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花吐症梗】暗恋 一发完结

最近一直关注着的画手太太画了一张好萌的花吐症的图!然后她说想看暗恋梗……我就试着写写看_(:з」∠)_

好久不写文了手生莫怪,写成这样我也没脸圈人了……|ω0`)


片段式灭文法,故事跳跃逻辑混乱,文笔掉线题目简单粗暴,明明是挺文艺的一个虐梗却让我写成了一个标准的逗比故事,而且暗恋没写出来韩叶好像……也不太足……总之慎入。

哦对了,有一段话的双花,还有一点点杜明对小唐的单箭头。

以及……如果你们觉得结尾太仓促了……是的。平时我都十点睡觉,而且我周六要上班【看了眼屏幕右下角的表,从昨天写到今天我也是……ry


……所以说我到底写它做什么的啊TUT


暗恋。


01


陈果来到训练室的时候,叶修正拿着苏沐橙的手机拍照。

拍的是一朵花,细细长长的白色管状花朵顶上分出淡红的五瓣,被花管包裹着的白色雄蕊簇拥着翠绿的雌蕊,看起来有些精致。

拍完之后上传发微博at博物杂志,叶修说,这是今早上起来的时候在枕头边上发现的,请问是什么花。

说完之后关机开电脑,叶队长带头做起了今天的训练,那朵花被放在桌子上,不多久就不见了,也许是被风吹走了。


02


接下来的三天里叶修看起来一切正常,只是偶尔他走在路上、或者做什么比较大的动作的时候会从口袋里或者领子里掉出来一两朵小花,跟那天他拍照发微博圈博物杂志的那朵一模一样。

看得多了陈果也想起来了他那天的那个微博,拍拍自家队长,老板娘发话,她说你那个真相出来了没?

叶修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

最后是苏沐橙提醒了之后才想起来自己在围脖上圈了一位百科全书,挠挠脑袋,他说那位一直都很忙啊,估计没这么快出结果吧。

而兴欣的围观群众早就开启了八卦模式,听到他这么说有志一同的开始起哄架秧子,某位眼神真诚的同志更是表示队长大大你不要妄自菲薄,就算博物君没翻你牌子,你那些粉丝也会帮你解惑答疑的,所以你就别害羞啦,大胆地上吧!我们都看好你哟!

沉默了两秒钟,叶修叹着气打开了围脖。


03


“叶修你给我戒烟!你都发展到开始抽烟草花的程度了!你赶紧给我戒烟!!!麻利儿的!!!!!!!”


04


“我真不至于抽烟草花,你信我。”

“嗯,我知道。”

“我也真不知道那是烟草花,我要是知道了我不可能发围脖,真的。”

“是啊,老夫想得到。”

“而且我都不知道那花哪儿来的,我一起床它就在枕头边上了……喂,不是你陷害我吧?”

“切,我没那么闲。”

“所以老板娘给我禁烟的做法是不对的。”

“你到底想说啥?”

“……看在党国的份儿上,老魏,你就支援兄弟一根吧。”

“……啧,看你这可怜劲儿的,行了,拿——”


门开了。


05


魏琛被和叶修一起地,被强迫戒烟了。


06


关于这场池鱼之灾,魏琛是如何痛心疾首痛哭流涕(并没有)地哀嚎悲恸自己真是日了狗了居然会去帮叶修简直瞎了眼之类的,我们就不提了。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陈果这次是铁了心地要给他俩禁烟,对于魏琛地软磨硬泡死缠烂打她直接法律以对——对,就是那条今年刚颁布的禁烟令,你们知道的那一条。

这帽子往上一扣老魏顿时无言以对,想了想,老货讷讷:“我在自己房间抽,这又不是公共场合……”

老板娘面如寒霜:“那房子是我买的。”


07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又过了两天之后。

那天难得叶修没熬夜,起床之后没在枕头边上发现了花,兴欣休息不练习也没有比赛,老板娘决定,大家一起出去吃顿饭,放松一下,消遣一下。

这顿饭前面还吃得挺正常,直到服务员端上来了一盆全羊汤。

汤端上来的时候还好,但是服务员同志打开了一瓶胡椒面,一边搅着汤一边往里抖,然后,叶修开始,打喷嚏。

他打喷嚏的时候倒是捂住了嘴,但是围观群众还是看到了有无数的花朵,就是那种管状的,后面是白色前面带着五个淡红色的花瓣的,白色雄蕊簇拥着绿色雌蕊的花朵,伴随着他的喷嚏汹涌澎湃滔滔不绝地从叶修嘴里喷吐了出来,落在桌子上,又被他打喷嚏时发出的气流吹起来,在桌子上方的空间里飘飘扬扬地飞舞着,再慢悠悠地落下来,在桌面上均匀地铺开。

兴欣战队的小伙伴们,全部都惊呆了。


08


兴欣战队在训练室里召开了紧急会议。

会议的内容是关于他们的队长为什么会突然间就点亮了某个奇异的技能树的,这个技能树会不会带来什么可怕的后果有没有什么大的影响,方方面面,他们都得仔细讨论。

当然某位一直都为自家不省心的队员们操碎了心的老板娘同志,她操心的内容还有另一项。

“我说,为什么你会吐烟草花啊?这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啊?”

眼神真诚同志和池鱼之殃同志默默表示,这哪里不对了……这分明对得不能再对了好吗……

当然这个问题叶修是解答不出来的,他现在甚至都不敢张嘴了,因为一张嘴……就会从嘴里往外掉花。

也许是因为“被人发现了”的自暴自弃,总之之前的好几天里那些花都是安安静静地隐藏着,只有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才偷偷地冒出来那么一两朵,现在却完全不管外界反应了,只要叶修敢张嘴,它们就敢冒。

这么个情况陈果又不敢随便把他送到医院去——万一被大夫拿去切片了她可怎么办哟——就只好自己闹心,同时又担心起了另一个问题。

“我们这周还有比赛吧?你怎么办?”

叶修打了个小喷嚏,把一朵花从嘴唇上摘下来,他吸了吸鼻子:“我可以……带个口罩假装感冒。”


09


那场比赛里,叶修不上场的时候,他全程端着平板跟人手谈。

然后比赛结束后一进兴欣的大巴车叶修队长立刻摘下了口罩张开了嘴,满满一嘴的烟草花被他吐到了膝盖上,又顺着膝盖散了一地。

捶着胸口喘了两口气,叶修一边吐花一边咳嗽:“憋死我了……”

乔一帆赶紧递水,陈果就接过他的平板拿去充电,而方锐看他看了半天,最终还是没忍住的打开了手机,拉出QQ,他寻找起林敬言的头像。

然而在点开跟林敬言的对话窗口之前,把所有联盟选手都按出道赛季分类的方锐大大,他先看到了某个同属第二赛季的选手的签名。

方锐大大再次被惊呆了,他觉得,这个恐怕……不是他想多?


10


张佳乐:#我的队长突然间就学会了口吐莲花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11


小心翼翼地刺探了一下军情之后,方锐大大确定,韩文清感染上了和叶修一样的病症。

韩文清,男,现年二十九岁,未婚。

自某天醒来起,突然就点亮了说话时会不定时不定量的从嘴里往外掉莲花……瓣的技能,原因不明,至今未愈。

一时间都不知道要不要夸一下这个病真智能啊居然是莲花瓣而不是整朵莲花,方锐大大对着张佳乐和林敬言几乎是同时发来的那一句“你说他们两个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事情没让我们知道”陷入了沉思。

然而下一刻,他看到苏妹子举起的平板电脑的时候,他觉得,不光是他,连霸图的那两个,都一起想多了。


12


苏沐橙的平板电脑上显示着一段话,是一种病的介绍,传染病。

花吐症,主要在亚洲传播,是说话时会吐出花瓣的一种症状,如果长期不进行治疗将会面临死亡,可惜的是该症状无药可解,治疗方法为和喜欢的人一吻,且吐出的花瓣触碰者会传染。

想了想兴欣的同学们或多或少都碰触过叶修吐出来的花朵然而至今未见有人感染,方锐大大果断的把这一条划掉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暗恋什么的,太可怕了好吗?不管是叶修还是韩文清!


13


虽然这么想,但是方锐还是把这段话发到了他跟那两位二期生的讨论组里。

再然后张佳乐用乱码百花缭乱般的刷了屏,林敬言没刷屏,他直接给方锐打来了电话。

电话里跟方锐反复确定了方锐并没有在开玩笑之后林敬言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一直到方锐从担惊受怕变成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电话坏了,他才开口,声音飘渺如断线。

“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他们两个……”

咣当一声,方锐失手把手机砸在了地板上。


14


先让方锐大大抱着他碎了屏的手机再哭上一会儿,真正让兴欣的人相信叶修确实是感染了……那个看起来跟开玩笑一样的花吐症的,是霸图的某位队员,他被传染了。

传染他的人不是叶修,是韩文清。

是的,知道了韩文清可能是得了花吐症之后,张佳乐同学完全没忍住的去捞了一把韩文清口吐出的莲花还发表了一系列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奇怪的病啊暗恋了就会被感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才不信呢,然后还不等林敬言心累地表示你这不是公开告诉了所有人你在暗恋着某个人吗还能不能好了,张佳乐已经打了个嗝。

对着地上的两瓣山茶,林敬言和他的小伙伴们,也一起惊呆了。


15


张佳乐的花吐症,没多久就解决了。

因为第二周的比赛轮到霸图和某位帝都的土豪队,打完比赛之后双方交流的时候土豪队里比赛经验最丰富的那位听说了张佳乐的情况之后他拖着张佳乐出去了五分钟。

回来的时候,张佳乐同学已经不吐花了。

不过他嘴唇肿了。

事后从林敬言那里听说了转播的方锐表示卧槽狗眼略瞎,林敬言就表示,好累,再也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


16


但是等这几位把张佳乐的问题解决了之后,他们还是把更关键的那个问题笑了起来。

现在,那俩确实可以确定,他俩是得了花吐症了。

……那他俩……究竟……暗恋谁……啊?

面对韩文清那张脸,霸图的各位的确是没胆子问出来这句话的,就算是张佳乐同学一向长于作死,这话他确实也问不出来,但是他问不出来归问不出来,兴欣的人对上叶修倒是一点都不惧。

叫上老板娘,训练室里再次展开了三堂会审。

而叶修翻翻眼睛,他拉出QQ,呼叫江波涛。


17


——你知道花吐症吗?

——不知道,那是什么?叶神怎么突然想起来说这个了?

——给你点时间,去百度一下吧。

【数分钟之后】

——………………叶神怎么……突然想起来……说这个了?

——我被感染了花吐症。你把杜明看好了。


18


“为什么说的跟我彻底没戏了一样!!!”

“……你居然还觉得……你能有戏?”


19


别人叶修都可以不理,但是对于苏沐橙,叶修还是得老实交代的。

当然他不至于告诉自己这妹妹自己究竟暗恋了谁——这个事儿吧,让她知道了也无济于事,而且还会添不少麻烦,他只是跟苏沐橙下了个保证,说等比赛打完了,到了夏休期,他一定会把事情做个了断。

不管那个人喜欢不喜欢他,他都会尽力一试,什么都不做不是他风格,不过事有轻重缓急,当下之事,比赛第一。

这么说着,叶修看了一眼QQ,某个人在线。

而他喘口气,把两朵花吐进陈果特意给他找的盒子。

又看看QQ,某个人在线,某个……和他一样,最近饱受某些东西困扰的人。

他还记得那人跟他说过一句话,他说,我等你回来。

咳嗽了一声吐掉两瓣花,叶修还是拉开了跟韩文清的对话窗口。

“说起来,老韩你对花粉不过敏吧?”

韩文清回的很快:“你就想跟我说这个?”

叶修沉默。

他不知道该不该跟那家伙把事情挑开,纵使叶修在战场上一向无所畏惧,这种时候,还是感到了胆怯。

倒是那一位没等他回答就又发来一句话,这句话让叶修很是沉默,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韩文清说,半个月后,霸图全明星,等着你。


20


关于再一次的一夜战七人什么的,叶修大大表示,往事不堪提,让它随风去。

至于第三天的五分钟团队赛不带牧师玩儿,记者团们表示,叶修大大果然是永远的记者杀手,不管过去还是现在……希望不要包括将来。

而比赛结束之后霸图当然给安排了节目,比如说,K歌房里的,国王游戏什么……的。

云秀女王陛下头戴王冠,她说红桃A跟黑桃A,舌吻一分钟,来吧。

围观群众自然集体起哄说这样不好吧还有女孩子呢我们倒是不介意啊但是……

但是什么,没说出来。

因为韩文清把黑桃A扔到了桌子正中间,而叶修叹口气,他翻过自己的牌来,牌面中间一颗红桃A烁烁生辉。


21


在围观群众的各种怪叫伴奏中,叶修跨坐到了韩文清的大腿上,他捧住韩文清的脑袋,想凑上去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下,最后干咳,顺便喷出两朵花:“我说……老韩你能不能闭上眼?我压力有点大——”

韩文清干脆利落的吐掉了莲花瓣:“闭嘴。”

话音未落,他已经按住叶修的后脑勺,把人拉了下来。


一分钟之后,叶修表情怪异的离开了韩文清的嘴唇,他张开嘴,伸进手去很艰难的掏了半天,最终掏出来一朵百合。掏出来的时候,脸色已经憋得有点发青了。

韩文清同样在伸手掏东西,他几乎是和叶修同时从嘴里头……拽出来了一朵大花,也是百合。

他俩什么都没说,然而围观群众已经全傻了。


22


是的,谢谢大家,他们从此相爱了。


END


写完了!!!

……我去睡觉,七个小时之后我还要上班……

要揍请轻揍,打人不要打脸!!!【迅速跑走


……嗯,据说花吐病痊愈的时候会吐一朵百合……十一区那边也讲究百年好合咩?茫然脸

评论(41)
热度(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