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围裙 (一发完结)

 @-雪都- 


小黑的图!好粗!果体围裙!美味!手痒写段子!段子不好粗!放过我的脸!



围裙


韩文清起床的时候,身边的叶修已经不见了。

被窝里犹有残留的温度,鼻尖处隐约闻到依稀的香气,耳朵里也能听见点不大不小的动静。

比如菜刀碰撞砧板的笃笃脆响,锅铲和锅底磕打时的金属声,花生油在锅里加热到了一定程度忽然遇到了某种液体的滋啦一声,诸如此类。

这环境让他突然很想赖床。

滚到了叶修那一边有些孩子气地在床单上又蹭了蹭,韩文清搂着枕头打了个哈欠,终于爬起床来。

把床边零落一地的衣服捡起来扔进洗衣机,霸图队长收拾了一下床边的某些少儿不宜的垃圾,打开衣柜随便捡了身衣服,他走进浴室。

晨澡洗完之后房间里的香气更加浓郁了几分,叮的一声轻响是微波炉到了时间,也不知道叶修究竟在做什么。

路过客厅的时候韩文清随手抽下沙发上挂着的围裙系在了身上,围裙还是昨天一群人跑来恭贺他跟叶修乔迁之喜——是的他俩同居了,昨天刚搬进新房来今天是第一次共度早餐——的时候苏沐橙送的,颜色是很朴素的白色,就是两条围裙腹部都有一个偌大的粉红色桃心,那姑娘送来的时候挤眉弄眼笑了好一阵。

现在只有一条,另一条想也知道在哪里——

就是,韩队长没有想到,叶修居然是以这个方式,把它穿在了身上。

他确实在厨房看到了叶修,但是看到的是一个完全赤裸的背影,只有脖子上系了一条带子勉强把围裙挂在了身上;而他全身上下除了这条连身围裙跟脚上的拖鞋之外就再无任何遮蔽物,大腿内侧甚至能看到青紫的指痕斑驳,就更别提肩胛处依稀未退的唇印和齿痕。

现在他是背对着他没有转过身来,若是转过来了,想来正面应该更精彩。

胡桃木的餐桌上倒是已经摆好了早餐,黑陶的平底盘里摆放着心形的溏心煎蛋;加了葡萄干和核桃碎的全麦面包切成片摆在藤编的小篮子里里,烘烤的恰到好处,韩文清的那一份上还用蓝莓酱调皮的画了一个桃心;青花瓷的荷叶碗各种可以生吃的时蔬按长短码的整整齐齐,边上的骨瓷碟里几种蘸酱都调好了;银色的三脚架上分层摞着各种小咸菜,譬如豆腐乳,譬如乌江榨菜,譬如老干妈,譬如白醋香油盐巴拌的萝卜丝,边上还趁着一根湛青碧绿的香菜配色。

桌子中间则是一大盘炸馒头干,一种是裹了鸡蛋炸出来的,金黄的蛋皮柔软娇嫩,还有一种直接进过油炸,吃在口中焦酥香脆,配着豆腐乳绝对是种享受。

叶修本人早就把牛奶从微波炉里取了出来放到了桌上,玻璃杯里还有新鲜的橙子,橘黄的颜色就像今日的晨光;而他本人此时正抱着一个玻璃碗专心致志地搅拌着水果沙拉,连韩文清走到了身后都没有注意到。

还是同居人拉起了他的围裙带子之后才反应过来。

“你带子都没系。”

“哦?谢了。”

这么说着,任着蝴蝶结尾端的带子垂进股沟的叶修抱着碗转了个身,身体稍微一斜就坐到了流理台上。

他依然抱着那个碗,透明中微微带着一点绿色的磨砂玻璃配着碗里切成块的草莓香蕉西瓜菠萝猕猴桃圣女果,加上淡黄色的沙拉酱,看上去就很有食欲的样子。

而叶修整个人都坐在流理台上,一双长腿自然分开,小腿顺着台子的边缘垂下来,好看的一双脚就蹬在天蓝色的柜面上。他身上只有一件围裙,下摆垂下来盖住重点部位,从两侧伸出的腿却全数暴露在了韩文清眼里。

又见那家伙又搅了一阵沙拉之后终于抬起头来,丢了一颗圣女果到嘴里,他咬着那一粒鲜红色言笑晏晏:“喂,要吃吗?”


然后他们——


FIN


评论(51)
热度(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