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韩叶双担,老板娘真爱,CP韩叶,喻黄喻,双花,策轩策,邓方王等边,轮回正副队(他俩是敏感词打上就不能发不是我要叫头衔)。一叶之秋是逆鳞
阴阳师:酒茨。图鉴毕业,已淡坑,回头把ssr全部升六就可以出坑……
废狗:帝妃双全!另外许愿茨木拉二梅林船长弓凛白枪呆各种泳装……你们都是我想要的卡.jpg

谢绝转载,转载直接拉黑,谢绝ky,脾气不好,拒绝催坑,就爱打游戏你咬我啊。不定时产出,长期收集repo(比如倾城?)中,比小心心。
再跟我伸手要txt的我就……酝酿话语

【韩叶】五次叶修盯着韩文清的眼睛看了超过十秒钟,和一次韩文清看了回来 队长生日快乐~\(≧∇≦)/~

我这礼拜里赶的各种方案报告计划总结会议记录做法介绍成果论文心得体会,用a4纸打印出来,绝对超过了两本倾城的厚度——然后我现在还在继续赶,并且下周也要接着做………………
所以这只是一个不怎么严肃和正经的逗比日常小甜饼,队长生日快乐,我一会儿叫个蛋糕外卖(没错我生日那天我最终也没吃上蛋糕……

ps这是我吃着午饭拿手机摁出来的,渣排版,要是有错字你们也认了吧,我没时间校对了赶完这个我还得继续写材料去_(:з」∠)_





五次叶修盯着韩文清的眼睛看了超过十秒钟,和一次韩文清看了回来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是这次,一开始真是苏沐橙拱的火。

如果联盟里最近又流行起了什么莫名其妙的新潮流,那么逆流而上一路追溯下去的话,其起源,要么来自烟雨,要么就是之前的嘉世,现在的兴欣。
前者是因为有楚云秀,后者么,就是因为有苏沐橙——现在还加上陈果和唐柔。
而叶修,作为苏沐橙她哥,唐柔她师父,楚云秀她闺蜜的哥,陈果她……陈果她网管,自然是不可避免地接受到了大量的作为一名男青年应该知道可以知道不该知道最好不要知道绝对不能知道的或正面或负面或有用或屁用没有的……姑且称之为信息吧,比如,今天这个。

“微博上说,如果两个人相爱,那么当他们对视超过十秒钟,其中一个人就会开口说‘我爱你’哦。叶修你周末要去给韩队过生日吧?要不要试试?”

……然后叶修就这么在飞机上思考了一路,又在出租车上思考了一路。
哦之所以他是坐出租车去韩文清买的房子而不是韩文清或者韩文清派人来接他,今天毕竟霸图队长生日,霸图俱乐部搞了个活动,还叫了一波粉丝来,作为主角,韩队长自然分身乏术;而两个人又都很一致的认为,虽然他俩对于这段感情问心无愧,但是考虑到两人毕竟分属两家战队,叶修在霸图——尤其是霸图的粉丝——那边又实在是个拉足了仇恨的存在,所以虽然他远道而来千里之外,韩文清也有让俱乐部派车替他接人的权利和资格,可他还是自己回家好了。
反正他也有家门钥匙。

就是“有家门钥匙”的叶修没想到他进了门的时候,韩文清已经回来了就是了。

“我还以为你得到晚上才能回来?”从鞋柜里把自己的拖鞋翻出来换上,叶修随口问。
正整理着粉丝和俱乐部送的生日礼物的韩文清头都没抬:“本来是想搞全天的,不过我说我对象今天来看我,就早散了。——嗯?你在门口傻站着干嘛?进来啊,开着门你不嫌进土么。”
如梦初醒般地眨巴了两下眼睛,跟屋里那货要是能领证起码是一锡婚就算考虑到他俩年纪也得是个铁婚的叶修摁了摁自己莫名扑腾的小心肝儿顺便唾弃了一下都这么多年了咋还跟个刚恋爱的小毛头似的沉不住气,他绕到韩文清对面。
把手撑在桌子上,上半身往前探,叶修隔着桌子和不知道谁送的黑森林蛋糕喊自己对象:“喂,老韩。”
正后悔着自己怎么就没把这蛋糕留在宿舍里让其他队员分了的韩文清莫名其妙抬起了脑袋,他跟叶修对上眼睛。

——十秒钟之后,霸图队长首先挪开视线。
低头看了看蛋糕,又看了看桌子对面还在坚持盯着自己看的叶修,韩文清.恍然大悟ver揪下蛋糕上的樱桃,杵进了那家伙嘴里。

……又过了十秒钟,叶修嚼吧着樱桃,坐到韩文清身边,跟那男人一起收拾起了他收到的礼物。

这一收拾就是几个钟头,能给霸图队长送到家里头来的这些礼物其实只是这几天霸图俱乐部收到的全部存在中的极少的一部分,并且是已经经过了筛选确定没问题没毛病的那部分,然而要一一妥当处置也确实是个大工程,更别提韩文清还要坚持看完每一个留言卡和其他写着字的东西,他说回头会给这些人写回信。
趴在桌子上看着韩文清关上柜子门,叶修懒洋洋喊他:“老韩,老韩老韩。”
韩文清不明所以回头,他看到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的叶修——还有叶修背后架子上的几个手办。
中间是大漠孤烟,左边一叶之秋,右边君莫笑。
然后韩文清就觉得自己悟了。

“还是先吃饭吧,你不饿么?……不过叶修,我这边可没散人卡,战斗法师怎么样?”

这么问着,那男人从椅子背上抽下围裙,一边往腰上系一边往厨房走,叶修就蹭一下站起来,两三步赶到韩文清前面,他跟他站了个面对面。
“韩,文,清。”

感谢两人相差不多的身高——虽然体型和体格上就实在差太多了——这么面对面的站着的时候,叶修要看韩文清眼睛并不是一个多么困难的事情。
……对,困难的是别的。
因为这次先挪开眼睛的又是霸图队长。

“……我知道了,不过家里头没料,晚上吃行吗?我下午去买菜,晚上给你做——但是,吃完饭你得跟我去散步,起码半小时,不去不行!”

——这个回答直接导致了到俩人吃完饭刷完碗换了衣服出来在小区里绕着小花园遛弯儿的时候,叶修还在继续思考这到底是哪儿不对。
沐橙可是说了,要是俩人相爱,对视十秒其中一个就会说“我爱你”的,叶修绝对不怀疑他对韩文清的感情,所以,莫非…………?
他决定再试一次。

左右看着有没有街坊邻居猫猫狗狗,走到一个只有他们俩的角落里的时候,叶修拿手肘拱了拱他身边男人的胳膊:“……诶,老韩啊,那个……嗯,你看着我。”
他专心致志盯着那男人的眼睛,在心里默默数着数,数到十的时候韩文清没转移视线,他张开嘴唇。
“叶修。”
“嗯。”在心里doki着,兴欣队长有点紧张,还有点小雀跃。
“就只能抽一根。多一口都没有。还有,回家刷牙。”

韩文清差点以为叶修要在浴室里玩投盆自尽。

实在是他家那口子在浴室里折腾了太久又折腾得声势太过浩大,大得韩文清几乎要以为里面不是一个人在洗澡……而是一个人在治水,或者逃生。
又想了想今天叶修的表现,韩文清摸了摸后脑勺,他扬起一边眉毛,最终也只是无声的露出一个微笑。

兴欣确实有苏沐橙,不过霸图也有张佳乐啊。
所以么,叶修知道的那些事情啊……

所以韩文清把就穿了件浴衣腰带还没系好就裹着一身水蒸气的热意光着脚跑了过来瞪他的叶修大头朝下扛到了肩膀上,全不顾后者在他背上怎么折腾。
只是听见叶修怪腔怪调地叫着“破喉咙——霸图队长耍流氓啦——破喉咙——”的时候还是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某拳法家订正得很认真:“耍流氓的事情你得问林敬言……哦对了。”
“嗯?”叶修稍稍抬头,然后他看见韩文清用没搂着他的那只手把剩下的半个黑森林蛋糕连盒子拎了起来。
……他这次可就是真的在逃生了。
“喂我刚洗完澡!”
“没事,反正等会儿肯定还得再洗一次。”
“床单!床单!”
“你洗过么?不都我洗?我都不在乎了你在乎什么?”
“我——”
“行了啊,省点儿力气,待会叫点别的听听。”
“卧槽韩文清你耍流氓啊!!!”
“都说了,耍流氓的事情去问老林,我是拳法——哦对了,等会儿临时转职个战法你觉得怎么样?”
“不是,你转战法干嘛?!”
“干你——怒龙穿心刺。”

……然后全联盟战法的祖宗就被某拳法临时转职而成还只会用那么几招的战法用怒龙穿心刺伏龙翔天给一串combo打出了浮空状态……
至于之前的抛沙——原材料来自那半拉黑森林——上毒——原材料同样来自那半拉黑森林——什么的……至少那部分还是俩人打了个有来有回,可惜怒龙穿心刺命中之后,基本上就是韩文清单方面虐菜了。
并且兴欣队长还巨丢人地被打到哭……至少他自己觉得丢人,所以抬起手臂,叶修用手臂挡着眼睛,他咬着浴衣袖子阻止自己把某些声音发出来,而韩文清去掰他胳膊。

袖子从嘴里扯出来,胳膊从脸上拉开,韩文清捏着叶修下巴把他的脸固定到朝向自己的角度,用拇指抹掉他眼眶下面一串泪痕。
“叶修。”停下腰身的动作,韩文清拍拍怀里人的脸,他叫他名字,“叶修?睁开眼睛,看着我。”
叶修几乎喘不匀气。
好一会儿之后才慢慢睁开眼睛,睫毛上还挂着滴水珠,叶修那双眼睛过了一段时间才对上焦——而韩文清已经看着他看了好一阵儿。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兴欣队长本来就已经因为情欲而潮红的脸上泛起了一波另一样的绯色,伸手去掰韩文清还卡着他下巴的手,叶修眼珠子滴溜溜转来转去想挪开视线,而韩文清又叫他一次。
“叶修。”

他叼着一颗樱桃吻下去。

“我爱你。”

评论(50)
热度(555)