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继续腿儿个脑洞,依然无题,依然求投喂韩叶肉【

继续腿儿脑洞……我记得我曾经表示过自己最好不要随便做计划不然一定会被变化打肿脸,我太了解自己了……
是说放假前我雄心壮志打算试试看三更爆发,结果放假期间先是回老家又先后去给两家结婚的帮忙再被拖出去陪鬼知道什么人的儿媳妇——还是准的——领略本地风情,昨天以为可以在家休息一下吧,我被太后拖出去爬山了(。
爬到一半还接到领导电话,叫我今天来加班(。
结果就算这样太后也没放我早回家,于是回来了我就发烧了……泪奔。
然后今天加班本来挺可以安心码字,结果boss不甘寂寞找了人来打牌……要我端茶倒水(。
这日子还有法过吗(╯‵□′)╯︵┻━┻

总之这就是端茶倒水期间拿手机码的,依然倾城背景,当年的小叶队长和小韩队长。
……只是我看了半天都觉得这一段基调不合没法放在千秋里,但是不写出来我又觉得太可惜……所以单独腿儿一个><小叶队长的花样告白呢诶嘿www
不过……总之这是个非常清奇的脑洞!美人韩文清!……所以一定慎入,真心的!被雷到了不要打我啊哈哈哈哈哈哈【飞跑

 

 

ready?

 

 

<( ̄︶ ̄)↗[GO!] 

 

 

 

 

 

那天是霸图的大日子,也是韩文清的大日子。
那天私下里叫了很久的霸图终于得到了联盟承认成了正式番号,联盟同时授了旗,黑底红绣的蟠龙纹大旗就上了旗杆,在山风里飞扬的猎猎。
这天同时也是韩文清二十岁生日,二十成年及冠,又赶上联盟授番授旗登台拜将,于是几个月前一家人就开始张罗,到了正日子更是从一大早的就忙活了起来,自家的典礼外面来的客人,人人都忙的不可开交。
这种忙碌里身为正主儿的韩文清更是身在漩涡中心不得逃脱,几天之前他就被金长老派来的礼官司仪拖着谆谆教诲,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简直恨不得把他做成提线木偶,到时候拉扯着行事。
……谁让小韩将军一直生长在军营里,想来对于各种礼仪典故应该都不是太精通;偏偏之前演习的时候他又对这些事情表现的各种不耐,然而这些事情又是大事,稍有差错都可能让各家前来的观礼人取笑很久……就也不怪那些礼官提心吊胆,怕他举止失措,丢了联盟的颜面。
不过到了那天韩文清一举一动毫无失仪之处,对答举止皆是大将风范十足,任谁都挑不出半点儿毛病来。
而他从早上开始就绷着根弦,先加冠成年再领命拜将最后领番领旗,三大流程走完,就算是跟关外蛮子对砍时从来没手抖过的联盟拳皇,一样是觉得身心俱疲。
只是事情到了这里还没完,仪式走完了还有大宴,身为今天的主角,韩文清他还有个义不容辞的任务——敬酒。
于是席上又被魏琛郭明宇方士谦拉扯着这样那样的取笑了一通,连带着吴雪峰这平时一向温文尔雅的君子也露出了獠牙各种不怀好意,年龄相近的比如林敬言孙哲平张佳乐那更是起哄胡闹毫不手软……总之,在终于被自家副帅从酒池里拯救出来了的时候,韩文清已经有些上头。
借口更衣,韩文清歪歪斜斜朝后院而去。
进了园子被风一吹才想起来另外一件事——明明前面还看到叶修有来观礼,他站在台上群敬的时候也瞅到那货拿着个杯子戳在吴雪峰边上装模作样,可怎么走完了流程,竟是找不到叶修的人了?
这么浑浑噩噩的想着,他按着微微抽痛的额头往后走,走了没几步又一眼瞅见假山后面鲜红的一角袖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那里。
就走过去,刚要叫却看到是叶修赖在回廊的栏杆上不起来,领子敞开一大半,连里衣都扯得乱七八糟,乌鸦鸦的头发堆在雪白的脖颈间,脸颊比衣服更红。
他鬼使神差的低下头去。
“……你在这儿干嘛?”
那货好半天之后才有气无力的划拉了一下手臂,他拿眼角撩了下韩文清:“……老韩你这话说的真是有意思,我为啥不能在这里?”
韩文清挑了挑眉。
伸手把叶修快掉到地上的发尾撩起来堆到凳面上,他又问一次:“你怎么不在屋里喝酒?”
这话说的叶修吃吃笑了起来,掩着口大大打了个哈欠,年轻的斗神依然侧着头枕着自己胳膊,他继续拿眼角斜着面前的人:“老韩你这话就更有意思了——你还不是一样出来了么?”
本来就有点酒劲儿上头的韩文清顿时失了跟他继续交谈下去的耐心。
只是正打算走的时候却被叶修一把拖住了衣角,那个人又顺势翻了个身,他改趴为仰躺,再抬起手挡住刺眼的日光。
“老韩你想知道我为啥在这里对吧?”
韩文清眯着眼瞅他。
叶修就嘿嘿的笑,又用另一只手拍拍头顶处的栏杆。
“来坐下,坐下了……就告诉你。”
他打出一个豪迈无比的酒嗝。
那一刻韩文清特别想转头就走,不过他最后还是坐了下来——并且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图啥。
……而下一刻,叶修歪歪斜斜的爬上了他的膝盖,又把后脑勺搁到了韩文清大腿上,更扯过那人手臂来用他袖子盖住自己的脸,挡住刺目日光。
滚了几滚找了个舒服姿势,他这才懒洋洋开口,面颊上依然带着两抹酒靥。
“还‘在里面喝酒’呢,我酒量如何老韩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我在里面再多呆一会儿,姓魏的和姓郭的那俩老东西肯定能把我灌的连沐橙都认不出来……到时候老韩你是打算让雪峰背我回去啊,还是打算让我直接睡在霸图啊……”
这话说的太理直气壮,本地东道一时竟是无言以对,而那位就在他膝上辗转不休,又晃了脖子撩着头发,终于躺安分了的时候却又冒出来一句,那一句让韩文清差点就把他掀下去。
“诶我说,老韩你大腿挺软耶~”
不过最后还是忍了下来,韩文清由着叶修躺在自己腿上拿自己袖子盖着脸——直到他听清楚了叶修哼哼唧唧唱着的小曲——
“……不求连城璧,但求天下安;不求倾国权,愿见苍生颜。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剑;江湖不可……”
他一巴掌就糊在了叶修脸上。
这巴掌来的太突然,叶修一个没出口的“饮”字顿时就走了音,好不容易把那只酒味浓厚的手扒拉下来了的时候,看到的却是韩文清冰冷的一张脸。
“你刚刚唱的是什么?”
叶修眨了眨眼睛:“‘江湖不可饮’——?”
“前面一句!”
叶修更无辜的眨了眨眼:“唔,‘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剑’……”
完全没想到他居然真敢再重复一次的拳皇,那张脸顿时色若锅底。
“叶·修。”咬着牙,他一字一句,“你说谁是美人?”
那个躺在他膝上的人拱了拱身子,再歪歪斜斜抬起手来,虽然手臂伸不直,指尖却端端正正的对准了韩大帅的鼻子。
做了个深呼吸,霸图主帅伸手就去扳叶修肩膀,他打算把这人扔地上去,一刻都不能等——
下一刻叶修却翻了个身把脸埋进他小腹,又死死搂住他的腰。
“你给我放——”
他只说到一半就停住。
因为叶修的声音从他层叠的衣物里传出来,模模糊糊的,却清楚的让他每个字都听到;又看到他酒意似乎越发发作的厉害了,就连发丝下露出的半只耳朵和些许脖颈都泛了红。
“老韩你真是没文化,你就没听过那句老话么,‘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END

 

不求连城璧,但求天下安,不求倾国权,愿见苍生颜。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剑,江湖不可饮,壮士与我还。相约归来日,复得守田园。苍生不曾老,白头伴君畔。

 

以上,叶修唱的那曲子。我根据醉卧美人膝相关的那几句自己编的。

 

……嗯我知道很烂,我也就这水准了,轻揍TUT
评论(27)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