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link

起个头,为了防止坑在硬盘里所以扔出来断个后路。
初次更新字数不多,可以等多了以后再跳。
如果你们觉得眼熟那就对了,ABO楼里我贴过……我也不记得究竟贴过多少了ORZ
本来是想用来钓某匿名的更新的,结果人家吃了肉把钩给我吐出来了……果然是#你永远无法叫醒装睡的人#呢,哭
标题问题再重复一次,ABO体系,韩文清Alpha,叶修Alpha,不适者慎入。
螃蟹和尘尘哟这玩意儿我终于开始填了你俩可以瞑目了……(闭嘴
凉子太太你看我这不知道跟谁学的习惯绝对不是只拿来对付你一个的哟www(闭嘴
也许是买凶杀梗?
想不出标题就这样吧。

好像没有更多需要说的了。

……以上。

 

叶修叼着烟走进宾馆的时候,并没有人格外的注意过他。
有人从他身边走过去,成群结队的,穿着霸图的队服或者在脸上涂抹着霸图的队徽,不然就是印有大漠孤烟和其他霸图角色的白T恤,他们挥舞着韩文清和霸图的海报高谈阔论着,拍打着彼此的肩膀和胸口,像是一场狂欢。
他默不作声的给那些并不认识他的欢庆着的人们让出道路,又继续这样默默的穿过宾馆大堂,路过前台的时候看到服务生把平板电脑藏在桌子下面,屏幕上显示着的是荣耀的官网论坛,窗帘已经换成了刚刚才结束的那场比赛里面某一幕的截图。
刚刚才结束的那场总决赛里,一叶之秋,倒在季冷的舍命一击之下的定格截图。
转开眼睛,叶修不看那个激动的信息素洋溢的半个大厅都闻得到的小女孩,他走向大堂后面的走廊,再拐向电梯方向。
这层楼里大半的房间都开着门,有些人已经从赛场回来了,激烈的讨论着那场比赛,也有些房间里没有人,不知道是不是住客出去庆祝,尚未归来。
叶修什么都没说。
只是按下向上的电梯按钮,然后叼着烟倚着楼梯间的门框,他静静等着它下来。
身边陆续有了人,和他一起等待着电梯,又兴奋的讨论着刚刚的比赛,讨论着霸图的胜利和嘉世的失败,讨论着叶秋与一叶之秋的倒下与死亡,讨论着霸图在连续三年输给嘉世之后的风光复仇。
是有人在可惜着叶秋最后不是死在他们队长手里,但是他们并不是特别在乎那一点。
是,叶秋没有死在他们队长手下确实让这一场胜利显得不是那么完美,可是毕竟最后是他们赢了,不是吗?
所以即使不那么完美,也无所谓。
他们并不知道,那场比赛里的另外一个当事人,此时此刻,就在他们身边。
只是继续兴奋的谈论着,跟认识的或者其他不认识的人,无所谓对方是不是熟识,在这一刻,只要是霸图粉,就可以一起来享受这场狂欢。
也有人试图将叶修拖入他们的讨论,只是看着这人沉默不语的模样也没了兴致,就转过头去找上另外一个,继续聊的口沫横飞。
叶修向后一步。
电梯还是没有来,他决定走楼梯。
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这个举动,他们的心神还在刚刚的那场比赛里,各式各样的信息素发散出来,把不大的空间充斥的满满当当,Alpha的和Beta的,以及某些虽然掩饰得很好,却还是可以被他闻出来的Omega的,混成一团,吵的他有些头疼。
他关上楼梯间的门。
那些嘈杂与气味被这个动作隔绝在外面了,楼梯灯则因为关门的声音亮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还是种晦涩的暗黄光芒,几秒钟之后就亮了起来,转成一种白色,亮的有些刺眼,把往上的路照的通明,更映的四周一切的颜色都有些失真。
叶修捏了捏口袋里的房卡。
那是韩文清给他的。
那张卡他三天前就拿到了,一直到比赛开始的时候他也没有想好究竟要不要答应这个邀请,不过比赛结束了之后他却突然下定了决心。
偷偷从嘉世的队伍里出来,他来到韩文清订好的旅馆。
沿着楼梯慢慢的,一步步地往上走着,叶修感受着那些声控灯随着他的脚步声一盏盏亮起,又随着他脚步声的远去一盏盏的熄灭,那些照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的灯光为他照耀着,他低着头看着脚下,做了防滑处理的大理石台阶与转角处的地毯交错出现,他数着它们出现的次数。
嘴边衔着的香烟烟火一明一灭,最后叶修取下它,掐灭在某个垃圾桶上的烟灰盘里。
抬起头,嘉世的队长看了眼楼梯口的安全标示。
那里有个楼层标记,暗绿色的,幽幽的荧光。
他到了。
定了定神,叶修推开了楼梯间的门,重新回到宾馆的走廊里。
他把最后一盏声控灯的摇曳关在门后。
从电梯间里走出去的时候有两个保安礼貌而冷漠的阻止了他的拐入,他们问他来这一层有什么事情没有,叶修便拿出那张房卡递给他,他说他是这层住客。
狐疑的打量了他半天又接过那张卡去看了半天,更拿起对讲机和前台沟通交流了一下,那两位保安最终还是点头放行,又一路注目着他的背后,他们看着叶修在楼道里足以将脚背陷下去的红地毯上摇晃行去,最终拐过一个弯,走到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他们知道那个弯拐过去之后,就是霸图选手们的住宿区。
叶修也知道。
拐过弯之后沿着走廊直走,最大也是位置最好的那一间,就是霸图队长韩文清的房间。
在门口又停顿了一阵,叶修做了个深呼吸,他把在掌心里攥的几乎要出了手汗的房卡拿起来,在门把上轻轻一刷。
那扇门应手而开。
进屋,关门,挂上门锁的时候叶修听到有水声从浴室里传出来,地上扔着几件霸图的队服,上面满是酒气。
纵使叶修酒量不好却依然嗅的出是顶级香槟的味道。
胜利的味道。
他看到房间里的桌子上端端正正摆着冠军奖杯和奖状以及MVP证书,这三样旁边放着的账号卡跟他的一叶之秋一样是银白色的首版卡,叶修知道,那是大漠孤烟。
他本是想将用脚那几件衣服拨到一边,最后却还是弯下腰去将那几件衣服一一捡起,扔进洗衣篮里。
脱了外套挂到门后,叶修又看了下浴室,最后默默的坐到了床边。
床铺很软,躺下去的话估计能让整个人都陷进去,坐在上面都让身体有些歪斜,但是叶修并没有躺进去。
他只是那么默默的坐在床边,肩背微微佝偻。
把手放在膝盖上,叶修低下头,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手掌。
很薄,很白皙,保养得很好。
曾经带着嘉世拿过三个冠军的一双手,只是今晚,他没能抓住某些东西。
一根根的屈起手指,叶修慢慢握紧了拳头。
对面的桌子上摆着奖杯奖状和证书,而他的掌心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那一瞬叶修有些想要离开这个房间,他想他该回嘉世去,在那里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不该来这里,他不该坐在这里,等着宿敌战队的队长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更何况他是个Alpha,他也是个Alpha,他们两个都是Alpha。
哪怕那个人是他在联盟开始之前就一直交往的恋人。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知道的人都不看好他们两个的这段感情,毕竟他们两个都是Alpha,而两个Alpha之间……又能有什么呢。
何况他们两个都是这个联盟里最顶尖的大神,锋刃相向的两把刀,一不小心就会遍体鳞伤。
他们都说Omega才是最好也最合适的归宿,不行的话Beta也可以,毕竟他是叶秋。
他是嘉王朝的缔造者,是一叶之秋的主人,是斗神,是在联盟最高峰上俯瞰一切的叶秋。
他可以得到一切最好的。
只要他想。
但是他现在坐在这里。
他听到浴室里的水声停下来了,有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响起,然后是些整理归类的声音,再然后他听到了浴室的门打开的声音。
擦着头发赤裸着身体走出来的韩文清看到他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他想那个人应该没想过自己会在今天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的可能性,事实上……他自己也没想过。
却抬起头来对着韩文清笑了一下,又站起身。
“我去洗个澡。”
叶修说。
经过韩文清身边的时候,他被那人一下拉住了手臂。

 

 

TBC

评论(5)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