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惑众 一

又一个新构思,好吧其实也不新,过年的时候就弄好了初步大纲,只不过最近突然完善到我觉得可以写了。
先来个头,考完试之后跟倾城一起写,调手感调思路调节奏。
都市异能,超能力,唔,现代架空?
再做错误标点病句语法题我就得死,换个脑子清醒一下。
cp当然是韩叶,不过除了韩叶就没其他了。其他角色倒是有不少,但是都没cp。
……好吧,其实韩叶也不能算一对。
至于为什么,文里说。

然后,职称问题估计不符合现实,别跟我较真儿――现实里哪有三十岁不到的正牌大学教授,就更别提某一位还能当研究生导师了。

又及,猎人这个名称来自全职――我是说另一个――和白饭,不过职业分类和能力体系是我自己搭的,可能有所相似(比如几大系别上),但是并不是全盘照抄别人设定,当然就更不是猎人paro或者猎物者paro。
……直接照搬了别人设定甚至别人大纲写东西那还有什么意思啊……






惑众


B大四号教学楼,308教室。
距下课还有大约十分钟的时间,不过韩文清已经结束了他的课程。
这一点让所有的学生们都有些意外,毕竟这位老师虽然不同于法律系的那位每堂课都是卡着下课铃声吐出本堂课内容最后一个字的张新杰教授,却也从来不会说是,提前这么久就结束了授课内容。
不过怎么说呢,毕竟早点结束了授课内容就意味着下课的时候不会拖堂,可以铃声一响就直奔食堂,所以,挺好的。
何况韩教授这堂课还是上午的第二大节,而且又是一上三小节的大课,第三小节结束了的时候,都已经十二点二十了。
――食堂十二点半关门,教学楼距食堂直线距离一公里。
……教授,我们爱你。
而就在学生们收拾好了东西只等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韩文清也在飞快的思索着一些事情。
这所大学给所有单身的正式职工提供宿舍,尺寸无视职称的统一为约莫一个宾馆标间的大小,带浴厕和阳台,单人单间,水电全包――身为该校的一名正牌教授,韩文清自然也享有这个待遇。
而出于他同时还拥有一个不太可以正大光明的在所有人面前提起的职业和身份的缘故,他在自己的宿舍上,做了一点小手脚。
比如说,布置了一点警戒。
两个小时之前,这个警戒被轻微的触动了一次,它给韩文清发来一个警报。
一个半小时之前,这个警戒又被触动了,它又给韩文清发来一个警报。
而在这第二次警戒被触动了的五分钟之后,这个警戒就被人死死的按住了,持续不断的跟韩文清报着警,一停不停,就好像一个被人用拖把杆死死顶住了的门铃,直到半小时之前才停了下来。
但是那不是因为危险解除了。
那纯粹因为这玩意儿叫了太久,没电了。
说真的,房间上的警戒被人如此触动,韩文清说什么也该回去看一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另外一些反常迹象却让他还是停下来,上完了课,甚至一直等到下课铃响起来了之后才慢吞吞的往回走,甚至都没有跟急着去吃饭的学生抢门。
原因无他,他收到的,只是警戒被触动的警报,却没有被破坏,以及被入侵的更深层次的警报。
就好像一个人持之以恒的按着他家门铃主人不出来就誓不罢休,却始终没有……破门而入。
想通了这一点,韩文清顿时就不着急了。
于是回宿舍的路上走的悠哉游哉,又跟沿路遇上的同事学生打着招呼,他甚至还拐了个弯,去报亭那边拿了一份今天的《神棍日报》。
当然,回到自己宿舍楼,踏入自己宿舍所在楼层的时候,韩文清还是戒备了起来。
气息覆盖全身但并不外露,袖口别着的银质小刀下滑落入掌心,眼睛盯着脚尖,韩文清夹着公文包,仔仔细细数着步子。
从楼梯口到宿舍门,是九十七步。
不过走了九十步之后,他全身的气势都松懈了下来,取而代之的则变成了怒气,另外一种。


韩文清是个猎人。
不不不,不是左牵黄右擎苍西北望射天狼,也不是火枪一杆铁砂一袋硝烟滚滚牙碜无双,当然就更不是山口山里的……你们懂。
但是他是个猎人。
这世界上有很多普通人,同样的,也有很多不普通的人,安安静静的潜伏在这些普通人里,过着属于自己的日子。
比如大苹果某家报社里的可怜记者,比如哥谭的某位花花公子,比如伦敦某街区的某个酒吧老板,比如被姨妈一家欺负了若干年的某疤头,比如某个都市的医院里以血浆为食的美女医生,比如同市的某个出租车司机,比如一家三口满世界流浪的吃完上顿不知道下顿在哪里,跳下深渊前所思所想也不过就是再看儿子一面的某个傻爹。
很多人。
韩文清便是这些不普通的人们中的一员。
这些不普通的人们对自己有着各种各样的称呼,而在时间的流逝里,这些人也逐渐因为和根据各种各样的原因形成了各种各样的组织,而韩文清加入的那个,叫做联盟。
他加入了联盟,主要接的又是搜寻、捕猎、战斗、刺杀这一类任务,按照职业分类,他就成为了一名猎人,只不过和某些同样干着这些任务的自由佣兵不同,韩文清他,有执照的。
而他成为了一名有执照的猎人已经有十多年时间,这十多年里,又有近十年,是用在了和某个叫做叶修的家伙的纠缠上。
他们两个不止一次的生死相搏,也不止一次的性命相托,见了面还是想打架的时候更多,可是彼此心里都明白,那个家伙,绝对不会成为从自己背后捅来的刀子。
而现在,这个绝对不会成为从自己背后捅来的刀子的人正灰头土脸的以一个奄奄一息的姿势坐在自己门口,哪怕自己的鞋子停在了他面前也没有给出反应。
倒是他的后背还倚在韩文清门上――这就是警报一直响的原因了。
他那个警戒的原理很简单,当房门被超出某个水准的,普通人无法拥有的力量碰到了的时候,警报就会响。
如果一直碰,那就一直响。
而叶修就坐在门前,又毫无形象可言的把后背倚在了门上。
皱了皱眉,韩文清叫了他一声。
片刻之后,他把声音提高了一点,又叫了叶修一声。
再等一分钟,韩教授毫无耐心的对着地上那个人的脚踝一脚踩了下去。
那个人终于有了点反应。
却不是如韩文清设想般的立刻从地上跳起来然后嘴炮模式全开或者抽出却邪大打出手,他只是稍微动了动依然垂着的脑袋,然后似乎发现了眼前的一双脚,这才顺着脚上面的腿把视线一路向上挪去,慢慢抬起头来。
终于挪到韩文清脸上的时候焦距甚至有些对不准,好一会儿之后才勉强扯出一个笑,下一秒就要被风吹跑了一般。
声音更是小而虚弱,又涩哑的厉害,仿佛戈壁滩上经风和烈日打磨了千年的砂,只是听着都觉得耳膜被蹭的生疼。
“嗨、老韩好久,不见――”
一边说着又一边抬起手来似乎是想要打个招呼,不过也不知道究竟他是做的太久了还是怎样,总之只是稍稍一动整个人就朝着韩文清的方向歪了下去,一头扑在了韩文清腿上。
下意识的抱住了韩教授结实的大腿好让自己不要摔到地上去,叶修恍惚了一阵之后,他抬起头来看向低头瞅着自己,表情一团扭曲的韩文清,他声音很小。
“老韩你怎么才回来啊……”
韩文清发誓,自己从那个坐在地上抱着自己大腿把脸蹭在自己膝盖上的家伙的声音里,听到了一点委屈。
但是。
叶修,会,对着他韩文清,表示,委屈?
呸。
而那个人依然坐在地上抱着他的腿,又在试图借助外力站起身来――说真的,韩文清对于这个举动没有任何意见,他跟叶修掐了这么久,是真不习惯也真不喜欢看到叶修这么奄奄一息的虚弱模样,更是完全不想要看到叶修这么委顿在地上,从下方看他。
所以他确实希望叶修能快点站起来,和他视线平齐。
――前提,叶修选择的外力帮助,不要是他的裤腰带。
……总之险些就被多年死对头扒了裤子的危机终于把韩文清从多年死对头居然以一个弱者的姿态出现在了自己眼前的惊悚里冲了出来,抓住叶修手臂以一个完全称不上客气的动作把人从地上提起来按在门上,一条腿插进他膝盖之间防止他又溜下去,韩文清脸色极冷。
“你搞什么鬼?”
叶修有气无力一笑。
要是平时,韩文清敢这么对他那绝对会被他弄出却邪来照着脐下三寸直接捅过去,不过现在,整个人完全是靠着对方的支撑才能站住的叶修,可没有那个力气。
他连直着脖子都嫌浪费体力。
不过脑袋一歪靠在韩文清手臂上打算借力的时候那人迅速的收回了手臂,没了支撑点的叶修就以一个标准的投怀送抱的姿势扑到了韩文清宽广的怀抱里。
在刚吃完饭回来的同一楼层的其他老师囧囧有神的目光中。
――他们都没听见叶修趴在韩文清耳边气若游丝的那句话。
“老韩,拜托……给口吃的吧……”


这个点儿食堂自然是没饭了,不过大学附近从来不缺各式小餐厅,卖什么的都有,就比如韩文清和叶修现在在的这一家。
主打是各类蛋糕面包冰激凌小点心,吃饭时间也顺便做做各种焗饭意面披萨汉堡之类。
而韩文清为了不让别人偷听到自己和叶修的谈话就选了角落里某个被绿植半围绕着的双人座,虽然自从上了饭起,叶修的嘴,就只在要求再来一份的时候才起过说话的作用。
并且此时他已经吃到了第五人份。
一进门就直截了当的表示了现成的不辣的汉堡来两个,两个之后又要了两个,然后一个老北京鸡肉卷,一份咖喱鸡排饭,一份培根蘑菇焗饭――他吃完这些东西的时候,韩文清的黑椒牛柳意面才只吃了一半。
所以韩文清队长虽然无奈于四周的眼光和私语却也拿他们没有什么办法,毕竟你不是每天都能见到这么一个饭桶,何况这个饭桶还是被自己带来的――
现年二十七岁,从没交过女朋友,也从来没交过男朋友的韩教授完全不知道,虽然叶修的饭量确实很值得惊叹,但是更值得好奇的是,他们现在坐着的这个位置,有个别名,叫做情侣雅座。
至于为什么服务员没告诉他们……
拜托,当韩文清选定了一个座位并且笔直的冲着它走了过去的时候,又有哪个服务员,能看着他的脸,说出一个“不”字来?
不过就在韩文清思考他要不要阻止叶修吃第六份食物――虽然他不是掏不起钱,他主要是担心叶修吃出问题来――的时候,他对面的那个人,终于停下了勺子。
可乐已经喝完了,叶修就拿起了韩文清的咖啡,喝了一口之后皱了皱眉,他往里面加了两块糖。
韩文清“喂。”
而叶修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看清宿敌目光所向的时候恍然大悟。
喝了口咖啡然后又往里面放了块糖,用勺子搅拌着杯里的液体,叶修一笑:“没事,我不嫌有你口水。”
韩文清= =+。
那边那个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这边的低气压一般,慢慢的喝着咖啡,叶修最终下定了决心,他抬起头,在一桌的空盘子和包装纸上方直视自己宿敌的眼睛。
“原因我此时……不能讲。但是老韩,你可不可以,暂时收留我一段时间?”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韩文清愣了一下,而叶修已经放下杯子抓住了韩教授的手,他深情款款:“土豪,求包养!”



tbc

总之你们可以猜猜题目的意思,猜对了不一定有奖……
以及那几个拿出来当栗子的非普通人你们也可以猜猜,猜对了我会很开心哦么么哒

……继续背书去了。

评论(26)
热度(237)
  1. 七月烟岚~咸鱼中一八·您的更新卫星已上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防删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