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惑众 五

两千五的小短更><





叶修没多久就发现了韩文清手心里的伤。
发现了的时候他真纳闷了一下究竟是谁能把韩拳皇刺激成这样,不过下一刻他就意识到了韩文清那点儿小心思。
那一瞬间真是千头万绪无从说起问君能吐几多槽唯有一腔弹幕满胸飘,不过最后也只是放下筷子,他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
“你药箱呢?”
韩文清跟着瞥了眼,又摇摇头:“这点小伤,没必要。”
--他确实不觉得有什么必要,毕竟他能力主要属于强化系,自愈功能非常强劲,这些伤放在普通人身上大概得十天半个月才能完全好,搁到他这里也就是两三天;要是他愿意动用能力,那更是眨眼间的事儿。
同时同样也是因为能力在那里,他也不担心自己身上会出现感染一类问题。
叶修却不同意。
从椅子上下来穿了鞋,嘉世的前队长走进厕所打上肥皂洗了手,又涮了条干净毛巾出来,他拧了一把水。
韩文清就叹气,最后却还是拉开抽屉翻了酒精瓶子和棉签出来给他--而叶修眼疾手快,他将里面的一个绷带卷儿一起顺了出来。
坐回原处,叶修握住韩文清手指,把那人比自己大一些的手拉到面前,他拿起毛巾认认真真给死对头擦了一遍手,手心手背手指手腕,连指缝里都不放过。
擦完之后韩文清早就被他这幼儿园阿姨照顾小朋友的细致搞到没脾气,他把脑袋转向一边,用空着的手支住了额头。而叶修放开他拿起酒精瓶子拧开蘸了棉签,又重新拉起韩文清的手。
看着霸图队长,他语气温柔,眼里满是不怀好意的笑:“有点疼啊,老韩你忍一下,可别哭。”
韩文清嘴角一抽,语气却很平静:“有却邪捅在身上疼吗。”


他当时是真那么想,不过片刻之后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鬼知道叶修动了什么手脚,总之,那根棉签带着酒精戳进伤口里的时候,霸图队长依然是……结结实实的抽了冷气。
不长。
就一丝儿。
不过叶修还是听到了。
证据就是,他接下来用力的,残酷的,狠辣无情的,往深处按了按。
还来回转了转。
饶是已经有了准备,这几下仍旧痛的韩文清眉尖一蹦,中指指尖也反射性的往上一挑,动作并不大,可他的手正被叶修握在掌心。
……于是当叶修把他的手抓的更紧了点儿的时候,韩文清虽然依旧是面无表情,心里却很有一种……出门PK的冲动。
尤其是在叶修放轻了动作之后。
就憋着气儿,韩文清决定接下来无论叶修再怎么搞他都不会给出半点反应,不过叶修也没什么其他动作了。
只是将酒精均匀的涂在伤口及其周围,又放下棉签将自己的指尖轻轻点在那几个豁口上方,叶修闭目凝神,眉心皱成一个疙瘩。
自认挺了解眼前这货的韩文清完全没看懂他这动作。
只是就在他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一点热流从叶修的指尖传到了自己体内,与此同时,他看到叶修葱白的指尖儿上,细细的亮了一刹白光。
那一点热流与白光都极微弱,仿佛台风里好不容易才划着了的一根火柴,若是不注意,根本就不知道它曾经存在过。然而韩文清知道,自己不是错觉。
这却让他惊疑起来。
那点异象他并不陌生,若是将它放大个成千上万倍,那就变成了最标准的……治愈术。
但是,叶修?治愈术?
韩文清很清楚的记得叶修的能力体系搭建。
七阶强化,五阶感知,五阶操作,三阶术法,四阶未定义,其中强化体系主要强化的是个人战力,又以体力力量以及敏捷三项点的最高。
虽然治愈分支一样隶属于强化体系,但是他认识的那个叶修,从来就没在这部分上,有加过哪怕一个技能点。
但是刚刚那一点波动又是再标准不过的治愈术,虽然它微弱的仿佛一个错觉,可是其中的味道却鲜明的完全不容错认。更何况韩文清和张新杰搭档了那么久,被这一招拍到身上来的次数已经多到他记不清。
他不可能错认。
完全不可能。
皱紧了眉,韩文清看着已经拿过绷带来给他包扎的叶修,他一肚子都是疑问。
可最后说出来的也就只有一句话。
“拆喽。”
叶修抬眼看他,表情特别无辜:“才绑好的,又拆?”
霸图队长太阳穴跳了跳,他努力压着语气:“我说蝴蝶结。”
叶修就“啧”。却还是老老实实拆了蝴蝶结重新固定过伤处,弄完之后把废弃物品团了团扔进垃圾桶医疗用品装回韩文清的抽屉里,他抄起毛巾去厕所将它和自己的手都洗过,又出来拎起筷子,把剩下的饭菜全部吃干净。
中间蔫头巴脑,哈欠连天,就好像绑了个绷带就用掉了他全部精力一样。
吃完饭之后更是连碗都没收拾,扯了张纸巾擦了把嘴,他也不问问韩文清下午有课没课需不需要午休,就那么摇摇欲坠的自顾自走到了韩文清床边,扑通一下栽倒在了上面。
又在过了好一阵儿之后才蠕动着往床铺里侧挪了挪,再抬起脚来蹬掉鞋子收回腿,整个过程中脸一直朝下。
直到把被子扯过来裹好自己,这整个全过程里,他就没有抬过头。
韩文清喘气。
“叶修。”他叫他,有点不耐烦,而叶修抬起一只手来冲着他在虚空里扒拉了两下,他依然不抬头。
声音就从枕头里传出来,闷闷的。
“老韩乖,让哥睡一会儿,困。”
“吃饱了就睡?你什么时候这么没出息了。”
“老韩你这是说的哪里话,你不知道睡觉睡到自然醒才是人生最高境界么,哥正在追求这一境界的过程里,你别妨碍哥悟道。”
霸图队长又皱了皱眉。
不过在垃圾话这一项上韩文清一向是被叶修完爆的水准,所以他虽然不甘心却也没多问,只是明智的转开话题。
“我下午有课。”
“唔?”
“书架的禁制我打开了,你可以随便看。”
“唔。”
“出去的话,记得带上钥匙锁好门。”
“……啰嗦。”
“那我--”
“老韩、啊……”
“嗯?”
“记得买饭回来。”侧了侧头,叶修终于把脸从枕头里露了出来,又对着韩文清有气无力笑了一个,“这次煎蛋单放,我还挺喜欢溏心蛋的。”
韩文清瞅着他沉默,叶修却又打了个哈欠,他再次在空气里扒拉了两下,然后就把脑袋摔回了枕头上。
“还有,你刚刚那是本能反应,我懂。放心,不会笑你。”

TBC 例行求回帖,_(:з」∠)_
评论(33)
热度(162)
  1. 七月烟岚~咸鱼中一八·您的更新卫星已上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防删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