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ABO]Lurk II 一发完结,看我眼睛0w0

其实这个也可以叫做Lurk,不过这个Lurk不是之前的那个Lurk。
话说你们要不要看最初的那个版本的lurk?

依然ABO体系,二设颇多,………………嗯,这设定迟早让我玩坏。



Lurk II


这世界上总有那么几个人和别人不一样。
就好像论血型,每若干个人里面会出来几个熊猫血,论超能力,每若干个人里面会出来几个哨兵或者向导,论那啥啥,每若干个人里面,也会出现几个ABO。
哦不对,没有Beta,只有Alpha和Omega。
在人群中占据了极其稀少的比例,隐藏在大众之间不显山不露水,除非遇到特殊状况,否则一般来说,你也不会知道他们的存在。
比如说,当一个Omega,遇到了他的发情期。
那个时候他会比平常更敏感也更躁动,身体里好像燃了一把火,想要去搞搞人,或者被人搞搞——所以有人会选择找个酒吧选个看的过眼的人,一夜纵情声色,第二天起来你向左我向右,各奔东西。
因为除非遇到Alpha,否则Omega的特殊通道不会打开,更不会被标记。
除了每个月都有的那么几天,平常时期,没什么不一样。
也有人会在遇到特定的对象之前一直选择药物压制,在这种事情上他,或者说他们并不愿意太随便,哪怕现在这种事情已经越来越多,然而依然有人坚持故我的……固执着一些东西。


叶修是个Omega。
不过他知道这件事……其实也没多久。
确切来说从他进入青春期之后他的生理欲望一直都被对荣耀的信念狠狠的封印着,就连晚上做梦,梦境里十之七八的也是在竞技场里跟人打得火热,剩下的那十之二三里面有一半是在刷副本,……另外一半就是在抢野图boss了。
直到后来这些东西越来越无法压制也越来越明显他才在苏沐橙的逼迫下去医院做了个检查,结果出来的一刻却直接跟医生要了抑制剂,然后一口气吃五片,不费劲儿。
——完全无视了医生的这种东西可以吃但是不要长期吃,偶尔还是要找人稍微纾解一下,不然会越来越厉害,的,医嘱。
而且越吃越多,越吃越严重,严重到苏沐橙都忍不住要怀疑他是不是对这药物产生了成瘾性,不然怎么吃的这么不亦乐乎——可这话她最后也没问出来。
只是在叶修退役之后穿成个毛球跑了趟兴欣网吧,一半是为了看他过得好不好,另外一半,也是因为叶修的发情期又快到了,她得去给他送点药。
不过看着叶修拿泡方便面的热水送下一把药片她还是忍不住的心疼,某个提过许多遍的问题就被重新翻了出来,摆到叶修面前。
那姑娘问他,就真没想过找一个什么人,彻底安置下来?
叶修咬着塑料叉子看起了风景。
最后还是应付不过苏沐橙的执拗,他支吾了一阵儿,终于还是跟视如亲妹的女孩儿透了个底。
他说他心里早就有了个人,只不过,目前不合适。
叶修是真以为这么说就能堵住苏沐橙的嘴,但是他未免太小瞧了女性天生的八卦本能。
--何况这位姑娘还是个看电视剧的。
于是这边他刷着本那边姑娘对着屏幕唠唠叨叨,从叶修的交际圈接触过的人员层面一直分析到为什么要等退役之后,最后就微笑着歪过了头。
“职业选手吧?你不想影响他,也不想他影响你,所以要等退役之后。……这么说的话,看来对方,是你某个老朋友咯?让我猜猜看,是--”
叶修端起泡面盒子就走到了网吧外面。


那天晚上这个话题谁也没再继续,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个人还是隔着一条街的忙碌着各自的事业,然后叶修他老板某天兴高采烈的在网吧里宣布,她说这个周末,我们要去S市出差。
之后小唐妹子是如何被人一见钟情的那完全能算是荣耀史上的一段佳话,不过在当时,围观群众们更兴致勃勃的讨论着的,还得是某个同学跑上台去一个龙抬头打完之后,霸图队长的反应。
就更别说日程结束之后接受采访的时候,韩文清大神他瞪着镜头扔下的那一句“我等你回来”。
对着这句话感叹了很久感叹到电脑因为长时间无人操作而进入了休眠状态,叶修按了按脸,他找出韩文清的联系方式。
电话接通的那一霎听筒里传来的是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惹了他,而在他听清楚究竟是谁给他打来电话的时候,韩文清的怒意,更加勃发了。
叶修自然也听的出他的火气,所以开头一阵一直跟他东拉西扯,直到时针划过了十点半,电话里传来张新杰查房的声音才进入正题。
他问韩文清那句话究竟几个意思,算不算是……当众,告白。
问出来的时候也没想过会得到怎样的答复,可偏偏对面那位话接的非常快,快的让叶修几乎来不及反应。
“你要愿意,那就是。”
急促的呼吸了一下,叶修在床上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他声音里带着笑:“要是哥不愿意呢?”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用想的都知道韩文清此刻大概是怎样的表情,叶修笑起来,白皙的指尖轻轻划过听筒。
“霸图什么时候回Q市?”
“在你回去之前,出来见个面吧。”


于是第二天的全明星团赛结束之后,轮回主场后面的小巷子里出现了两个人,两个人谁都没有全副武装。
叶修是用不着,韩文清是犯不上。
然后两人好久没见,本来是想斗斗嘴扯扯皮,只是S市的冬天实在冷的糟心,连着打了几个喷嚏,叶修决定,还是迅速进入正题。
他问韩文清冬休期有空没有,又咳嗽一声。
“老韩你听说过熊猫血么?”
韩文清不说话。
只是皱着眉看着他,不过叶修何许人也,自然知道他这个表情是表示老子知道但是老子懒得回答你这么幼稚的问题,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那你听说过ABO没有?跟熊猫血一样稀少……可能更稀少一点的alpha、beta、omega。”
韩队长这次的表情变成了你再拿这种无聊东西来考验老子的知识面老子就回去睡觉。
叶修深深地吸了口气,毕竟接下来的话确实有些难以启齿,就算是对他来说。
但是做了个深呼吸之后还是抬起头来看向韩文清,他声音镇定而清晰。
“老韩啊,我是个Omega。”
这话出口的时候韩文清的眼睛不明显的睁大了,而叶修继续深呼吸,他努力让自己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
“我是个Omega,之前连续长时间用药,现在已经到了极限。”
“我有没有放弃,你知道。现在……可以算是我最后一点可以休息的时间。”
“之后我用药肯定会比现在更狠,所以这个冬休期……我想,停药。”
插在口袋里的手指紧握成拳,叶修却依然坚持着把话说完。
“你……肯不肯?”
这话说完之后他就再不说一个字,只是依然仰着头看着对面的韩文清,那个男人没说话,乌黑的眉毛拧起来,嘴唇抿得很紧。
好一阵儿之后才回话,声音压得很低,听不出喜怒。
“为什么是我?”
叶修故作轻松的笑了起来:“你不是说喜欢哥?”
韩文清一双眉毛顿时皱得更紧,黑眼睛里无数情绪拧成一团,深的像个漩涡。
“叶修。”
他一字一顿。
而叶修咳嗽着笑起来,又对着他摆了摆手,他依然看着韩文清的眼睛,没有丝毫回避与动摇。
“哥老早之前就想过退役之后跟某人告个白,运气好的话以后一起住,每天打打游戏刷刷本做点这样那样的事情,现在那个某人抢在哥前面完成了告白首杀纪录不说还来跟我炫耀他进度多么快要我跟他组队,那我是不是该看看他有没有成为队友的价值?”
“而且有些事早晚都得做,那还不如趁现在直接把经验刷起来。”
稍微抬起一点脚跟,他贴到韩文清耳朵上轻声吐着气说。
这话说的太绕,霸图队长咂摸了好一阵儿之后,终于是搞明白了他意思。
却又感受到叶修的嘴唇轻轻擦过他耳垂,微微一点湿意。
“至于这个队友有没有满身银装能不能达成完美职业配合倒是无所谓,账号卡后面的是哪个人,可比他是什么职业什么装备……更重要。”
这一句就比前一句更隐晦,然而韩文清还是听懂了。
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身体却已经先本能的做出反应,他抓着叶修肩膀,把那人一下按在了墙上。
膝盖插入他双腿之间阻止了他逃跑的举动,韩文清居高临下的压制下去,额头抵住叶修额头。
他开口,每一个字都吹在叶修唇上。
“你刚刚不是拿abo和熊猫血来打比方?那好,我告诉你一件事,用你的话来说,我……也是个熊猫血。只不过,我是alpha。”
他看着叶修瞪大了眼睛,那表情竟然让他觉得有些该死的可爱。
却还是强自忍住了吻下去的冲动,他等叶修回答。
而叶修片刻之后抬起手来勾住他脖子,他稍微仰起一点脸,声音里慵懒的笑意。
“没事儿啊……只要你同意退役之前不标记,采取好必要措施,那……其它你想怎么样,都随你。”
于是韩文清吻下去。
“冬休期,等我来找你。”  


依然,TB不一定……不对,这次是TB没有C,嗯,没错,就是没有,不是不一定。



是说曾经有位姐姐跟我说,她说我身为写手,其实有些时候没必要跟别人解释太多,用作品来给自己解释就可以了,其它的一些,没必要。
--我趴在地上想了半天,越想越觉得这句话,实在是……帅到没朋友……啊。
然后有人看了上一个Lurk,她一脸血的跑来找我控诉,跟我说她裤子都脱了我居然就只给她看着个,还能不能更坑爹一点儿,无耻!
……我当时没回答她。
因为我信奉了那位姐姐的那句话,身为写手,要用作品来解释。
--so,Lurk II,实际行动告诉那位同学:
“Yes,I can。”

评论(28)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