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ABO】LACK II 依然一发完结木有后续(。

依然abo,依然韩a叶o,我本来是想写韩叶调情,写完之后我觉得,大概我对调情这个词的理解,出现了一些错误……吧。
逗比,ooc,文字游戏,有一些关于abo的二设,跟I没有任何关系。
至于更多的……嗯,亲友表示她吃够了肉味的胡萝卜了,我思考了一下,那就……来一锅肉味的土豆?
嗯,有看过lxxk系列其他篇章的,我想应该……已经很习惯了,吧233333





LACK II



韩文清捏着叉子坐在食堂里,面前放了两盒泡面,三根真空包装的便携鸡腿,一袋猪蹄,四只卤蛋。
他饿,从早上起来就饿。
不过那时候他以为这是早起之后例行的正常生理现象,又加上今天霸图有任务他要带队,所以在吃光了三大碗酸菜面一碗酸汤饺子两笼灌汤包之后他打着饱嗝收拾好了设备领着队员们踏上了征程,而这个饭量,就让张佳乐狠狠地担心了一下万一老韩被人一拳打中了肚子的时候,他究竟会不会,吐出来。
林敬言表情诡异的看了他一眼。
思考了一下,他拍拍张佳乐的肩膀,他表示没事儿,你是远程――下一刻那个二货就握住了他的手,他说那老林你可一定要小心点儿,啊!
某个二货被他们的副队长用文件夹造成了爆头伤害。
但是他们的队长的饥饿却没有因为大量的进食而平息,反正没多久韩文清就再次捂住了胃,殴打任务怪的时候脑袋里面更是刷屏一般的滚动起了大量弹幕。
比如切掉头就可以吃了。
比如蛋白质比牛肉多六倍。
还比如……嘎嘣脆,鸡肉味儿!
并且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来的。
而在午餐时间这个感觉还进化了,一方面他清楚的感受到了食物落入胃里的充实感,另一方面他的灵魂却在无声呐喊,内容只有一个字。
饿……饿饿饿饿饿、饿啊!!!
他扔下筷子做了个深呼吸。
又干了一碗黄焖鸡米饭,瞅见自家副队长已经吃完了饭正在喝汤,韩文清把手里的空碗往比人头高的碗山顶端一摞,确定了它不会掉下来之后,他坐到霸图唯一的治疗面前,提出自己的问题。
这个问题理所当然的得到了张新杰的重视,他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给韩文清做了个全身检查,同时又问了几个问题,最后就在眼镜后面眯起眼睛。
他说队长你这不像是中了诅咒或者法术再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在我的记忆里我能想到的跟你这个状况有所相似的只有一种叫做心理饿的存在,然后韩文清举起手,他说够了。
张新杰也觉得够了。
韩文清可是单身,所以这怎么可能是心理饿。
所以一定是什么诅咒或者法术吧或者是某些他还不知道的东西嗯嗯一定是这里环境太简陋了不如回去再做一个详细的检查!


结果直到张新杰的熄灯时间了,韩文清依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饿。
而且还饿的他睡不着,就郁闷的拎着一袋子速食,他去了食堂。
往泡面桶里添了热水,把真空包装的鸡腿压在盒盖上借着那点热气腾着这几件东西,韩文清按着胃部做了一个深呼吸。
他难受。
好像整个胃都空着拧到了一起去,抽搐痉挛,努力的彰显着存在,更拉拽着食管推挤着肠脏,就差从咽喉里伸出一只手来见到什么捞什么,把所有能吃的都拖进腹腔里。
突然间却闻到一种味道。
他很难把那种味道给具体的形容描绘出来,但是那种味道却给了他一种感觉,仿佛是……
仿佛是深夜里回家时的灶头上的一锅热汤面,早锻炼之后早点摊子上热水锅里翻滚着的小馄饨,常年不见油水的学校食堂里突然端出来了一盆红烧肉,看完夜场电影时门口三轮车上刚出炉的烤地瓜,与恋人约会时的奶茶和爆米花,漂泊在外多年后回家时母亲亲手包的猪肉白菜馅儿饺子,盛夏夜市路边摊上的快炒烧烤毛豆花生冰啤酒,大雪的冬日全家围坐桌旁的一顿火锅……
还有另外的一些,这味道让他想起了……诸如此类的,很多很多东西。
又被一声水响从那种幻觉里生生拖了出来。
然后叶修用个托盘端了两盒泡面坐到了韩文清身边,霸图队长再次闻到一种味道。
这一次是具体的,分明的,不那么飘忽而难以形容,那明明白白的就是叶修身上的信息素的味道。
他的脸顿时就黑了。
下午张新杰怀疑过他是不是心因性的饥饿,他当时觉得这不可能,因为心因性的饥饿一般只发生在已经有了配偶的alpha身上,当他们的omega到了发情期却因为种种原因而没有与alpha进行结合的时候那些alpha就会感到难以忍受的饥饿,不过韩文清是单身。
不过现在他发现,对于别人来说,他们确实都是一般,而他……
他是那个二般。
泄愤般的撕开了鸡腿的外包装,韩文清掀开盒盖喝了口汤,语气很冲。
“叶修你有病啊!”
――发情期不喷阻断剂满街跑你是打算干嘛?
正把下巴顶在桌沿上盯着泡面发呆的叶修随口就接:“你有药啊?”
韩文清当场伸手掏兜。
毕竟霸图虽然是个纯爷们儿气质的队伍却也依然有着若干omega后勤,而为了防止发生一些意外,作为队长的韩文清与作为队医的张新杰,都是常年备着相关药物的。
把瓶子往桌上一拍,他雷霆万钧的开口:“你吃几片!”
这气场震的叶修下意识就接上了:“你有几片我吃――”
他终于回神。
然后就皱了眉,“老韩你没毛病吧?”
这么说着,他扫了一眼瓶子上的字样。
他神色古怪的笑了起来。
要知道omega的信息素并不是万能钥匙或者人民币一样的通用存在,它的受众面积并不大,只有在一定范围里基因匹配的人闻到了才会被吸引,除此之外,就是在omega那里的好感度,过了及格线的人。
同时因为匹配度和双方的好感度的差异,这种吸引的程度也是因人而异的,总之基本上,这种吸引都不会给另一方造成什么太难以忍受的困扰――比如举着旗杆从早到晚――或者饿着肚子怎么吃都吃不饱――等等。
真有这样的情况出现的话,要么是双方基因匹配的太过天造地设,要么,就是两个人在对方心里,那好感度……都已经刷到顶了。
……所以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出现,那就直接拖着他去民政局出九块钱领个小红本本回来吧。
相信我,没错的。
一瞬间转过了这些心思,把叉子往嘴里一咬,叶修古古怪怪的笑着,他拍了拍还没反应过来的老冤家的肩。
只是刚打算说话厨房那边又伸了个脑袋出来。
是工作人员表示现在眼看十二点了我们要关门了,您两位能不能换个地方?不好意思啊。
再然后两位队长一人一个托盘的站在了食堂门外背对着一室黑暗吹冷风,然后叶修想了想,他拿手肘捅捅韩文清。
“我记得你是住双人间吧?这个点的……你们霸图也该熄灯了,我倒是单间,不如去我那里算了。”
韩文清想了一下之后,同意了。


所以五分钟之后他俩一起坐在了叶修床上,桌上的小水壶里咕嘟咕嘟烧着水,手里的泡面却已经有些凉了。
不过饥饿如韩文清可顾不上这些,当然,开吃之前他还问了叶修一个问题。
他说他是因为霸图十一点之后熄灯掐点所以去食堂搞热水,可你叶修明明能自己烧?
叶修就看天。
又摸摸鼻子,他一声轻吟。
“我这是……长chang夜ye漫漫,无心睡眠……啊……”
韩文清皱着眉毛思考起了自己是不是饿过了头,所以才想的有点多,还有点歪。
偏偏叶修又补一句。
“所以老韩你等会儿要不要和我一起吟诗作赋……不,作赋算了,新手上路,还是先只吟诗就够了……”
韩文清就看他,他打算从叶修的神态表情上看看是不是自己脑补过多得治,看着看着却见叶修一抬头,四只眼睛就这么对上。
然后两人迅速各自埋头吃面。
又听叶修小声:“那啥,老韩我吃不了这些,你够不够?给你拨点儿?”
韩文清含混不清嗯了声,他说行啊来吧。
于是叶修伸碗去倒,韩文清伸碗来接,可惜俩人都没抬头……
所以碗磕了,汤洒了。
好在俩人多年佣兵反应身手都不错,所以叶修只是湿了半截裤腿,一抬头又看到韩文清乍挲着一只手,指缝里还挂着几根面条。
从桌上拿了抽纸盒子抽出几张纸,叶修接过他手里的泡面碗,这才把纸巾递给他:“没烫到吧?”
正在擦手的韩文清摇头。
甩掉那几根面条,他用干净的另一只手摸了摸床铺,嘘出一口气。
“还好。”
叶修也嘘出一口气,他笑:“那就行,没烫着就――”
却被另一位打断。
“还好只是一手湿,不是一被子湿。”
这话一出,屋主顿时一脸黑线。
要知道平时只有他开垃圾话调戏韩文清可从没有老韩开垃圾话调戏他,哪怕闹的狠了也就只有一句幼稚,所以这次这是……?
一时被惊得都忘了还击,而那个鲜少在口头上占人便宜这次实在是疑似精分或者夺舍的主儿擦干了手,他一步步朝着叶修走过来,眸色极深。
“你说你……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要我和你吟诗……作赋?”
叶修耳朵顿时就有点红。
却一咬牙一狠心,他豁出去了,摆出副不要脸的模样来。又斜着眼睛,他乍起膀子。
“作赋暂时不干,一个人吟诗没意思――对诗,来不来?”
韩文清笑起来。
却依然是把叶修逼迫到了桌边后腰抵着桌沿,他握住他手腕。
“来啊,先一被子,再一辈子?”
叶修沉默,又侧过脸去,他说嗯。
韩文清便贴到他耳边,轻声。
“那,什么时候可以作赋?”




end


很多文字游戏,双关谐音,不解释。
看不懂的都是好孩子,啪啪啪。
ps,关于最后那个问题,叶修大大的答案是,听天由命,顺其自然(。
 
 

评论(23)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