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倾城番外算账 一发完结,老韩生日快乐!

算账.avi,队长生日快乐~

……求不要又被吞……(。
 

本篇将收录于倾城别册《暗香》中,另外例行广告: 
殊途同归二刷定金链接: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4256730640
倾城天窗链接: http://doujin.bgm.tv/subject/41453
本宣地址: http://1890zzsn.lofter.com/post/25dcaa_65d4e7d
请,自由的……(。 

 
 
 

 

 
 
 

算账。

 
 
 

 

 
 
 

叶修做了个深呼吸之后才轻轻敲响了门。 
几分钟之后房门打开,韩文清抱着胳膊站在门口看着他,而叶修左右看了看,他迅速溜进了屋里。 
那动作看的韩文清嗤的笑了一声,而叶修正在插门,听见他这么笑就瞪大了眼睛瞧着他,手指头按在嘴唇上,他说“嘘”。 
韩文清顿时又想笑,却还是看着叶修轻手轻脚把房门插好——他把人拦在门口不让他往里摸。要进,也得等着先把话问明白了再说:“你弟弟呢?” 
叶修鼓了鼓腮帮,他推开韩文清按在自己脑袋边上的门板上的手臂:“睡着了。” 
那位却还是不让他往里走。 
又拦了他一下,霸图拳皇笑的越发暧昧:“你不怕他起来找不着你了要闹?” 
这次斗神终于打消了往里走的念头,他抬起头来看那冤家,更愤愤的磨着牙,叶修压低了嗓子吼:“是谁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要跟我算账的!” 
韩文清大笑起来。 
他来了关城已经有个三四天,来这里则是因为前阵子宋奇英他们几个小子出关试练的时候搞回来了点好东西,又太珍贵怕别人弄丢了,他就亲自送过来,同时也替林敬言办个手续。 
——顺便再看看叶修究竟从家里回来了没。 
来了之后除了叶修还看到一个叶秋,说是跟着他一起过来,先来跟楼家唐家谈一谈,过几天再去云端部看看具体情况,好确定一下叶家粮行的生意该怎么操办。 
韩文清没把这个当回事儿,但是叶秋看到他时却是一脸见了鬼般的瞪大了眼睛,问清楚韩文清他的令尊*姓甚名谁的时候更是 满脸绝望。他一句话都没说,可那表情却格外的不可言说。 
韩文清还是没当回事儿,叶修就忍不住要问问他弟弟究竟是发的什么病,叶秋就只是拿袖子捂着脸呜咽了几声,他半个字儿都没告诉他哥。 
所以叶修也没继续问下去。 
不过打那之后叶秋把叶修看的更严了倒是真的,晚上兄弟两个又是同室而居,就让这边的两个冤家一直都没找到私会机会。 
也就是今天叶秋白天跑了一天晚上还被黄少天扯住了说要报当初他不打招呼就绑走了叶修害他被苏沐橙各种收拾的仇灌了两杯酒睡得早,叶修这才找到机会,溜进就在隔壁的,韩文清的卧房。 
……结果还被人堵在了门口,死活不让进。 
不过在他对上接头暗号之后韩文清终于是不再继续把他按在门板上,松了口气,叶修重新又检查了一下房门,确定真闩好了之后走到窗边把窗帘细细拉严,回过头来正看到韩文清从包裹里摸出来一个白瓷盒子,那款式一看就知道是霸图副掌门出品。
毕竟微草王杰希的膏药盒子上一般会撇两笔水墨兰草,方士谦则是会刻意烧一些好看精致的药草图案上去,百花军中的伤药外包装上大多有花,蓝雨的盒子上则是青锋龙泉,长短不一。
也就是张新杰才会用这种一点装饰都没有的玩意儿盛他的药膏药片药丸子,好认的一塌糊涂。
——只是看在叶修眼里,却比什么都可怕。
耳中听到的也是老冤家简明扼要的指示:“脱。” 


……下接不老歌。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zzsn1890&tid=3040364#Content

撸否都饥渴的端锅而走了我看你们谁还不承认这是肉!(愤怒的重新爬进了被窝

……这次应该是真搞定了……



喘息声摩擦声各种各样的其他声音全部终止了的时候,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
然后韩文清爬起身来随便找了点东西简单擦了擦,他套上裤子披了衣服,拿起门后的脸盆下楼去打了一盆水。
回来的路上没忘了在隔壁房间门口多停留一阵儿听听里面动静,听到里面连绵不绝的呼噜声的时候才放下心来,他端着水盆回到屋里,再轻手轻脚把门重新插好。
叶修已经拖着酸软的腰换好了床单被罩,现在就把那些脏了的织物堆在地上自己又坐在里面,他张着腿一点点往外掏体内的东西,白色的液体顺着手指从红肿的穴口里流淌出来,大腿和身下的织物都被打湿。
往下又压了压心头的躁动,韩文清放好水盆投了投毛巾拧过,他走到叶修面前单膝跪下:“我来?”
那人便抬头看了他笑笑,又毫不犹豫的翻了个身摆成个趴跪的姿势,他翘起臀部再将腰压低,双腿张开。
韩文清扶住他的腰。
帮他稳住身体,先用热毛巾将叶修下腹和臀部都擦干净,抹过他大腿内侧和会阴再将毛巾投入水里浸着,韩文清小心翼翼将手指重新探入叶修体内,他由表及里将那些液体一点点的全数勾出来,耐心而细致。
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又触及到了一些什么,只是两个人都控制住了,没放纵它们发展。
最里面一点东西也被掏干净之后他重新拧了毛巾替叶修将身体重新擦过又帮人把衣服套上,然后抱了人放到床上去再扯过被子来替他盖好,韩文清将地上脏了的床单被罩团成一团塞到床脚后面,他脱了衣服开始打理自己。
擦洗好了之后穿上裤子,刚要穿上衣又见床上那家伙从被子里钻出来个上半身来冲着自己招手,另一只手里攥着的还是那只伤药盒子。
“怎么?”
他走过去问,而叶修抓着他手臂把他拉的坐在床边,又将人推的背对着自己,他拧开药盒挑起一点药膏。
却是方才两个人这样那样的时候叶修吃不住又不敢叫出声来,所以现在,霸图掌门人的肩头背后那叫一个花团锦簇,牙印指痕密密麻麻,琳琅满目。
而叶修也懒得管这药膏究竟对症不对症,只拽过韩文清来细细给他一道道涂过去,全涂好了之后他把盒子随手一扔人往后一倒,下一刻两只眼睛里立刻水汪汪的一片,是他那腰实在吃不住这么大的动作。
那边却是韩文清刚把亵衣重新穿好,看到他这动作嗤声一笑,他上了床掀开被子钻进被窝,手掌按上叶修腰间,刚一用力下面那个人就咬着枕头喘了起来,他皱着眉忍耐着,一直到那些酸麻渐渐消下去了才重新舒展开身体。
那个人的手却没离开,而是顺着他的背一直往上,最后隔着衣服停在他后心处,下面便是当处孙翔贯穿过的地方。
“……老韩,都过去了。”没回头,叶修背对着他说。
韩文清没做声。
只是回过身去吹熄床头蜡烛,房间里顿时黑暗下来,伸手不见五指。
之后床板一阵颤动是韩文清重新躺好,又掖了掖被角,他从背后把叶修搂进怀里,一个亲吻落在后颈。
声音如这个吻一样的轻。
“你我都是军人,战死沙场乃是天经地义——”
说到这儿顿了顿,他将人往怀里又紧了紧,再将手掌翻过去和那人搭上自己手背的手掌十指相扣,声音里犹带三分笑意。
“你若马革裹尸我自是早有觉悟,可是叶修,若是你笨到死在自己人手里被背后捅来的刀子要了性命,那你就小心我……掘坟鞭尸。 ”

 

END

八千。队长生日快乐!!!
 

*他的令尊这个说法是正确的,详情见: http://weibo.com/1198716990/ykuZmmANq?type=comment#_rnd1427720700015

评论(32)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