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雨夜 一发完结……濒死的爬去上班,叶修生快么么哒~

架空世界,双佣兵设定,相♂爱♂相♂杀♂,调情……或者挑衅(。
领队大寿吉祥~\(≧▽≦)/~
拼死赶出来的一发完结而且少说一半的字数都是用手机按出来的……我昨晚上抱着手机按到十二点今早上五点半爬起来继续按,手指头都快抽筋了……………………
总之简单粗暴,肉,渣,逗比,OOC,不着调,质量粗劣什么的,就……多包涵(。
……我觉得我在加班和备考里能赶出来已经很值得表扬了所以不许打我!
再一次,领队生日快乐喵喵哒=333=
最后,沐闲闲说,“大家看了后要打18冲着我来!(躺平)”,感谢【鞠躬


雨夜


搓了一把鼻子甩掉水,叶修瞪着韩文清,毫无惧色。
手则依然按在前台的桌子上,再往挪前一寸就是一张房卡——也是他跟韩文清在这里对峙上的真正原因。
是说今天他去炎之森扫荡材料的时候发现了一只天焰鸟,这玩意儿身上出产许多材料,无论哪一种!……千机伞都用不到。
可是小唐的火舞流炎若是打算完美升级,那么这东西身上有两种材料必不可少,另外四种,则是多多益善。
——当然,这六种材料可不是只有小唐的火舞流炎用得上,其他的火焰系的武器装备一样也是对这些材料来者不拒的,比如,韩文清的,烈焰红拳。
所以叶修爬上树去准备逮鸟的时候惊愕的发现另外一根树枝上趴着韩文清……那就完全不值得意外了。
于是两位队长就为了这么个鸟事在树上大打出手从树上打到树下——树没倒谢谢!——再从树下打到另一棵树下,那只倒霉的鸟还在窝里呼呼大睡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他俩自然也不担心被人渔翁得利。
先把对方干趴下再上去收拾那只鸟,完全来得及。
那个时候,他们两个真的这么想。
……可惜最多就过了五分钟,这两位队长,被一群突如其来的凶暴犬,给无情的,碾压了。
人常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当头各自飞,这两位队长,在那一群浩浩荡荡不见天日的凶暴犬面前,各自飞的……比同林鸟还快。
快多了。
不过等叶修好不容易摆脱了背后不依不饶的若干头野狗绕了个大圈儿回到鸟窝的时候,他悲伤的发现,那只天焰鸟,已经永远的消失在了他的猎物清单里,也不知道究竟是被谁捡了桃子。
——不,不是韩文清,韩队长那双拳套是红的,现在还在被野牛追杀着呢。你看他跑走的那个方向的滚滚烟尘和不断倒下去的大树吧,他要是能在这种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的跑过来拎走这只天焰鸟,叶队长发誓,这要真是老韩得了利,他以后写自己的姓的时候,就都做一个上下的轴对称——您怎么不说您以后就跟他姓呢,队长?
接下来的时间里叶修又在林子里继续不紧不慢的转悠着,天焰鸟虽然没有了,但是能找到点其他的材料,那也是极好极好的,不过他最终找到的,是一场炎之森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
范围还超级广,广的叶修跑到森林外围的小镇上的时候依然觉得天被捅了个窟窿,补不上。
然后从头湿到脚的叶修就在镇上唯一的一间旅馆的前台处遇到了一样是从外套湿到内裤的韩文清,而前台同学不无遗憾的告诉他们两个,旅馆里的房间,就剩一个了。
说完之后顿了顿,那人一双贼眼上下打量着韩文清分明的线条与叶修毕露的曲线,丫舔了下嘴唇:“当然,还有一个房间可以提供给两位——我的房间,也是很舒服的哦?美味的酒和热气腾腾的食物,放满温水的浴缸,一切全免费——我的床,很大哦?”
那两个人沉默着一起抓向了房卡。
手指相碰的时候他俩都抬起了头瞪向了对方,不过下一刻叶修的一个喷嚏打破了这幅画面,于是韩文清退让了一步。
“一人一半。”
叶修捏着鼻子瓮声瓮气:“浴室我先用。”
韩文清点头:“可以。”
于是叶修放手,韩文清把房卡拿到了手里。
提起包,两个人一起并肩往内部走去,一步一个脚印,水脚印。
至于背后前台恋恋不舍的深情呼唤,两个人很默契的一同无视了。
从大堂转入客房区的时候他们两个都看到了一架自动贩卖机,机柜里放货物的地方一共五层,绝大多数的空格上放着的都是橡胶制品,和油膏,或者液体,或者小药丸。
蓝色的 。
这样的赤裸裸让两个人都抽了抽嘴角,弯了腰,叶修试图从里面找出点不一样的东西来,比如说烟卷啊,还有烟卷啊,以及烟卷啊——
他从恰好经过他俩背后的服务生那里get到了一个“好心”的提示:“其实这些东西房间里都有的啦,种类比这里还要齐全哦,这里也就是放一些太常用的容易缺货的啦。”
两位队长的嘴角,都抽搐了一下。
狠狠地。
当然叶修最后还是获得了一包香烟,不是什么好牌子,燃烧之后的烟雾冲劲十足,而韩文清拿到了两罐啤酒,度数非常低,低的几乎喝不出酒精味道。
不再管那个奔放到了一定程度的自动贩卖机,两位队长提起自己东西——叶修顺便可惜了一下自己裤兜里的那些被雨水冲刷成了浆糊的纸币——跟在服务生后面转过一个弯,推开一扇门。
下一刻,他们两个都停住了。
门推开的时候,这两位队长都敢对着自己的武器发誓自己听到了……喘息和呻吟的声音,不止一个人,不止一个房间,声音大的甚至连窗外的雨声都盖不过去。
深深后悔着是不是找错了旅馆,依然从头到脚往下滴水的两位大神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旅馆的住宿区,沿着两侧的门上几乎都挂着请勿打扰的走廊往前走,相距一个拳头的距离。
这个距离很妙。
妙的足以让一个人把自己的武器顶到另一个人的脖子上两下打翻在地上,也足以……让另一个人抓着这个人的肩膀把他一下撕过来按在墙上,然后直截了当的啃上去。
但是直到两个人终于找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这两个事情依然一件都没有发生,就是两个人的衣服在走廊上的灯光烘烤下已经干了一半,黏糊糊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
因此韩文清刷开门的时候叶修把包一丢就扯着衣服冲进了浴室,而霸图队长看了看自己这个老对头,他叹了口气,认命的把门从里面关好,挂上链子,捡起叶修扔了一地的从里到外的衣服简单处理了下,最后也没忘了把浴室门关上。
——从外面。
但是直到两个人终于找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这两个事情依然一件都没有发生,就是两个人的衣服在走廊上的灯光烘烤下已经干了一半,黏糊糊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
因此韩文清刷开门的时候叶修把包一丢就扯着衣服冲进了浴室,而霸图队长看了看自己这个老对头,他叹了口气,认命的把门从里面关好,挂上链子,捡起叶修扔了一地的从里到外的衣服简单处理了下,最后也没忘了把浴室门关上。
——从外面。
十五分钟之后叶修擦着头发上的水套着浴袍从里面慢吞吞走了出来,小旅馆里只有纸拖鞋,他干脆就没穿,赤着一双脚踏在红漆的木地板上,脚背生生的白。
那浴袍却似乎大了些,他带子系的也不怎么端正,锁骨和小半胸膛都露在了外面,袖子挽了两三道,终于是把双手都挽了出来。
看了眼韩文清帮自己处理好了、现在挂在了空调送风口下面试图吹干的从里到外全套衣物,叶修笑了笑。倚着门,他往浴室指了指:“哟老韩,到你班儿了。”
说着又顺手接过韩文清脱下来的上衣,兴欣队长依然倚着门框,他以一个十分娴熟的姿态帮老对头处理着外套——然后被黑着脸的韩文清一把从浴室里推了出去。
霸图队长咣当一声摔上了门。
从里面。
噗嗤笑了声,叶修捡起韩文清其余的衣服开始处理,最后一起挂在了空调的送风口下。
看了看被空调风吹的飘飘荡荡的一黑一白偏偏都带着红色花纹的两身衣服,他揉了揉鼻子打了个喷嚏,转过头去给自己倒了杯热水一口气喝了个干净——那是他洗澡的时候,韩文清烧下的。
喝完了热水缓过劲儿来之后,叶修开始检查房间。
说实话自打步入住宿区看到沿街的无数请勿打扰和一路上若有若无的鬼叫的时候叶修真的很担心这个房间会是什么样儿,不过还好,这屋子里没有什么湿哒哒黏糊糊的液体,也没有什么什么奇怪的不明痕迹,墙纸干干净净,床单整整齐齐,完全没有一些黄褐色的可疑斑点,就是灯光的粉红色实在是暧昧的有点过了头,窗帘似乎也有点问题,无法完全拉起。
当然,在这样的雨夜里,就算完全敞着窗帘,其实也不用担心被人看到……吧。
更何况,他们的房间在四楼。
——一边这么想着,叶修大大一边假装他,其实没有看到床头上的篮子里形形色色的小包装大包装,以及各种密封塑料袋下面的,各种各样的小玩具。
哪怕里面有不少东西他用过。
和正在浴室里洗澡的那个人一起。
还不止一次。
然后他才意识到,比起上面那些事情来,他更该在意的,是,这房间里,只有一张床。
倒是挺大,也挺软,足够两个人在上面滚个十圈八圈,做一点……这样那样的事情。
又看了看空调下挂着的两身队服,叶修弹了弹舌头,他站起身来走过去把那两身飘着飘着就纠缠到了一起去难舍难分的衣服理开,让它俩泾渭分明,你是你,我是我。
一边又抽着气按了下侧腹,那里白天抢材料的时候被老韩结结实实轰过一拳,洗澡的时候他看过,青了一大片——当然韩文清也没捞着好,为了这一拳他被叶修在肩膀上结结实实来了两下,一样是会让人淤血个三五天的力度。
从老对头包里翻出伤药,叶修掀开衣服呲牙咧嘴的处理起了伤处,晾着那一处等药物自然干燥的时候门一响,是霸图队长洗完了澡,从里面出来。
脸还是黑着的。
——这房间虽然是张大床,却实实在在是个单人间,浴袍自然也只有一套,韩文清洗完了澡要找衣服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可穿之物,所以只好把浴巾在腰间随便一裹,他赤足行来。
出来见到叶修坐在床边半裸模样也没有什么反应,毕竟他看叶修叶修看他都是司空见惯,全裸的样子见过,近距离深入接触交流也不是一次两次,更何况,此时只是半裸。
——有什么啊。
倒是叶修看着他走出来的样子,视线忍不住的发直。
韩文清正在擦头发,手臂向上举起,大半脸孔都挡在白色的厚软毛巾里。那些还没擦干的水珠从他头发上滴下来,跌在线条分明的肩膀上,划过胸肌腹肌清晰的轮廓,淌过紧窄的腰,顺着凸出的胯骨与人鱼线溜下去,在暧昧的灯光下折射出迷离的光泽,一直渗进腰间厚厚的浴巾,又从线条分明的两条长腿上滚下来,滴滴答答的溅碎在了地板上。
在韩文清抬起头来之前,他咽了口口水,他觉得嗓子有点干。很干。
霸图队长自然没听到他咽口水的声音,他也不知道叶修此时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正如叶修并不知道十几分钟之前,他从浴室里出来,韩文清看着兴欣队长倚在门口似笑非笑,半边脸映着浴室里昏黄的灯光锁骨下分明的阴影的时候,他心里又在想什么。
他只是看到叶修别开脸去,又伸出手摸索着够到一罐啤酒,他拿走那一只金属罐子。纤细的手指摸索半天之后,咔嚓一声打开了拉环。
叶修仰头灌了口酒,下巴与脖颈拉出漂亮的线条,喉结随着吞咽而上下移动着。
韩文清也移开了视线。
在床的另一侧坐下,抽过一条枕巾把床头橱上的一篮子东西盖住,韩队长刚想说些什么,隔壁大约是中场休息时间结束了,他们又叫了起来。
叶修“……”。
韩文清“………………”。
下意识的往对方那边看了眼,又在视线相撞的时候迅速挪开,咳嗽了一声,韩文清拿起遥控器,他打开电视,打算找点什么来看,也好缓解一下房间里的奇妙气氛。
画面出来之前,一个悠扬婉转的嗓子已经在房间里开始盘旋回绕。
下一刻,一个超大的深入接触特写hold住了全场,……同时也震撼掉了韩队长手里的遥控器。
……其实那个画面同样震撼住了叶队长,不过毕竟,被吓的掉了手里的遥控器的人……不是他。
所以叶修叽叽叽的嘲笑起了韩文清,而韩文清一言不发,他弯下腰去捡起遥控器,俯身时腰背线条绷紧,肌肉的轮廓分明,让人很有上去摸一把的冲动。
正打算继续叽叽叽的嘲笑他的叶修突然又不说话了。
——当然……不排除是因为另一侧的房间开始砸墙了的缘故。
那声音大的连窗外的雨声都盖不住。
这个动静让霸图队长到了嘴边上的还击全咽了下去。
放下遥控器转而拿起叶修用了一半的药瓶,他吸着气处理起了自己肩膀上的淤伤,正头疼着背后的部分看不到不好处理的时候又感到床面一阵摇晃,是叶修手脚并用的爬过半张床,他在他背后坐下,臀部放在自己脚跟上。
韩文清是将药膏倾在了手里,叶修就默不作声的伸出手指自那人掌心挑起细腻膏体,再一点点的在霸图队长背后的那些,叶修亲自留下的伤痕上涂抹开来。
他指尖指腹都布满薄茧,动作却柔软非常,修剪的平滑整齐的指甲划过韩文清掌心,过电般的感觉。
这气氛好的让韩文清一时都有点恍惚。
而叶修依然在帮他处理着伤处,温热而干燥的手指蘸着微凉的膏体从肩头迤逦而下,划过凸起的肩胛骨,在下方的肌肤上细细推开,又一点点揉进肌理。
他甚至能感受到叶修靠近的时候,呼吸吐在他背后的湿热。
“叶修。”他压着嗓子叫他,下面一句话则被隔壁猛然爆发的一声尖叫盖了过去。
……那一刻霸图队长简直有套上烈焰红拳去隔壁拜访一下的冲动,兴欣队长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拍了拍韩文清肩膀。
“嗯,嗯?嗯。”忍着笑,他发出含义不明的几声,只是韩文清无需回头都能想象得出他在背后笑到发抖的样子。
“叶修。”他再次沉声叫他。
胡乱应了句,斗神的手指又一次划过他掌心挑起点药膏,声音里依然柔软笑意:“老韩你说说你,你倒是跟我抢什么?现在好了,材料谁都没拿到,哥还倒贴进去那么多道具和东西,被狗追的时候差点连鞋都跑掉,你就让给我不行么,对谁不好?”
韩文清嗤之以鼻:“那怎么不见你把天焰鸟让我?”
说那话本来就是为了转开话题缓解一下屋里气氛,听到对方那么回答他也没觉得有多意外,眨眨眼睛用指背揉了揉鼻尖,叶修一笑:“女士优先嘛,我可是给小唐弄材料,老韩你要爱幼啊。”
“爱幼?呵、呵。”故意拖着长音笑了声,霸图队长毫不客气的回敬了回去:“爱幼前面还有两个字叫尊老你听说过没?再说了,材料面前男女平等……呜!”
——帮他把伤处全处理好了的叶修往他肩后伤处啪的糊了一巴掌。
又佯怒:“我跟你这人真是没有共同语言。”
扬着下巴瞥了按着肩瞪过来的老冤家一眼,从鼻子里哼唧了一声,兴欣队长翻过身重新手脚并用的爬回了床的另一边,翘起的臀部随着行动扭来扭去。
韩文清却直到最后也没有抓着他脚踝把他拖回来。
只是皱着眉头喘了口气,他压下胸口一点异样。
白天先跟王杰希和方士谦为了两只疾风兔打了一架还被那俩砸了几次药包,和叶修对殴的时候叶修也没少往他脸上糊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刚刚被狗追着跑的时候韩文清就觉得有些什么不太对窍,只不过那时候他当自己只是进行了一场剧烈运动这才会这么心动过速体温升高,之后一场暴雨浇下来那点东西自然也被压制住了,只是现在擦干了身体恢复了体温,又加上张新杰的药膏渗入肌理……
再一次深深喘了口气,听着两个隔壁一个打墙一个鬼叫,体温正在下降、体内却燥热的仿佛烧了一团火的霸图队长悲愤的觉得,这世界简直不能好了。
却什么都没打算做。
只是坐在床边整理着思路,这次出门已经得到了哪些材料,霸图的仓库里又还有哪些材料,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够不够升级烈焰红拳,够的话又该往哪个方向突破,属性上做出怎样的调整,这些东西,都需要他细细斟酌。
却依然能听到床的另一侧,出奇清晰的水声,以及吞咽声。
叶修长长出了一口气的时候韩文清回头,他看见那个和自己的关系从来都难以一言以蔽之的人低着头,额发落下来覆在光洁的额头上,睫毛长翘浓密,鼻梁挺直,侧脸的线条分明,柔软白皙的肌肤在灯光下莹润的有若一件白瓷。
然后窗外骤然亮如白日,一个炸雷滚过天空。
响雷过后整个房间骤然落入一片黑暗,而留在韩文清视网膜上的最后一点画面,就是叶修被啤酒湿润的色泽明润的嘴唇。
微微张开一点,唇线的弧度仿佛在诱人亲吻。
那一瞬间,心里的野火几乎要烧破躯壳冲出来,再焚尽所有一切。
只是又强行压了下去。
不理会叶修那边小小的金属碰撞声,水声,低哑的惊呼,韩文清下了床,又扶着墙走到门口。
摸索了半天终于摘掉了刚刚挂上的门锁,他拉开房门,门外也是一片漆黑,甚至比屋里还要黑一些。
四周的房间里却几乎没什么动静,只有少数几个人从里面伸出个头来张望了两眼,发现似乎不是只有自己房间里停电了之后又缩回去,更多的房间里则什么反应都没有,鬼叫依旧,砸墙或者砸门也依旧。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有个小小的光芒从走廊那头过来,又走近了一些之后韩文清才看出来那是个少年,他推了一车蜡烛过来。
见到韩文清只裹了一条浴巾就出来了也没有半点讶异之色,只是很习以为常的拿起支蜡烛点燃,又翻过一个玻璃杯将蜡烛插进杯里,要把蜡烛递给韩文清的时候他一抬头,看到了韩队长的脸。
从下方被烛光照亮了的。


……总之韩文清端着蜡烛回到房间里的时候他脸色一点都不好看,而叶修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是听到外面的动静的时候,他依然清晰明确的get到了事情的真相。
所以韩队长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又是一只叽叽叽的抱着肚子满床打滚的叶修。
他真心懒得理会。
只是咔哒一下把杯子墩在床头柜上,韩文清翻身上床,顺便把被子拖了过来,裹在身上。
那个谁又不笑了。
依然四仰八叉摊在床上,他伸出脚去,脚尖顺着霸图队长裸露在被子外的脚踝向上滑去,顺着腿肚滑到膝盖,他在那里轻轻一蹭。
“老韩你吃独食是不对的,被子——靠!”
手脚并用的挣扎了好一阵儿之后终于把韩文清闷到他脸上的被子甩到一边,抱着枕头坐起身来,叶修看到的,却是那个男人枕着自己手臂,默不作声侧躺在床上的背影。
他眨了眨眼睛:“老韩?”
那个男人还是背对着他一言不发。
这反应可大大的出乎了叶修的意料。
伸出脚去,兴欣队长用脚尖在多年冤家后腰上滑了两下,发现他没有反应之后更是得寸进尺的踢了踢韩文清的屁股。
“诶诶,干嘛呢?怎么了……嘶——!”
是那个男人反过手来啪的一巴掌拍在了他脚踝上,力气之大,竟是把那一处的皮肉都拍的泛起了红。
却依然没回头,不做声。
叶修眯起了眼睛。
丢开枕头,他爬到韩文清身边。
在那人来得及反应之前他的手指已经按上对方侧颈,几秒钟之后又噗嗤笑出声来,表情古怪。
“老韩啊,你今天碰上王大眼了么?”
翻了个身将姿势改成仰躺,韩文清盯着跪坐在他身边的叶修,神色格外不善:“你有完没完?”
叶修笑嘻嘻的伸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
“憋着对身体可不好啊老韩,不如哥帮你一把?”一边说着,他已经一边自动自发的解起了韩文清腰间的浴巾,“你也别太感激哥,日行一善而已~”
他居然还在句尾加了个波浪线。
这个欠干无比的语气让韩文清一秒就硬了。
拳头硬了。
……不过在他把叶修揍到床底下再骑上去之前,叶修已经先一屁股坐到了他肚子上,结结实实。
说真的,叶修其实完全不胖,兴欣草创,一切事情都还没走上正轨,几乎方方面面都需要他这个队长操心费神,这样的消耗之下,原本就没什么肉的叶修更是越发消瘦了下去。
然而再怎么消瘦,他也是个无比正常的成年男人。
一个身高一米七八体重一百多斤,没病没灾体型标准的,成年男人。
所以他这么照着肚子一屁股坐下来的重量和冲击力自然可想而知,韩文清差点就被他坐的连早饭都一起吐了出来。
下一刻又眼前一黑,更是连呼吸都困难了。
——是那个嘻嘻哈哈的坐在他肚子上的人俯下身去,于是韩文清的面孔就陷进了他不算宽广的胸肌里,深深地。
咬着牙往叶修腰上抓了两把,韩文清只觉得空气完全进不了肺里,却难说这究竟是因为自己肚子上的分量,还是因为自己鼻子上的重量。
只是当他终于能够正常呼吸的时候房间里依然是漆黑一片的,叶修刚刚俯身的时候弄熄了蜡烛,于是四周就被黑暗充斥了,安静无比的,只有风声,雨声,以及两个人绵长的呼吸声。
肚子上的重量开始转移,那个坐在他身上的人几乎是贴着他的皮肤一点点的蹭下去的,从腹部到腰胯,轻轻碾压磨蹭了几次之后才从腰胯挪到大腿,最后终于在韩文清的膝盖上坐定。片刻之后又稍微抬起一点身体,风雨的声音里就多了点布料的悉簌声。
他重新坐下来的时候,贴在韩文清腿上的,不像是浴袍的布料。
它温暖,弹性,细腻,柔软,以及……
“叶修。”摸索着伸手去抓那人,韩文清又叫了他一声,嗓子哑的厉害。
而叶修没回话,他只是解开韩文清的浴巾,又顺着身下人结实的腹肌一路慢慢摸下来,最终握住那个已经已经完全膨胀起来了的部分。
喘息着,韩文清抓住了叶修踏在他腹部旁边的床单上的脚踝,他闭上眼睛。
低声轻笑着,叶修握着那个人,手指从顶端移动到根部,又从根部套弄回来。指尖在暴起的血管上擦了一下,听到韩文清重了一个调子的呼吸声时,他拇指在顶端搓了搓,又分出一只手去揉弄着下方的囊袋。
指尖挑开最顶端的那层皮肤点了点下方已经湿润了的小孔,将流出来的那些液体在顶端上均匀抹开,叶修听见韩文清的呼吸。
压抑而忍耐着的,像是火山爆发前的的地壳,看似平稳,下方却翻涌着炙热的岩浆。
叶修突然就觉得这有趣极了。
他跟韩文清认识的太久,几乎是他开始做佣兵的同时就认识了韩文清,这些年里两个人之间经历了太多事情,敌对过并肩过,争吵过缠绵过,但是一直都是直来直去而丝毫不加掩饰和忍耐的……至少韩文清是这样。
只是他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如此时这般。
却能想的出为什么。
因为他倒霉,遇到了王杰希之后又碰上了自己,完了还拿张新杰出品的伤药处理了下伤处,而这些东西,完全不能混着一起用。
所以他今天“脾气格外好”。
虽然很多人都不知道,或者即使知道了也不肯相信,但是毕竟他们两个是恋人,而韩文清在这一点上,恰好非常传统。
他不喜欢在外力的影响下跟他的爱侣发生一些什么,他更希望这些事情发生在两个人都清醒自愿,没有任何干涉的时候。
叶修也这样。
所以更能体会韩文清此时的这种……沉默,又觉得他这样的隐忍里,充满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可爱。
他甚至能想象得出韩文清此时的样子,眉头皱起来,眉心纠结成一团,眼睛紧闭着,睫毛微微颤动。他抿着嘴唇,将呼吸压在喉咙里,只有忍不住了的时候才会微微张开嘴唇发出一点喘息,下一刻又狠狠咬住,将那些欲望都按在喉间。
他突然有些想吻他。
却忍住了,只是将脚踝从韩文清紧攥的手指之间抽出来,轻笑着,他赤裸足尖踏上韩文清绷紧的腹肌,又顺着那些漂亮的肌肉轮廓一路擦上去,他用脚趾按了按韩文清乳尖,轻轻揉搓。
那一点突起迅速就硬了起来,而叶修弹动着脚趾试图夹住它,手指滑下来,他在顶端下方的沟壑处反复摩擦。
足下的肌肉越发绷紧了,臀下的双腿则不明显的挣动着,手中的东西流出更多液体,将它自己和叶修的手指都打的潮湿一片。
蘸着那些液体在柱身涂开,抚弄着手中勃勃跃动着的热烫硬物,他屈起脚趾弹了下韩文清硬的厉害的乳尖,又顺着那人的胸肌的轮廓挪到另一侧,他踮起脚尖在乳晕处绕着圈儿的打转,偏偏就是避开了最顶端的突起。
韩文清喘的更加厉害了,黑暗敏锐了他的肌肤,同时也让他无法确认叶修下一步会怎样行动,这样的未知又反过来放大了快感,更听得到叶修的呼吸。
与素来的沉稳完全不同的,他此时的呼吸比正常时候要急促,但是又不像那些意乱情迷的时候一样急促,他知道叶修同样兴奋了起来,他突然也很想看看叶修的脸——
那个人把脚从他胸口抽了下去。
又放开他的性器,他按住韩文清胯骨。
这个动作让一直都躺在那里隐忍着的的霸图队长用手肘支起了身体,想说什么的时候窗外一道闪电撕裂了天空。
他看到叶修微微张开嘴唇,低下头去。
房间里再次被黑暗所笼罩的时候,他被从未感受过的高热与湿润包裹了。


房间里的烛光重新亮了起来的时候叶修已经从韩文清腿上下来了,垂着睫毛坐在床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嘴角残留的一点白浊看的霸图队长连被坐麻了的腿都有些意识不到。
又看着叶修伸出舌尖在唇边一掠,淡粉的一点就勾走了那一点白,他将它卷入口中。
那动作看的韩文清嘴里发干,下腹发紧。
早知道他和叶修在一起了这么久,两个人虽然很多事情都做过了也试过了,却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纯粹的服务性的事情。
他们两个在床上的时候一直都是平等互助的,就从来没有谁会专注的服务于对方,为了这个做一些什么。
今天却是头一次。
试探着动了动腿,韩文清抓过浴巾盖在下腹,他刚想揽过叶修,下一刻,那个人把手举到了霸图队长面前。
那只手很薄,很漂亮,皮肤白皙手指修长指甲剪的整整齐齐,覆盖在指尖上,像是几片打磨的极其细致的淡粉色珍珠。
指缝里却黏嗒嗒的挂满了液体,随着叶修不停开闭手指的动作拉成丝,又滴下来,落在韩文清的小腹上。
“好多,好快,好浓——老韩你憋多久了?”啧啧啧的感叹着,他冲着韩文清挤挤眼睛,表情暧昧。
拳皇的脸瞬间又黑了。
他突然就不想抱抱叶修了,他只想干死他。
……或者干♂死♂他。
那个人却已经哼着奇怪的调子蹦哒去了浴室洗手刷牙,从床上跳下去的时候浴袍下摆一闪韩文清惊鸿一瞥,小鸟羽翼已丰。
回来的时候却从头发上不断往下滴水,瞅见韩文清略有讥讽的表情时又做了个解释,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说浴室水龙头出了点问题。
最后一个洗澡的韩队长表示呵呵。
见他这么个反应叶修也没多说啥,只是爬上了床,又从韩文清身上爬过去,他滚到床的另一边舒舒服服抱住了被子,大大打了个哈欠。
嘴里嘟嘟嚷嚷。
“说起来老韩我认识你也这么久了,你怎么就一点长进都没有呢?次次的都是闷着脑袋往前冲死战不退,得寸进尺不是这个用法吧?明明也是一杆好枪,让你用的也忒浪费了。”
——他前面那几句说的还像个人样,后面一句一出来,韩文清就忍不住皱起了眉毛。
声音也很没好气。
“我只听说‘若使张弛有度方能进退自如’,这句话,你是不是该好好学学?”
从没见过那谁说这种话的叶修险些给自己口水呛死。
嘴上却不肯认,他揉着枕头漫不经心:“话是这么说,不过也得分是对谁,要是对象不合适——”
那个被他撩拨了太久的男人一下把他按在了身下,他眯起眼睛。
“继续说啊?”
停顿了一下,叶修眨着眼睛笑了起来,他用膝盖蹭了蹭韩文清侧腰。
“干嘛?火气好大,你在联盟里混的也很久了,不会还跟个初哥似的吧?不至于吧?哥要是放话出去,想跟哥试试的人可是足以从兴欣排到霸图门口呢,难道你连哥的一半都没有?”
很清楚他这几句话说的都是战斗风格和日常中与其他战队的佣兵们之间的切磋,只是被他以这样的口气和这样的姿态说出来,身为他的恋人,韩文清还是隐约感到了不爽。
就越发压下去,他几乎是贴着叶修耳朵。
“我不觉得……除了我,还有其他人能满足你——”又伸手从叶修浴袍下摆处摸进入,他按住叶修大腿,分开,“我更不认为,除了我之外,还有人,能对你这么做。”
手指上滑,他暧昧的在入口处拨弄了两下,含住叶修耳垂轻轻吮吸。
“我不相信你能容忍别人对你这么做,叶修,我绝对不相信你能容忍我之外的人,对你这么做。”
叶修什么都没说。
他只是偏开脸去,又在韩文清继续突进的时候强制着身体放松。
只是太久未曾经历过性事的身体紧的过分,那人干燥的手指又突入的太过强硬,忍了片刻,被那种疼痛弄的难受无比的叶修最终还是伸出手去胡乱摸索着,抓到了什么就抡起来,扣向韩文清脑袋。
房间里顿时下了一场套子和润滑的雨,那些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包装们从叶修抓到的篮子里被甩出来,劈头盖脸的砸了拳皇一身,有些挂住了,又有一些掉下来,落在叶修脸上身上。
这变故让两个人都愣了片刻,最终先反应过来的却还是韩文清。
抖了抖肩膀把背上那些东西甩到床上,他随便抓起了一把套子在叶修赤裸的胸口一字排开,又眼疾手快捉住叶修手腕,用力摁在了床上。
他笑的温和。
“螺纹,凸点,液体,冰火,超薄,立体感……”把那一排橡胶制品挨个介绍了一下,他问叶修,“喜欢哪个?自己选,我尊重你意见。”
在他的桎梏下反复扭转着手腕的叶修挑高了下巴。
“加厚增大的……有吗?”
他问的喘息,韩文清则从那堆东西里面翻了一下,最后找出一个小包装。
“你喜欢这种?”
叶修笑了起来。
挺起腰用自己柔软的腰胯磨蹭着韩文清的下腹,叶修仰头贴到那个压制着自己的男人耳边轻声吐气,又伸出舌尖,湿湿热热的舔了一下韩文清的耳垂:“给你选的——不然的话,你有存在感么?”


韩文清第二天起晚了。
毕竟昨天他被狗追了太久压力山大,接下来又发生了一系列这样那样的事情,最后还做了一晚上体力活——而且叶修就一直没消停,那货一直热衷于给他找麻烦添乱子……这倒是跟之前的每一次一样。
所以最后一次释放出来的下一刻他倒头就睡,睡着之前还没忘了把比他更早举了白旗的那人搂进怀里,紧紧抱住。
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那人已经不见了。
浴室里地板上的水还没干,沐浴露的香气也还没散,甚至怀里的余温都还残留着,只是空调下面挂着的那套兴欣的制服不见了,床头则多了件叠得整整齐齐的浴袍,把某些痕迹都巧妙的折在了里侧。
坐在床上发了半晌的呆之后,扶着脑袋的霸图队长终于彻底清醒过来。
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哈欠,他按着肩膀慢吞吞揭开被子,那层棉织物被卷到一边去的时候却从里面滚出来一块晶莹剔透的东西,被他那么一掀就从里面飞了出去,掉到地上。
下了床捡起来那东西一看,他发现这是一块质量好的出奇的云胶冻,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叶修昨天的战利品……之一。
烈焰红拳升级的时候必须要用的,有了这东西,即使升级失败也只是装备下降一到两个等级,不至于整件装备咔嚓一下彻底碎掉,血本无归。
而看这次这一块的质量,如果到时候真的不幸失败,甚至装备的等级品质都不会暴跌,会跟升级之前完全一致,一点损伤都不会有。
一时没想明白叶修留这玩意儿给他是打算做什么,只是穿上衣服收拾行囊的时候,韩文清愕然发现他包里的两块千叶石莲,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恰好记得叶修的千机伞再升级的时候,就需要用这个来做轴心。
翻了翻眼睛,韩文清把那块云胶冻一把塞进包里,他将行囊甩到背上,拿起房卡出了门。
去结账的时候前台已经换了一个人,不是那个舔着嘴唇垂涎欲滴的看着他俩表示自己的床很大的小年轻,而是变成了一个有些书卷气的年轻姑娘,头发剪的有若西瓜皮倒扣,鼻梁上架了大大一副眼镜,鼻翼一侧有几颗小小雀斑。
韩文清走过来的时候完全不敢直视他,只拿手里的书挡着脸,她躲在书本后面,小心翼翼,结结巴巴。
“您、您的同伴临走的时候已经把房钱结、结了,谢、谢谢您的惠顾——”
她声音颤的简直如同昨天晚上韩文清和叶修房里的那张床。
听她这么说,霸图队长也没多想。
道了声谢谢刚要走,那姑娘又结结巴巴的开了口,声音小的简直如同蚊子叫。
“那个…………先生、您、您的同伴他……他有话留、给您……”
低着头把那本书举起来挡在头顶,她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豁出去般的一口气把剩下的话语全部倒了出来,声音大的跟之前完全天上地下,极端反差。
“您的同伴说他对您昨天的表现什么都不想说!他说您持久不够技巧太差节奏更是烂的一塌糊涂活该沦落到那个地步!只知道一味埋头前冲后劲怎么可能充足早泄更是理所应当!仗着本钱雄厚就不去修炼技巧调整节奏的人迟早死在自以为是上!开头三板斧再猛也是屁用没有!能在源源不断的攻势里打上两小时持久战的才是真正的猛男!药物道具该用就用!你不用在别人身上别人就会用在你身上!只知道凭身体吃饭卖苦力的……都是,都是……都是傻……逼……”
说到最后,她声音还是小了下去。
更不敢看韩文清脸色,只喊了一声“我有事先离开一下”,便一溜烟跑进了后台。
正在反思自己昨天被狗追和与微草和兴欣两边的当家的先后两场战斗里的各种不妥的韩文清,他顶着一大堂的奇怪目光握住了拳头。
他深深吸了口气,咬着后槽牙吐出两个字来。
“叶、修。”


E·N·D

 


风水轮流转。
若干天之后,兴欣和霸图有了一个合作机会。
这合作是兴欣主动提起来的,接到视频通信的则是张新杰,听完了叶修的提议和方案之后,他沉思了片刻,最后还是说虽然他觉得不错,可是如果真要拍板,那还是得队长说了算。
那话听的叶修按着喉咙咳嗽了几声,正打算抽烟遁的时候又被陈果一把按回了座位上。
他扭来扭去。
“哎呀老板娘有你就行了!”
陈果怒视他:“你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
叶修奄奄一息。
只不过韩文清出现在了镜头里之后什么多余的都没说,他中规中矩的跟叶修确认完了各种问题又在有分歧的事情上认真探讨了一下,最后点头,他说好,等见了面,签个协议。
看了眼镜头里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叶修,他神色淡淡。
“说起来,上次你给我提了不少意见和建议,我回去之后反思过了,你说的有道理,我有认真学习。”
“——等见了面,你就知道了。”

 

TRUE END

 


……我上班去了……
再重复一次,要揍揍沐闲  ,over

评论(19)
热度(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