来不及拍去。
新研究的机械傀儡果然好用,搬动滚石擂木轻巧方便,只是还有几个关键地方尚有问题,若是能突破问题正式应用起来,到时候给前线多配几台,必是能派上大用场的。
这么想着,他一路急匆匆穿堂过户到了书房,又一路走到最后面的几排,拍着脑袋转了几圈之后猛虎下山般扑到一趟书架之前,对着字迹模糊的标签一架架一排排的点了过去,最后终于是找到了所需要的那几卷文书,便抽下来抱到桌前,顺手一撂。
却忘了这都是多年未有人翻阅过的书籍,沉淀在书架深处早厚厚积了一层灰,这么一摔灰尘荡漾起来,立马扑了一脸。
然而完全顾不上擦。
只一面咳嗽着一面翻阅着文书里记录的东西,看着看着,眉头就皱紧了。


拢好了斗篷上的兜帽之后,苏沐橙从马车上下来。
如数给了车钱又多给了几个大钱算是打赏,她谢绝了马车夫要帮她将行李扛进客栈里面的殷勤,自己提起了脚边的大包。
包裹满满当当,显然是无比沉重的,但她提着却是全然不显吃力的样子。
她面前是一扇对开木门,门上一对铜环已经被雨水锈蚀的有些发绿,而她握住铜环,不轻不重叩了三下。
门开,苏沐橙提起行李走了进去。
——在这木门儿所属的那个院子临街的四层楼楼门上,端端正正挂着一块牌匾。
乌木金漆,只是年岁久了,匾上的漆也蜕了大半,露出下面斑驳木纹,自有种岁月的味道。
那牌子上写的东西简简单单,只有三个字,风雨楼。
风城烟雨的风雨,沐雨橙风的风雨。
拳皇韩文清某次和斗神叶秋拼酒的时候喝多了,拿手指头刻的。


高英杰已经哭的两眼通红,王杰希却依然面色平静。
他身后是无数微草弟子,面前则站着一个少年,看相貌也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虽然低着头,腰板却还是笔直的。
又看了那孩子一阵,王杰希终于闭上眼睛,背过身去。
“不管你有什么原因,私自挑战虚空掌门李轩这事儿,终究还是犯了门规大忌。”
“我知道你与英杰交好,他有来向我为你求情,说你素来谨慎妥当——我也知你确实是个谨小慎微的性子。”
“只是这番大错酿下,乔一帆,便是有再多理由,我微草门下,也容不得你了。”
这话一说,高英杰身体顿时就是一个摇晃,而乔一帆面色愈加苍白,更是死死咬紧了嘴唇。
他就那么攥着拳顶着人群或嘲讽或怜悯或好奇或不屑的眼光站在那里,好一会儿之后跪下来,对着微草山门,和站在门下的王杰希端端正正磕了四个头。
正当那些弟子以为他要开口求怜或是怎样的时候,却见这少年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来,转头就走。
高英杰终于哭出声来。


黄少天在擦剑喻文州在练字张佳乐在打坐楚云秀在调弦,李迅养了只八哥儿正在教说话邹远对着书本苦思冥想吴羽策瞪着李轩一言不发满脸都是失望之色江波涛满头是汗背后周泽楷一脸无辜,林敬言在校场同方锐练习,全没注意到路过的赵禹哲脸上神色。
孙翔提剑,站在越云山门之下。
他背后有人哀求有人呵斥有人长号有人怒骂,而他丝毫不为所动。
只是迈步,向前,把所有声音抛在身后,把越云也一同抛在身后。
没有停顿,没有驻足,甚至,连回头也没有。
他有一场挑战,就在今天。
而对手,是斗神叶秋。


 

评论(8)
热度(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