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ABO】LACK

abo,韩a叶o,第十赛季全明星周末,准发情期,醉酒,叶修形象极度崩坏醒目。
那天五行缺肉同学哭着(并没有)问我说知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写lxxk系列了,我想了想,好吧,写个吧。
于是来收(。
肉渣且柴,不好吃,恶趣味外加萌点崩坏,一发完结,慎入。




lack


叶修跟人扯完了皮归队的时候,兴欣的三个妹子正抱着个大盒子吃的开开心心。
见到他回来就把盒子往他面前一捧,里面五颜六色的全是各种形状的包装糖果,熟稔如苏沐橙更是干脆直接拿起一块剥开外面的铝箔纸,她捏着那块巧克力递到叶修嘴边:“啊~”
叶修张嘴,含入,嚼嚼嚼嚼嚼,咕嘟。
然后他皱着眉毛呛咳了几声,转头看向苏沐橙:“这什么巧克力?里面怎么还有糖水儿的?”
正混在妹子群里抢巧克力吃的方锐大大抬起头来:“小唐家里经理听说她来打比赛,特地送来的,高级定制,老叶你没吃过吧!”
叶修撇嘴。
“说的跟你就吃过一样。”
方锐大大怒而掀桌,手底下的巧克力接着就被老魏摸走,又赶紧回去保卫自己的萝卜,嘴里也没落下:“哥还在呼啸的时候每年都能收到好多粉丝的礼物好吗!高级定制要多少有多少!”
叶修“呵”。
掏出烟来点上吸了一口,他吐出一个烟圈,一脸的“腥风血雨已走过,不再提了”。
“我说点心大大,你确定要跟我比粉丝送来的礼物数量?”
……方锐抱着盒子泪奔。


半个多小时之后,韩文清接到陈果电话。
吞吞吐吐欲言又止,最后好不容易才艰难开口,表示他们在霸图宿舍区门口这里了,韩队能不能……出来一下?
老韩皱了皱眉。
“你们?都有谁?”
老板娘说,她,魏琛,苏沐橙,以及,叶修。
韩文清又皱了皱眉。
话说兴欣出发之前叶修跟他联系过,直截了当表示自己算了算日子这几天应该差不多就到了发情期,所以如果韩文清没有意见也没有问题,那两个人私下里碰个面,解决一下个人需要。
对于这个发言韩队长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毕竟他跟叶修那可是就等退役之后回老家标记的关系,叶修这么主动开口那还好,省他的事儿。
……但是解决问题不是只要两个人就够了吗?叶修你带家属来这又是几个意思啊?而且为什么是陈果打来电话!
这么嘀咕着,韩文清抄起大衣蹬上鞋,下楼直奔门房。
那几个人真在那里,目标挺大挺显眼,所以韩队长照直奔了过去。
不过还没等他站稳了说句话,魏琛已经迫不及待的把肩膀上挂着的那个推进了他怀里,接着就跑到一边抽烟去了。
这反应让陈果恨的冲他呲了呲牙,回过头来又得对着韩文清赔笑,问他能不能接手照顾下叶修。
正手忙脚乱的把在身上乱蹭的那人稳住了好不让他出溜到地上去的拳皇扬了扬眉毛。
他的意思是想问问叶修这是怎么了,毕竟虽然这货现在一身紧急驱散剂的味道,但是某些东西还是从底下丝丝缕缕的顽固的发散出来,清晰如老魏嘴上叼着的烟头一般。
但是陈果会错意。
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她磕磕巴巴表示其实本来是不想麻烦韩队的,她也不信魏琛的话,那货满嘴跑舌头也不是一两次了,但是苏沐橙都这么说……
裹在围脖和大衣里吸鼻涕的姑娘叹了口气,又上前一步,她干脆利落接过话头。
她说叶修发情期临近的事情他应该跟你说过,本来他吃了药了,今天应该是没问题,不过我失误了,知道他酒量不济不知道他酒量这么不济,一块伏特加的酒心巧克力就让他趴了,连带着那个啥也提前了,所以只好送他来找你。
韩文清扶额以对。
而那姑娘说完前因又笑着补充了后果,比如叶修的机票是什么时候我们的机票是哪天,说完之后她把陈果手臂一挽,拉着她回宾馆去也。
这么一走,墙角的老魏就奸笑着冲着韩文清挥了挥手,他转身跟上,而老韩看了看怀里脸颊通红闭着眼睛不知道在咕哝什么的叶修,他叹了口气,认命的架起人往宿舍楼里去了。
……还没落下听见背后几句对话。
――沐沐把叶修交给韩文清真的没问题吗?那可是韩文清?霸图队长!我都担心叶修会不会给他吃了!
――放心啦放心啦,他俩可是老交情了,没问题的。
――唉老板娘你刚刚那话压根就没必要问,小韩要是真打算吃了小叶子那根本是连酱油都不必蘸的!他……
――你给我闭嘴!  


韩文清是一个人把叶修弄回宿舍里面去的。
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比较晚了,霸图队员里岁数比较小的那一部分早就在副队长的催促下上床睡觉当个乖宝宝,岁数比较大的……
嗯,总之林敬言是端着个漱口杯子蹲在一边淡定围观来着。
反正叶修和老韩的事情在他们这些一起从早期走到现在的人里都不算是什么秘密,所以他们也乐得围观,然后八卦。
不过看归看,他可没往上凑。
毕竟他也是个Alpha,就算因为全明星环境复杂多磕了两片抑制剂还喷了阻断剂隔绝自身气味,但是这种事情,依然是只可远观的。
就看着韩文清费劲无比的把叶修拖回了自己房间里再从里面关上了门,林大大喝了口漱口水咕噜咕噜一嘴白沫,他转身,赶在张新杰过来之前钻回自己房间。  


把叶修扒的只剩一身内衣塞进被窝,确定他睡得老实安分,韩文清转身出门,朝医务室而来。他得弄点药。
防止味道扩散的阻断剂啊,控制发情程度的抑制剂啊,解酒的防止感冒的,当然最重要的,人命关天啊。
拿了药回来了的时候那个味道已经隐约从门缝里扩散了出来,就打开一瓶喷雾扑了扑,他突然有点感激霸图的整点熄灯制度。
在门上也喷了一层阻断剂,韩文清进入自己宿舍。
……然后他就惊呆了。
他出门的时候叶修正在被子里睡得人事不知,现在却醒了,脸朝下的抱着什么东西在床上拱来拱去。
q市冬天有暖气,霸图内部还有中央空调,许是觉得热,那被子就被他掀到了地上,身上衣服更是蹭的乱七八糟,裤腿抽上去亮着两条小腿,上衣一直蹭到肩胛骨下端,白花花一截腰背,皮肉里都泛着红。
又把枕头夹在两腿之间,他叽哩咕噜的磨蹭着大腿,揉搓的裤腰滑下去一截,臀沟若隐若现。
怀里却抱着一团黑色的布料,更把脸埋在里面蹭来蹭去,叶修嘿嘿直笑,嘴里也念念不休。
“韩……嗯――老韩。老韩老韩。唔嗯,老韩。韩~文~清。老、韩。文……嗯……老韩……好甜……啊嗯、哈……老韩、老韩你……好甜啊……”
他就那么咕哝着,把脸埋在布料里反复磨蹭,嗅着上面的味道,更是将布料咬在嘴里吮吸或者舔舐,弄得上面处处都是口水,湿亮亮的大片。
而韩文清做了个深呼吸。
他视力一点问题都没有,自然认得出被叶修抱在怀里爱不释手的是自己换下来还没洗的一件队服,上面自然沾满了他释放出来的信息素。
……而叶修蹭动吸吮嗅舔的,更是腋下颈后等味道偏重的地方。
他抱着它品尝。他叫他的名字。
他说,好甜。
一时间气血上涌的厉害,却还努力拽着理智的尾巴,韩文清好歹记得自己首先应该做什么。
就倒了杯水,霸图队长含了药,他抱起叶修赶在那人挣扎之前吻上他的唇,舌头顺势就将药顶进叶修口中。
再喝水,喂水,直到叶修动了动喉结把药咽下去了他才放开他。
――下一刻,叶修又一头埋进了怀里的衣服。
扬了扬眉,房主松了人,他站起身来将地上的被子捡起,拍灰,放回床上,又从衣柜里拿出一个备用枕头。
……毕竟叶修腿间夹着的那个枕头已经被他前后两处分泌的体液弄湿了大片,清洗过之前显然不能再用。
脱了衣服关了顶灯换成床头灯,韩文清上床,把叶修搂进怀里。
抽走那个枕头让他蹭自己的腿和腰的过程进行的很顺利,但是想拿走他怀里的衣服的时候,拳皇遭到了斗神从未有过的顽强反抗。
要是叶修还清醒,那他自然不会分不清孰椟孰珠,更不会抱着件队服跟舔了木天蓼的猫扑毛线团子一样的撕撕扯扯还嘟嘟囔囔。
可是现在他发情期提前来到,又因为那一口酒而进入了意识不清的奇妙状态,更何况,今天是全明星。
于是韩文清满满当当喷了一身阻断剂隔绝了所有信息素的扩散,又加上他回来之后直接出门去接叶修,他还没来得及洗个澡,洗掉那一身药物。
同时现在是冬天,他也没出汗。
所以两相比较之下,纵使叶修的身体本能的会让他安分的被那人抱着肌肤相贴肢体交缠,但是他的感官还是选择了那件队服,并且誓死保卫,绝不放弃。
深深吸了口气把各种情绪都按下去一些,韩文清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无意识的用膝盖磨蹭着自己的腰、却依然拿衣服盖着脸将鼻子埋在领口处的叶修,他眯起眼睛。
反手摸向颈后,霸图队长用指尖在信息素腺体的位置上反复摩擦推挤了片刻,他嘴角微微上扬。
另一只手抓住衣服向外一扯,韩文清赶在叶修蹦起来之前用指尖一揉他的鼻尖。
叶修顿时忘了那件衣服的存在――他敏锐抬头,一口就叼住了韩文清的手指,更是死死抱住了他的手臂防止这新鲜的味道逃脱……
至于队服究竟去哪儿了,他才没空思考呢。
韩文清趁机把衣服扔到了床下。
托着叶修后颈扶着他的头,他看着叶修含着他的手指舔舐吮吸,开始还只吸舔指尖味道最浓厚的位置,又逐渐往深处吞进,湿滑舌面舔过指腹指背,牙齿在指甲和关节上磕磕碰碰,就算韩文清的指尖已经隐约触到了他的喉头都不肯吐出少许,更是卷起舌头收紧腮帮用力吮吸包裹着它,就仿佛尝到了什么难得的美味。
怕手指进的太深惹的他反射的干呕也怕自己指甲刮伤他脆弱的咽喉,韩文清试图将手指抽出一点,下一刻却被叶修死死咬住了指根,一直半闭着的眼睛也睁开了,他瞪着韩文清,从鼻腔中哼唧了几声谁也听不懂的声音出来。
韩队长无语望天花。
却也不敢再多做些什么,就只是继续托着他的后颈任着他舔;而韩文清手指不动了之后叶修也重新闭上了眼睛,他心满意足的吮吸着,更从嗓子里流泻出些许破碎的喘息。
不过临时沾染的手指上又能有多少信息素,总之没多久叶修就再次睁开了眼睛吐出了韩文清的手指,他十分伐开心。
“……没了……老韩,没了……没了……不够,老韩……嗯……没了。”
这么咕哝着,他左顾右盼的找起了刚刚被他丢开的队服,发现那东西不知所踪的时候再次挣扎起来,他想下床。
――又被韩文清结结实实按住。
软绵绵的扑腾了几下也没扑腾开,叶修仰起头喘息着瞪向身上的人,眼角一片薄红,话更是说不囫囵,生气的意思倒是十足听得出来。
“你……干嘛?”抬起手来在霸图队长肩上捶了几下,叶修更加不高兴,“韩文清你想干嘛!”
这话听的拳皇一愣。
“……我还以为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呢。”
叶修一哽,接着提起膝盖就是一下。
“滚下去!韩文清我告诉你我忍你很久了――嗯……”
那个被忍了很久的人轻轻碰了下颈后,再抚摸了一下叶修的嘴唇。
就看着那人惬意的半眯起眼睛伸着舌尖吧嗒吧嗒舔了起来,脸颊和眼睑都红的厉害。
再一扁嘴。
“……不够,还要。”
又抱上来蹭了几下,声音软的跟半融的巧克力仿佛。
“韩文清,我还要……”
韩文清深呼吸着把他重新按回了枕头上。
――深呼吸的时候又不可避免的吸入了不少叶修身上因为临时抑制剂的失效而扩散出来的信息素,他嗓子哑的厉害。
却用额头抵住叶修额头,又轻声。
“不够?”
叶修挠了挠他的肩膀。
“不够啊……”
在他腰间摸了把又往下压了压,满意的感受着叶修接着就缠了上来的腿和磨蹭起来了的小腹……以及某个又湿又硬的地方,他声音更轻。
“还要吗?”
叶修的声音委屈的几乎能拧出水来。
“要……要很多……”
又抓了把韩文清的上臂,他去舔他嘴唇,“老韩……”
韩文清吻他。
“别急,――会给你的,这就给你。”


E.N.D

评论(47)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