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更新写不出来,扔个脑洞钓鱼,求投喂韩叶肉!!!

Just一个脑洞,不要跟我讨论科学性啊什么的,我不想讨论这些东西,我饿了!!!我抛砖,求用玉埋了我。小黄兔小黄蚊都可以,Give me 韩叶肉!!!

 

 

倾城背景,很多年之后了,某次老韩老叶一起出关,那时候俩人已经解甲归田了,隐退山林,在关外的某个山谷里面隐居,出入的时候都是普通人打扮,俩人都是特别特别厚的棉衣裹着,狗皮帽子罩在头上,脚底下翻毛的大马靴,老韩赶着车,老叶就靠在车上的粮食袋子里缩着脖子打盹,老韩穿着这种衣服照样儿的威慑感十足,叶修就活像一个乡下人。

进了冰霜森林之后因为下大雪所以下来深一脚浅一脚的趟雪,老韩那功夫不是很在乎这个,叶修毕竟不是炎热属性的功体,再加上当初中过寒毒留了点后遗症,所以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冻的是手脚冰凉,不过当时天晚了,再加上天气不好,他也顾不上自己,两个人忙活着卸车喂马把粮食搬屋里去,然后忙活到一半老韩发现老叶手指头冰冰凉就把老叶赶屋里去了,叶修扒着窗台看了一会儿,一转头去灶间做饭了。

等老韩收拾好了东西回来的时候黑木桌上两个粗陶碗,两碗炝锅面,葱花姜片蒜瓣,面条擀的薄薄的宽宽的,咬在嘴里格外筋道,鹿肉在雪地里冻过,刨出来之后用刨子刨下来,每一片都薄的透光,一线红一线白,花纹精致的和大理石似的。汤里还有豆腐,也有从山谷里摘来的野蘑菇,还有从关里带来的青菜,总之格外的香。而且两个人都饿了嘛,就捧着碗唏哩呼噜的吃。

老韩先吃完了,就端了自己的碗出去刷,回来的时候发现叶修还在慢慢的吃,而且两只脚凑在一起在蹭,同时看到他靴子口那一圈毛格外湿,湿的都塌了。老韩就抓着叶修的脚给他往下扒鞋,但是那种翻毛大马靴非常难扒,扒了好久终于拔下来,靴子从叶修脚上脱离的一刻叶修和老韩都往后一翻,叶修在炕上摔了个四脚朝天,老韩差点掉地上去【

当然叶修还是把他那只碗护住了,面条没洒出来汤也没泼,然后他摇摇脑袋坐起来继续吃他的面,老韩抓着靴子直起身来,一抬眼就看见叶修过来的时候估计是踩进雪窝子里面了,总之被灌了一靴子筒的雪,袜子全湿了,脚就更别说。

然后老韩也懒待的数落他,反正数落了也没用,而且跟他生这种气完全生不过来,直接把他另一只鞋也扒下来一起扔到炉子上去烤着,然后就握着叶修的脚,掀起自己棉衣下摆来把叶修两只脚都窝进去给他暖,同时又用手去搓他的脚,握着他的脚掌转他的脚踝。叶修裤腿粗的跟烟筒一样,脚踝可细的只有一掐。不过他毕竟是当年打仗打太多了,跑路也跑得太多,所以虽然形状很好,但是脚跟脚掌上都是死皮老茧,握上去并不细腻——但是毕竟好手好脚的在这儿呢。

叶修开始还老老实实吃面,吃着吃着就不那么老实了。老韩握着他一只脚给他暖,他另一只脚搁在老韩大腿根儿上,就开始慢慢的蹭,揉,各种乱动什么的。老韩停顿了片刻,最后很淡定的表示叶修,你究竟知不知道我穿的有多厚?叶修沉默一下,把最后一口汤喝掉,然后……用力往下踩了一脚【

老韩挑眉看他,叶修把手里的空碗往窗台上一搁,赶在老韩掐他脚心之前抽出脚来一翻身四肢并用的爬到老韩身边,然后在老韩嘴上咬了一口,咂咂嘴,表示嗯,这里不厚,然后又亲了亲,老韩伸手揽住他后脑勺,直接搂过来就啃……

等他俩互相啃完了的时候叶修已经骑老韩身上去了,冬天穿得厚,老韩搂着他,两只手的指尖都互相碰不到,叶修去扒老韩衣服,把手往他脖子里面塞,老韩皱眉表示你刚刚吃了一碗面了手怎么还那么凉?叶修嘿嘿笑,心里OS我就不告诉你我刚刚和你对啃的时候把手贴在窗户上来着【

然后老韩拢了叶修手过来亲,一根根舔他手指,从指尖舔到指缝,叶修被老韩舔的哆嗦,喘息着跨坐在老韩腿上让他舔,老韩舔完了叶修手指头就把人搂过来撩他下摆,叶修就去亲老韩耳朵,顺着往下亲,亲他脖子,咬他领扣,咬的老韩领子湿漉漉的一片。这个时候老韩已经把叶修腰带解开了,棉裤特别肥,叶修又是跨跪,腰带一松裤腰跟船帆一样蓬的就掉了下来,厚墩墩的堆在膝弯,底下是细瘦的腰和腿,明明穿着的棉衣厚的两只手的指尖互相都碰不到,衣服剥掉之后下面露出来的腰线却柔韧的仿佛能握在掌中折断一般。叶修不是很自然的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膝弯里堆着的棉裤没那么厚,总之能坐的舒服一些,能直接坐到老韩大腿上去,而不是被棉裤卡着两个人谁也碰不到谁。

再然后叶修特别别扭的撑起腰来被老韩舔的湿漉漉的手指往后面摸,棉衣下摆挺长,垂下来什么都看不到,但是通过衣摆的晃动和叶修的动作能想象得出他在做什么,他在怎么做。老韩就那么看,又听着叶修靠在他肩头的喘息,偶尔高上去或者低下来,断断续续的,刻意压低的,含在嗓子里的,藏在舌根下面的,从齿缝里流出来的,鼻腔中哼出来的,每一声都不一样,但是每一声都把他的情绪往上再挑一点儿。

叶修又弄了一阵儿之后抬起头来看老韩,眼睛湿漉漉的,嘴唇又红又湿,喘息着说应该差不多了,你试试看行不行?老韩伸手去摸,叶修就低头去解老韩腰带,解开放出来的时候骂了句粗口,表示韩文清你果然是穿的够厚啊!老韩低笑,搂过叶修来深深亲了一个。

不过只有唾液……确实是不太够,反正老韩托着叶修的腰慢慢往下放,但是两个人还是都受不了,再然后老韩琢磨了一下,从床头摸了个盒子过来抠里面油膏,叶修一脸警惕表示这要是谁谁谁的伤药我接着就让你知道休夫两个字怎么写,老韩一边扣着他的腰一边往上抹,这是涂手防风的蛤蜊油,然后叶修就老实了……

总之……反正身下的土炕烧的滚烫,衣服也确实是厚实松软,棉花缝隙里吸足了热气,一丝丝一绺绺的烧,老韩把手从他下摆处伸进去在他身上摸,手上都是茧子,偏偏掌心温度也是滚烫,叶修骨头缝里都给蒸的酥了,只觉得不逃出去迟早给蒸化了,烧成灰,想逃出去外面又太冷。他舍不得这片热力,又怕这种热,就在老韩怀里扑腾着挣扎着,满脸都是红,一头一身的汗,直到身体里面也热起来,热透了,热疲了,于是不挣了,窝在老韩怀里喘息着休息,预备待会儿再热。……或者干脆天亮了再说?

再然后他是老实了,四肢垂下来软塌塌的趴在老韩身上休息,但是老韩觉得这样子不行,一方面是不能这么坐着睡过去,再一个两个人都一身汗呢……然后把叶修拖起来扒了,拿他里衣给他随便擦了两把,直接把人塞进了被子里面去,自己把外面的棉衣棉裤一起挂到炉子上烘着,里衣随手往椅子上一扔,接着就让叶修也拖被子里面去了。完了两个人在被子里面搂着,老韩是觉得白天够累了消消停停的睡了吧,叶修也觉得这样不错,但是他嫌热,在被子里面蹭过来蹭过去,最后就……走火了【

反正第二次怎么开始的就别提了,总之俩人很快就出汗了,热的被子裹不住,叶修挣扎着想掀开,老韩怕他出汗出一身见了风再着凉,按着他肩膀强行给他裹回去,后来干脆把人硬压在床上,被子边缘压在叶修身下裹成一个被筒。叶修又热又动弹不得只能皱着眉承受,脸颊通红嘴唇烧的干渴,眉毛皱起来眼泪要掉不掉,两条腿连蹬床的空间都没有,就那么夹在老韩腰上拿膝盖蹭他的腰。另外这个空间太小,老韩也没法有什么大动作,只能是搂紧了叶修埋进去然后贴着他慢慢的磨,用力的磨。他抽动的空间不大,偶尔抽出来一点点又顶进去,但是叶修早习惯他奔放豪迈了,他这么一慢慢来叶修反而……更受不住【

总之老叶最后还是把被子掀了,不过下一刻就让老韩脸朝下的按在了枕头里……然后被子重新裹上来,顺便还加了床人肉被子【再然后叶修把脸埋在枕头里咬着枕巾呜咽,老韩从背后进来,一边做一边亲吻他汗津津的脖子和后背,把他贴在身上的头发一绺绺的撩开,叶修大声喘,老韩头发垂下来落到他嘴边,他一口咬住,再也不肯出声了。

 

 

 

……………………炕没塌。我知道土炕不结实,动作太大容易塌方,但!是!炕!没!塌!

 

 

Give me 韩叶肉!!!【呐喊

评论(36)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